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12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考虑他们科室四个人吃饭有些冷清不够热闹,彭长宜下午约了办公室主任候中来和副部长卢辉,卢辉又约了副市长江帆。
  在机关里,彭长宜平时和卢辉和江帆走的比较近,三人年龄都相差都是四岁,卢辉最大38岁,江帆34岁,彭长宜30岁。
  下午的常委会头下班的时候就散了,彭长宜由于事先跟部长请了假,所以,他提前就来到了酒店等大家。
  不一会儿,卢辉和江帆走了进来。彭长宜发现江帆脸色不大好,而且闷闷不乐。因为在他的印象中,江帆总是那么笑容可掬、风度翩翩。

  房间里只有他们三个人,他就给江帆倒了一杯水后说道:“江市长有心事?”
  江帆看了一眼彭长宜,叹了一口气,起身去了洗手间。
  卢辉小声说道:“他今天回北京着。”
  简短的一句话,彭长宜就知道江帆为什么“烦”了。
  自从江帆来到亢州挂职那天起,就常住亢州,人们很少发现他回北京的家。有一次彭长宜和江帆晚上喝酒回来,两人在江帆的办公室聊天,聊到兴致最浓的时候,沈芳把电话打到江帆办公室,问彭长宜什么时候回家。
  彭长宜知道沈芳有个毛病,不倒插门睡不着觉,就很不情愿的说再等一会就回。
  江帆感慨的对他说:“回去吧,有个人在夜里惦记着你,是男人的福分。”

  彭长宜就笑着说道:“江市长这么优秀,嫂子肯定更惦记了。”
  本来彭长宜想开江帆的玩笑,没想到江帆立刻没了笑容,半天才苦笑了一下说道:“唉,最好还是别惦着我。”
  江帆这才告诉他自己不回家的原因。原来,江帆一直在和妻子分居。
  江帆毕业于北京一家建筑学院,后分配到国家建设部,娶了单位老领导的女儿,再后来因为撞见妻子出轨,便一直闹离婚。为了躲避妻子,躲避妻子家对自己的“庇护”,江帆自愿申请到外地基层挂职锻炼,这才来到了亢州。

  最后江帆笑着对彭长宜说:“我也不是不回家,每个月的月底回去一次,和她谈判,离婚。”
  彭长宜有些震惊,想不到江帆每月底回一次家,居然是和妻子谈判离婚!更让他想不到的是年轻有为的江帆,放弃优越的国家部委待遇和繁华的都市生活,来到亢州这个小县城,居然是为了躲避屈辱和痛苦。
  打那以后,无论是彭长宜还是卢辉,他们都很少在江帆面前谈及家庭的事,怕勾起他的心事。
  所以,此时的彭长宜听卢辉说江帆又回北京着,就知道他又和妻子去谈判了。从他的神态和表情来看,无疑,又是一次谈判未果。
  这时,江帆搓着手从洗手间出来,卢辉刚想说什么,就见房间的门打开了,办公室主任侯中来带着丁一和其他两名科室成员从外面进来。
  彭长宜便给丁一做介绍:“小丁,这是咱们江市长。江市长,这是我们科室新来的大学生丁一。”
  江帆站起来,主动和丁一握手,笑着说道:“在机关食堂见过。”
  丁一抬头看着眼前这个高大的男人,笑着点点头,说道:“江市长好。”
  彭长宜发现江帆不错眼珠的盯着丁一看,眼睛里就露出了光亮,脸上也有了笑意,跟刚才他进来时的萎靡神态正好相反。

  大家坐好后,服务员挨个给他们倒满了酒,彭长宜对卢辉说:“卢部长,咱们请江市长讲两句祝酒词。”
  不等卢辉说话,江帆抢先说道:“今个儿是你彭科长请客欢迎新同事,我和卢部长还有侯主任是蹭饭来的,我们谁也不讲,你讲,这是你的事。”
  彭长宜笑了,说道:“好,我要讲,那非常简单,就是喝酒,组织部的规矩,连干三杯。第一杯欢迎丁一加入干部科,壮大我们的力量。”
  大家举杯示意,都干了。
  小郝连忙起身倒酒。
  “第二杯的意思是想说,前段家里有事,好几天没来上班,感谢同志们对我本人的支持。”彭长宜说着,又举杯示意,喝干了杯里的酒。
  彭长宜刚拿起筷子,想要去夹菜,见江帆和卢辉喝干酒后,没有动筷,而是都看着他。他笑了,赶忙放下筷子,说道:“我犯规了,见好吃的嘴头就着急。”说着,又端起酒杯,说道:“这第三杯酒,我们很荣幸请到了江市长、卢部长和侯主任与我们同乐,干部科的全体同仁起立,敬江市长、卢部长和侯主任。”

  江帆看了卢辉一眼,说道:“起来吧,不然咱们真成了领导了。”
  卢辉和侯中来站了起来,大家共同喝完了第三杯酒。
  三杯酒下肚后,侯中来说话了:“我老了,比不得你们年轻人,三杯,我歇了。”说着,就把酒杯握在了手里,怎么都不让小郝倒酒了。
  彭长宜说:“侯主任,您要是撂杯的话,那让江市长和卢部长怎么喝呀?再说了,怎么也得让小丁给你满杯酒啊?”说着,就冲丁一使眼色。

  丁一明白了科长的意思,她笑着从小郝的手里接过酒瓶,走到侯主任的身边说道:“侯主任,小丁家在外地,又是刚刚步入社会,以后还得请您多关照。”
  侯主任不好意思的站起来,手捂着酒杯对丁一说道:“小丁,别听你们科长的撺掇。”
  彭长宜说:“酒不喝完,小丁是不能回去坐的。”说着,就跟丁一眨眼。
  丁一便站在那里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江帆见丁一尴尬地站在哪儿,就说道:“侯主任,您要是想让美女在您身边多站会儿,您就继续捂着杯。”
  侯中来一听,“扑哧”笑出声,说道:“我算是上了贼当了,说好了不让我喝酒,我才敢来。”说着,把酒杯放在桌上,让丁一满上了酒。

  三杯酒下肚后,彭长宜夹了一口菜,说道:“我三杯任务完成。”这话,是说给科室另外两位男士听的。
  这两位男士一个是小郝,郝东升,另一个是老钱,钱守旺。跟比自己领导还大的领导喝酒,作为“伙计”的他们,是绝不能抢风头的,领导不授意,他们是不能越级敬酒的。
  听彭长宜这么说,他们两个人也就立刻会意了,轮番站起来敬酒。
  侯主任又说话了:“我说彭科长啊,这酒可是不能这样喝了,如果这样喝下去的话,你们都没事,我就得先倒下。我提议,咱们讲笑话。把大家逗乐了就不喝酒了,逗不乐再喝。”
  卢辉说:“那我们就完了,这里讲笑话谁讲的过你?”
  “可是酒我还喝不过你们哪?”侯中来辩解道。
  江帆说:“行啊,只要有意思就行,老侯你先讲。咱们大家争取配合他多笑几声。”
  侯中来坐直了身子,清了清嗓子说道:“公平竞争,愿赌服输,你们不用配合。”
  侯中来是机关里有名的笑话大王,那个时候的笑话,都是生活中提炼出来的,有别于后来手机里流行的那些黄段子,诙谐幽默。尤其是侯中来讲的笑话往往让众人捧腹大笑,据说有一次樊书记听了别人学说了他的笑话后,直把刚刚喝进去的一口水喷了出来。
  侯中来接着就讲了起,他说:“从前有个老员外盖了新房子,他很高兴,正赶上自己过六十大寿,三个女儿都携夫婿前来祝寿,府里非常的热闹。老员外私下对夫人说,酒席上我要考考三位姑爷,问问他们这房子是用什么木头盖的。谁知这话被三女儿偷听去了,她唯恐自己的傻丈夫到时出洋相,就赶紧偷着告诉了傻丈夫,说这房子是槐木柁、槐木檩、槐木窗户、槐木门,到时候你要忘了,我就解开怀(槐)给你提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