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王部长知道呀,他怎么也不给自己打电话?他完全可以像今天这样给乡党委书记们打电话,一问就知道自己的行踪了,为什么也不告诉自己呢?

  想来想去,只有一个答案,那就是他肩负着特殊使命,这项工作不可以再换个人去做。
  但是,王部长也为他着想,吩咐朱国庆为他做了一些事情。他想起朱国庆说给他准备了一些用得着的东西,究竟是什么东西?
  他打量了一下驾驶室,除去他的公文包,没有任何其它的东西。
  他扭头往后看,果然,在后面车斗里,一块崭新的苫布下,鼓出一个小山。
  彭长宜的心在往下沉。
  他隐约感到王部长、朱国庆、史炳贤和眼前的司机,他们都对他隐瞒了真实的情况。要不朱国庆怎么知道这些东西自己用得着?而且王部长还亲自派车送妻子回去。
  汽车经过将近一个多小时的疾驰,终于看到了一个小山村,这就是彭家坞。还没进村,就见村头有三三两两的人在转悠。
  当村里人看见一辆汽车驶来时,纷纷散到两边驻足观看。
  彭长宜的心头一紧,他不敢多想,抱起自己的公文包,对李师傅说道:“师傅,一路辛苦了,你也别见外,吃完晚饭后再回去。”
  哪知李师傅却说:“厂长让我呆在这里,说您到时用车方便。”
  呆在这里?彭长宜听了就是一愣,心想,他怎么知道我会用车?
  但是,他已经来不及思考这件事了,汽车还没到乡亲们面前,他就已经看清了中间有穿孝服的人,腰里系着白搭布,头上戴着孝帽,里面还传出了哭声。
  等来到近前,他看到了大哥家的侄子彭松,头戴孝帽,眼睛红肿着,给他拉开了车门,叫了一声“叔……”眼圈立刻就红了,说不出话。
  彭长宜的脑袋“嗡”地一声,眼睛就有些发黑。
  他盯着侄子看了半天,想问什么就是说不出话,目光呆滞,整个人就像钉在了车座上,动弹不得。
  他抑制着自己,把公文包交给侄子,一手扶着车门,一手握着侄子的另一只手,跳下车。
  不知是长时间坐车腿不活动的原因还是瞬间精神受到打击,当他在侄子的搀扶下跳下车的时候,居然没有站稳,双腿一软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他没有站起来,就势双膝跪地,双手捧着自己的脸,匍匐在地。肩膀剧烈的颤抖着,无声地哭了……
  旁边的人们见他跪地不起,赶紧过来把他搀起,朝院子里走去。
  彭长宜一眼就看见了北屋的门大开着,正对着门口,一个头逮黑帽脸盖白布的人躺在临时搭的床板上,有人在头前的铁盆里烧纸钱。

  彭长宜踉跄着大步走到跟前,大叫了一声:“娘诶——”双膝跪在门口,眼一黑,人就晕倒在地……
  他这一声撕心裂肺的喊叫,引来了亲人们又一轮的哭声。
  妻子沈芳披麻戴孝跪在里边,看着晕倒的彭长宜,也哭出声来。
  “爸爸,爸爸,你怎么啦——”三岁的女儿小娜不知从哪里跑了出来,看到爸爸躺倒在地,吓得哇哇大哭。
  过了好一会儿,彭长宜才在众人的揉搓下苏醒过来,他拨开围着他的人们,以膝代步,跪在妈妈的头前,再次喊了一声:“娘——”恸哭出声……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了!想起春节回家的时候,妈妈还挪动着小脚不停地为他们忙活着,怎么说没就没了?

  无论如何,他都接受不了母亲离世这样的事实。所以也就不管不顾“嗡嗡”地哭开了。
  彭长宜哭得可以说是惊天动地,使人动容,周围好多乡亲都跟着流下了眼泪。
  他哭了好大一会儿,才被人们强行搀进了东配房。
  父亲坐在正中的皮革沙发上,吧嗒吧嗒地抽着旱烟,见他进来了,往里挪挪身子。

  彭长宜没有挨着父亲坐下,而是坐在旁边的凳子上,不停地抽泣着擦着眼泪。
  父亲开口了,说道:“节哀吧,别总哭了,还有好多事等着和你商量呢。”
  他呜咽着说:“跟我商量什么?您说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呗!”
  “唉,我脑子也不清醒,你妈走的太突然了……”说着,抬起胳膊,一边一下抹着两只眼睛。
  见父亲伤心了,彭长宜止住了呜咽,说道:“我妈得的什么病?怎这么快呀?”

  “好好的,早晨就睡过去了,村里大夫说是心梗。”爸爸又擦了两下眼睛道。
  彭长宜的眼泪又流了出来,他弯下腰,双手捂住脸,低头又哭了起来。
  父亲递给他一块手绢,说道:“先别哭了,有些事情跟你说一下,我上午和你大哥商量了,请了村东的老村长当大了。”
  大了(liǎo)?,是锦安一带农村对婚丧嫁娶组织者的一个称呼,一般都是由村里德高望重的人担当。
  按照老例儿,婚丧嫁娶的程序极其烦琐,一般人家遇到红白事都要请大了,一来是当局者迷,对礼仪方面的讲究难免有不到位的地方,生怕亲朋好友挑理;再有就是显示出主人对这件事的重视程度。
  大了在整场事件当中拥有绝对的权力。老村长将近70岁了,经常给别人家当大了。彭长宜听了父亲的话点点头,表示认可。

  父亲又说:“厨子就用咱们村的李三爷,今天已经来了,还带来两徒弟,一会儿你拿盒烟,去见一下。”
  彭长宜点点头,忽然说道:“我回来的突然,连家都没进,没买烟,身上也没带什么钱。”
  父亲说:“沈芳带回了五百块,家里还有点,你大哥凑了点。差不多了。再说你还带回了这么多东西。”
  彭长宜顺着父亲手指的方向,看见屋子靠西墙堆着一堆东西。两袋大米、两袋面粉,还有两个一大一小的纸箱,上面用胶带封着。
  彭长宜想起来了,这是车上拉的东西,就说道:“这是别人送的,纸箱里装的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他刚想站起身,就见两个妇女手捧孝袍和孝帽走了进来,双双给彭长宜跪下,低着头,恭敬的举起孝衣。
  彭长宜说着来到那个小纸箱前,用钥匙划破封条,他倒吸了一口气,不由地愣在了那里。
  只见这只小纸箱里装满了香烟,而且都是中高档的香烟,另外还有一卷白布!
  至此,彭长宜彻底明白了,是部长为了节省彭长宜的时间,提前吩咐朱国庆给准备好了这些东西。
  想到这里,彭长宜心里很感激,尽管因为任务耽搁了奔丧的时间,但是领导把他该做的提前做了,并且安排得周到细致。
  这个朱国庆也不含糊,居然想到了白布!而且他有意让门卫把彭长宜拦在传达室,也是为了节省他回家的时间。
  但是,面对着这一堆价格不菲的东西,彭长宜为难了。那几袋米面和白布暂且不说,只这满满一箱子的香烟,就相当于他两年的工资。
  父亲也凑到近前,看过了满箱的香烟后说道:“你不知道?”
  彭长宜说:“是的,我不知道。我当时正在下乡,是部长安排别人准备的。爸爸,这东西不要动,我得给人家退回去。”

  父亲想了想,说道:“你现在是什么职位?”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