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可是不曾想,周林刚来了半年多,就显现出了政治的稚嫩和不成熟。惹的下面的干部对他议论纷纷,有的甚至拿他当笑话说,成为这些干部茶余饭后的笑料。
  中午,彭长宜遭到了他这位同门兄弟的热情款待,在他离开三关乡的时候,黄金意味深长的对他说道:“请回去转告部长,领导指哪儿我们就打哪儿,绝不含糊。”
  当时,彭长宜没有完全领悟到黄金这句话的含义,后来周林被选掉后,他才琢磨出味儿来。
  彭长宜马不停蹄,奔波在送信途中。他做梦都不会想到,他送出的这些信,会和几天后的人大代表选举市长有关。
  彭长宜终于在第三天的下午,到达了本次任务中最后一站——北城区办事处。也是亢州市委、市政府所在的区域。

  他长长出了一口气。
  到了大门口,彭长宜很自觉地下了车,推着车往里走,这时,从旁边传达室里走出一个老者,拦住了他。
  “同志,你是市委的彭科长吗?”
  彭长宜一愣,他打量了一下眼前这个人,五十多岁,身材瘦小,精干利落,目光矍铄,脸上布满了这个年纪该有的褶皱,穿着一件黑色的中式上衣,面带微笑看着他。
  彭长宜很是惊讶,这个老者形象气质不俗,看来,倒是城区,就连门卫都这么干净利落,气度不凡。更让他吃惊的是,这个门卫居然能认出自己。

  彭长宜赶忙微笑着向老者点头,说道:“大爷,我是彭长宜,您认识我?”
  老者笑笑,并不急于回答他的问题,而是冲着传达室一伸手,向他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彭长宜没有动,他面带笑容,说道:“大爷,我是来找朱书记的。”说完,推着车继续往里走。
  老者的眼睛仍然看着彭长宜微笑,伸出的手臂再次向他挥了挥,执意让他进传达室。
  彭长宜笑了,以为是让他登记。他支好自行车,走进了传达室。四下看看,并没有登记薄之类的东西:“大爷,登记薄在哪儿?”
  他没有听到答音,往外一看,只见老者把他的自行车推到院子的车棚里,替他锁好了车,把公文包从车把上摘下来,抱进传达室,放在自己的床上,拿出一个白色的印着八一标志的搪瓷缸,准备给他沏水。

  彭长宜有些着急了,说道:“大爷,我给您登完记后还要找朱书记,有急事。”
  老者笑了,说:“小伙子,别急。实话告诉你,是朱书记交代让我接待你。我中午都不敢眯眼,眼睁睁地等着你。先喝口水,朱书记一会儿就回来。”
  彭长宜心里有些不高兴,他已经连续跑了七个乡,哪儿也没像北城区这样,连门都不让进,而且指派一个传达室的门卫接待自己。
  看来这个朱国庆提前已经知道自己要来。
  真应了那句老话:宰相门前七品官!一个门卫就把自己接待了?那时,彭长宜根本不会想到,自己后来竟然和这个门卫老人成了一对“忘年交”,并且受益颇深。

  彭长宜面有不悦之色。但是没办法,既然主人特意安排过,自己只有服从的份儿,何况朱国庆不在,他进楼里也没有用,王部长特意交代,这信只能交给本人。
  他惊奇的发现,十多平米的传达室被老人收拾的干干净净,各种物件摆放的井井有条,就连屋子当中的蜂窝煤炉都被擦拭的干干净净。
  床单和被子都是军绿色的,而且被子叠的见棱见角,就连被子上的军大衣叠的都和被子一般齐整,同样见棱见角。
  当彭长宜发现传达室被老人收拾的一尘不染而且就连床单都平展的没有一丝褶皱时,他立马站了起来,伸手去拽被自己坐皱了床单。
  老人笑了,说道:“小伙子,尽管坐。”说着,自己坐在了对面唯一的一把椅子上了。
  彭长宜四下看了看,见实在没有多余的椅子,就又坐在了床上。他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给您坐皱了。”
  老人温和地笑笑:“没关系。”
  彭长宜越发地不好意思,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干净的传达室哪,您是当兵出身?”
  老人点点头,刚想说什么,就看到一辆轿车驶进大院,从车上下来一个高大、微胖,戴着近视镜的中年男人。
  彭长宜他就是北城区办事处党委书记朱国庆。
  朱国庆下了车,急急忙忙直奔传达室走来。
  由于屋里温度高,朱国庆热情地和彭长宜握过手之后,赶紧摘下眼镜,擦拭着镜片上的雾气。随后,坐在了老人刚才坐的椅子上。
  朱国庆说道:“一大早王部长就把电话打到了家里,我还没睡醒,告诉我说彭科长今天中午可能会到我们这里来,我就吩咐门卫老胡等你。”
  他并不掩饰让一个门卫等彭长宜的事实。

  彭长宜没有接他的话茬,而是照例从包里拿出了写有他名字的信封。
  朱国庆接过后反复看了几遍后,不等彭长宜掏出打火机,直接就把信纸和信封丢进了蜂窝煤炉里,说道:“还有一件事,部长让我转达你,你不用回机关了,直接回家吧,是回老家。你母亲病了。”
  彭长宜的笑容立刻僵在脸上,头就有些大。
  朱国庆又说:“按照部长的吩咐,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车,另外还准备了一些你用得着的东西,刚才我去了一趟棉纺厂,他们已经准备好,一会儿我让车把你送过去,你不用回你的家了,弟妹今天早上就带孩子回去了。”
  难怪朱国庆让门卫等自己,原来是给自己节省时间。
  彭长宜脑子快速地转着,他预感到母亲绝不仅仅是病了这么简单,想到这里,后背就有些发凉。他想了想说:“我往单位打个电话吧。”
  说着,就拿起桌上的话筒,摁了几个数字,他尽管表现的极为镇静,但是伸出的手指还是微微的颤抖。部长办公室没人接。
  朱国庆看出了他内心的慌乱,就安慰道:“小彭,别着急,我也有父母。听我的,你别打了,直接回去吧。部长今早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想必他已经替你安排好了,你就放心回吧。我马上让司机送你过去。”
  彭长宜连声说道:“谢谢,谢谢老兄。”说着就往出走。
  这时,朱国庆早就给他拉开了汽车门,彭长宜坐进去跟朱国庆挥手,又跟传达室里的老者挥手。
  只用了几分钟,轿车就赶到了北城区棉纺厂的大门口,只见厂长和两外两个人等在门口,旁边有一辆崭新的“日野”牌卡车。
  彭长宜陪王部长来过这个厂,认识这个厂长,他叫史炳贤。
  他下了车,逐个和他们握手。厂长史炳贤的话很少,只说了一句:“请上车吧。”就给他拉开驾驶室旁边的车门,等他上去后,随后关上了车门。冲司机说道:“注意安全。”一挥手,汽车就驶出了厂门口。
  彭长宜抱住自己的公文包,默默地坐在车里,想着母亲的病,不知到底情况如何,居然惊动了部长,而且妻子沈芳也提前回去了。
  他怪沈芳没有给自己打电话说明情况,自己倒先跑了回去。想想也不怪沈芳,沈芳既不知道自己下乡干什么,也不知道自己到了哪里,没法和自己联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