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彭长宜他明白父亲的意思,他说道:“是科长,小伙计。”
  父亲说:“是小伙计更该把这礼收下,不然以后没人搭理你了,你小子也就完了。这事过去后,再以别的方式偿还人家,谁家还不遇上点事,正常。”
  是啊,退回去更说不清!
  再说了,退给谁?退给朱国庆吧,这些东西又是部长让他准备的。退给部长吧更不行,这拐弯儿的礼物还真没法退?
  彭长宜望着这些香烟,尽管分出高中低档三个等级,但就是最次的红梅烟,恐怕这里的父老乡亲一年到头也抽不了几盒吧。
  彭长宜决定把那些高档的带回去,剩下低一点的给乡亲们抽。
  彭长宜在老家这边料理着母亲的丧事,亢州那边的常务会议早已过了规定的时间,却还没有正式开始,其他人早都到齐了,只有一人还没到,那就是代市长周林。
  时间在一分一秒的过去,会议室里的空气越来越紧张,凝重的有些压抑,没有人说话。他们不时的瞟一眼那个空座位,再偷偷看一眼市委书记樊文良。
  只见樊文良就像平常那样面无表情的低头翻看着手中的笔记本。尽管他身材不高,但长相中正,平时给人们的印象就是不苟言笑,表情严肃。
  今天在他严肃的表情下,似乎多了几分威严。
  大家见市委书记樊文良神情冷峻,也就不敢说话了,有的学着他的样子翻看着笔记本,有的在本上写着什么。

  组织部部长王家栋,在低头看一份文印稿,神情专注,好像他不是来开会的,而是专门来修改文件的。
  原来,下午要开常委会的通知早在上午就由市委办公室通知到了每个常委,结果到现在周林都没到。
  副书记狄贵和已经两次出去了,尽管他不说,但是谁都知道他出去干什么去了。
  等狄副书记再进来的时候,人大主任孙玉龙不耐烦地说道:“这会还开不开?还要等到什么时候?太没有组织纪律性了!”
  孙玉龙在常委中年龄最大,所以说话就有些不顾忌。
  他刚说完,有人就小声地附和:“就是,都过了半个小时了。”
  “常委会从来都没有因为一个人迟到而耽误这么久。”
  另一个人纠正说:“是从来都没有人迟到。”
  的确如此,常委会,是一个地方最高的会议,也是最具法律效应的会议,是严肃的会议,开这样的会议,迟到现象几乎没有。再说,一般情况下,办公室都会提前通知,有事可以请假,没有迟到的理由。
  大家都在偷眼看着樊书记,只见他仍然在绷着脸,翻看笔记本,似乎根本就没听到大家的议论。
  王家栋的心思全在那份文印稿上,反复修改着,根本不参与大家的议论。
  其他人就不再出声了,有的索性靠在椅背上,闭目养神。
  又过了一会儿,市委常委办公室主任范卫东进来,伏在副书记狄贵和的耳边小声说了几句什么,然后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狄贵和看了一眼樊书记,对众人说道:“周市长正在下乡检查蔬菜大棚工程,马上就赶回来。”
  人们对这个消息没有多少如释重负,也没人说话,好像他们已经习惯了等待。
  大约又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周林在秘书的陪伴下才风风火火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坐在了樊书记身边的空位上。秘书给他摆好笔记本和水杯后就退了出去。
  周林环视了一下会议室,对自己的迟到不但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歉意,而且还有很不满的情绪挂在脸上。
  副书记狄贵和看了樊书记一眼,只见樊书记这才慢悠悠的合上笔记本,喝了一口水,然后点了一下头,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狄贵和刚要宣布“开会”,就见樊书记首先开口,语气一如平时那样,简捷、平实、音调不高。他说道:

  “下面开会。”
  这句话说出后,狄贵和尴尬地张了张嘴,有些不知所措。因为以往这种常委会都是由他主持,这次樊书记却自己主持了?他暗自笑笑,摇摇头。
  听到樊书记撇开主持人亲自宣布“开会”,所有的人都正襟危坐,极其严肃地看着会议的主持者。
  樊文良看了一眼众人,说道:“今天这个常委会是两会召开之前最后一个常委会,俗话说一年之计在于春,过了春节后,各项工作都处于开展中,都会很忙。市委和政府还有人大政协都会有许多工作要安排,今天的议程很简单,请各自汇报一下自己分管的工作和会前会后的部署和安排。下面开始。”
  市委副书记狄贵和首先发言,他汇报了两会安全保卫工作的布置情况。汇报的很详细也很具体,甚至具体到岗哨的人选和人员的配备,以及代表们从宾馆到会场所经线路的安保情况,公安和驻亢州武警支队协调联动,共同完成两会期间安保任务。最后他说两会结束后,要择日在全市的政法系统准备搞一次普法知识竞赛。
  狄贵和汇报完后,市纪委书记崔慈发言,他汇报了如何针对会议期间出现违纪违规现象的防范和督察工作的部署,并对有可能出现的违纪现象如何追究责任的安排意见。

  政协主席、统战部长刘文铎发言。他同样详细的汇报了大会的准备工作。接下来就是人大主任孙玉龙发言,他把大会的准备工作和筹备情况简要的做了汇报,希望大家齐心合力,以保障大会圆满结束。
  宣传部长接着汇报了两会报道组筹建情况,并且提出邀请上级媒体的意向。
  樊文良说道:“上级媒体就不要请了,年年两会对于亢州来说是新闻,对于上级来说是必须干的工作,不叫新闻。组织搞好内部宣传就行了,多报道一些基层的代表,多倾听一些他们的心声。下一个。”
  常务副市长张怀,介绍了亢州准备参加省春季经贸洽谈会的一些情况,并且提出等条件成熟,是否可以考虑亢州自己举办一次这样的洽谈会,因为亢州地理位置优越,交通便利,中省地直企业云集,这些都是亢州招商引资的优势。
  樊文良说:“张怀同志的建议很好,希望政府拿出一个详细的方案,我看明年就可以试着举办一次这样的活动。”
  等所有的人都发言完毕后,市委书记樊文良征求周林意见,问他有什么要说的吗?
  按说这种场合下,说几句冠冕堂皇的话就应付过去了,毕竟他是这次被选举之人,表露一下自己的姿态就可以了。可是,不知这位代市长是想解释今天迟到的原因还是想证明自己的实干精神,偏要剑走偏锋。
  周林清了清嗓子说道:“对于明年举办经贸洽谈会我没有意见,这个工作张怀同志下来主持进行。樊书记刚才说这次会议是两会前最后一个会议,我听后感到有些欣慰。我们的会议的确是太多了,我知道大家等了我近一个小时,可能会很不耐烦,不过我的确是太忙了,许多工作都要亲自去督促,有的干部你不牵着他的鼻子工作就落实不了。”
  他的话让许多人都皱起了眉头。

  会场安静极了,只有周林一人在说。
  “所以我今天特别向常委会向樊书记建议,能不能减少会议的次数和会议的时间,为干事腾出时间。整天泡在文山会海里什么工作都干不了。在三源,就没有这么多的会议。市委领导尤其是书记市长,对一个城市的价值,绝不次于一个年产值过千万的企业老总,如果天天开会,机会成本太高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