《最高权力》
第1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人上到二楼时,江帆跟丁一和彭长宜说道:“到我宿舍坐会吧。”
  与其说是宿舍,其实就是副市长江帆的办公室。彭长宜知道江帆白天管这里叫办公室,晚上的时候就叫宿舍。按照江帆的理论,这叫概念时空转移,说这样有利于身心健康。
  丁一没有跟着他们走过去,而是在后面说道:“市长、科长,你们忙,我回宿舍了。”
  江帆看着丁一,说:“如果没事一块儿坐会儿,别介意,我的宿舍其实就是办公室。”
  丁一看看彭长宜,彭长宜说道:“既然江市长这样说就一块儿坐会儿吧,我们两个大男人也没啥好聊的。”
  丁一不好再推辞,就和他们一同走进了副市长江帆的办公室兼宿舍。
  江帆拿出了茶叶,就要沏水。
  彭长宜说:“对了,我那里有好茶叶,龙井,是王部长的老朋友特地从南方给他寄过来的,我就偷偷地截留了一点。还没舍得喝呢?”
  江帆说:“我这里都是办公室供应的茶叶,还是喝你们的龙井吧。”
  彭长宜摸了摸兜里的钥匙,说道:“我去拿。”
  他说着,就上了楼,来到办公室,打开抽屉,拿出一个六棱的小铁罐,往纸上轻轻一抖,那外形扁平光滑,苗锋尖削,色泽嫩绿的龙井就抖出一小堆儿,用纸包好,就走了出来。
  刚把门关上,就听见有人叫他:“彭科长。”
  彭长宜回头一看,是市委办秘书科的科长,他说道:“郭科长,加班哪?”
  秘书加班是常有的事,郭科长这个时候在走廊里出现一点都不奇怪。
  就见郭科长沮丧的说道:“嗯,刚挨完批。”
  彭长宜笑着说:“为什么?”
  “一个秘书把领导的排序弄错了,我也没注意,被范主任发现了,刚把我训了一顿。”
  彭长宜笑了,没说什么,就跟那个郭科长一起往外走。
  领导干部的排名,历来是一门很深的政治学问,也是政治的风向标。排名靠前的领导,权力就重。就跟春晚演员的出场顺序一样,直接决定你走穴时出场费用的高低。所以,这么严肃的问题出了差错肯定要被批评的,往大了说就是政治事故。
  “你也加班?”郭科长问道。
  彭长宜说:“没有,到办公室拿点东西。那好,你忙,我下去了。”
  彭长宜没说回家也没说去哪里,在机关工作了这么长时间,他已经跟部长学会了说模棱两可的话了。
  官场上,学会说模棱两可的话就如同自己掌握了一门独家武器一样。
  有的时候,他认为模棱两可的话是最具语言艺术的。这种语言艺术不光是对他这样的机关小人物来说,有很大的好处,就是放在领导身上也是有着很强的艺术深意,甚至可以上升为政治艺术。
  在机关工作以来,也就是进入了官场,而进入官场的第一步就是学习规矩,学习做小伙计的规矩。
  官场是个讲伦理,讲规则,讲等级,讲秩序的特殊职场,你只有学习好遵循好这些规矩,才能在这个特殊职场上进退自如,从而步步为营。
  彭长宜眼下最需要讲的规矩就是赶紧走开。
  作为组织部长的秘书又是干部科长,彭长宜是不能和别的部门的人尤其是市委办的人接触过近,更不能公开来往,这是官场大忌。
  尽管没有明文规定,但却是约定俗成。因为谁都知道,主管这两个部门的人一向不睦。
  就在他在下楼的时候,意外遇见了副市长高铁燕。
  高铁燕正在往楼上走,他连忙闪到一边,说道:“高市长,您好。”
  高铁燕抬头看见了彭长宜,说:“小彭啊,你还没回去?我到楼上去一趟。”
  “哦,您忙,我走了。”
  彭长宜说着,便下了楼。

  在二楼办公的副市长们,如果跟你说“我到楼上去一趟”,不用怀疑,肯定是去市委书记的办公室。
  市政府的领导在二楼办公,楼上是市委的领导们。作为副市长的高铁燕要说上楼,绝不是要去别的什么科室,那么只有一个去处,那就是市委书记樊文良的办公室。
  彭长宜有些明白过来了,刚才看见市委的郭科长,知道了市委办主任范卫东在。现在高铁燕来了,而且去楼上,那就说明樊书记肯定也在。
  樊书记在的情况下,王部长也应该在。

  他想想刚才回办公室的时候,没有看到王部长办公室灯亮,如果他在也应该在樊书记的办公室。
  这么多领导晚上来加班,显然是有重要的事情商量。
  樊书记原则性很强,他很少单独和副市长们会面,眼下刚过了年,没有什么主要任务,只有“两会”是当前的中心工作,那么,他们是在为“两会”加班吗?
  没有任何来由,彭长宜感到气氛有些异样,究竟怎么异样他也说不清,完全是一种感觉,一种在机关工作的人特有的感觉,这种感觉也可以叫做“政治嗅觉。”
  彭长宜轻手轻脚地来到江帆的办公室,他下意识的往走廊尽头周林那个房间看了一眼,没有亮灯。

  周林不在机关住,他头来亢州时,市政府办公室就给他在亢州宾馆安排了一个套间。
  本来江帆也可以住进宾馆的,市府办给他也安排了房间,但是他觉得自己是下来挂职锻炼的,住宾馆有些底气不够,所以就谢绝了组织上的好意,说住办公室更方便一些。
  彭长宜敲了下房门,随后推开走了进去。
  只见江帆和丁一谈兴正浓。见彭长宜进来,江帆说:“长宜,我正在跟小丁探讨读在职研究生的事。”
  “哦?”彭长宜不解地看着他们。
  丁一笑笑,起身,接过了茶叶,打开纸包看了看,放在面前刚刚洗好的三只玻璃杯里,又拿出另一只空杯,洗好后,将暖瓶里的水倒进这只空杯后,再从这只杯子里倒入装有茶叶的三只杯子,分三次将这三只杯子蓄满水。
  江帆暖瓶里的水,是下班后工作人员给他打好了的,这样的水温对于龙井有些过高。
  丁一因陋就简,因地制宜,用另外一只杯子充当公道杯,这样就能轻易的控制了水温。
  丁一动作娴熟优雅,且程序明确,两只纤细的手在几只杯子中轻柔的鼓捣着,最后她高冲低倒,就将两只跳跃着嫩绿茶芽的水杯放到他们面前的茶几上。
  江帆和彭长宜的目光都被丁一的动作吸引住了。
  那神奇变幻的茶叶,似乎也随着这个女孩子优雅的动作,被赋予了某种诗意的内容。
  各自端杯喝了一口,彭长宜忽然想起什么问道:“你们谁想读研究生?”
  “我啊。”江帆挺了挺了上身说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您那么高的学历,还要读研究生?”
  江帆说道:“高什么啊,落伍了。我前几天回部里,想找平时几个不错的人聚聚,结果你猜怎么着,谁都没时间,一问,人家都在复习考研,准备读在职研究生或者全职研究生。”
  彭长宜说道:“跟大部委的人比,我们的差距太大了。”
  江帆说:“现在对干部的要求是越来越年轻化、知识化、专业化,就我那本科学历,快跟不上了。你看丁一这代人都进机关了,我们再不学,就落伍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