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妹妹 第一部 尸匠往事》
第9节

作者: 老尸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七诀子赶紧制止,说道:“目前是深夜,阴气很盛,这镇尸符支撑不了多长时间。这古尸虽然不是古代的王侯将相,但好像被什么人施了法术,好生厉害,看起形貌应该是民间手艺人,湘西文化背景独特,丧葬习俗也有很多区别,棺椁、墓穴、保存尸体的办法在这个时候看来,都透着极其神秘的色彩,咱们还是少惹为妙。”
  日期:2017-03-19 12:33:00
  钻地鼠点了点头,他现在几乎对七诀子已经奉若神明了,不过他感到奇怪,刚刚七诀子露的那一手,看起来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似的。一个寻常的老道,竟然有如此身手,而且对尸体、湘西的风土民情如此了解,当真不太寻常。不过此时正处于危险之中,还是先脱身为妙,他是一个爱财之人,也没想那么多,当即就准备棺材里拿金条。
  七诀子道:“咱们只取两个金条,一人一个,剩下的东西等我们回去报告给少帅之后再做决断。拿多了这前有白妖,后有女尸,咱们也弄不出去,少帅到时候来看到少了这么多,一定会怪罪我们的。”钻地鼠一听有理,便随手拿了两根,丢了一根给七诀子,抱着箱子窜到了洞口旁。
  死寂的山鬼庙里,只有阴风吹动着棺材板咔哧咔哧的响动,听得两人心砰砰直跳。钻地鼠忽觉脖子上滑溜溜的一阵冰凉,他还以为是七诀子让他在前面牵一条绳子,一边用手去摸,一边低声道:“我先出去,然后帮你拉住绳子的一头,你再出来。”话未说完,却摸到脖子上并非是什么绳子,竟是一条罕见的红蛇,这红蛇正爬上他的脖子,冲他咝咝地吐着信子。钻地鼠名字里面就带着鼠字,自然是非常怕蛇的。一见有一条红蛇趴在他脖子上,顿时吓得魂魄都没了,忙一把抓住这红蛇的脖子,使劲往远处一甩。

  日期:2017-03-19 12:35:00

  这红蛇被钻地鼠一甩,正好甩到了不远处的红衣女尸身上。七诀子一见,气得破口大骂道:“我的祖宗,别刚刚制服了一个老僵尸,你又把这尸祖宗红衣女子给吵醒了好不好,赶紧跑吧。”钻地鼠也非常害怕,只见那刚刚甩过去的红蛇蜷缩在红衣女尸身上,那地上的白妖却更加愤怒了,它恶狠狠的往他们这边吼了两声,声音比之前的叫声更加恐怖了。
  白妖叫这两声过后,刚刚被七诀子镇住的老尸又开始有动静了,开始慢慢往两人这边挪动,虽然不像刚开始那么动作猛烈而恐怖,但两人明白,这家伙迟早把镇尸符给挣脱了。钻地鼠被吓着了,还是七诀子冷静,从后面踹了他一脚,将他摔了个趔趄,直接钻进了那个尸洞里,七诀子见状,也赶紧跟了进去。
  七诀子钻进去之前,回头看了一眼,后面的红衣女尸好像动了一下,吓得他赶紧往洞里钻。只听到背后一阵响动,接着便是好像有脚步声传来,七诀子顾不了这么多了,他赶紧把钻地鼠往前面推,想尽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可前面的钻地鼠好像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直都不动。七诀子只闻到一阵腥风,甚至还没来得及把双腿缩进来,有东西好像就抓住了他的右脚。情急之下,七诀子赶紧求自保,他从怀中掏出自己的宝贝镇尸水,往后面一倒。巨辣的水雾喷了出来,后方抓自己的东西好像松开了些许劲道。

  日期:2017-03-19 12:35:00
  虽然这镇尸水是他花了很大的精力精心调制的,但是如今情况危急,他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将整瓶的东西都往后面倒去。视线被山洞的洞壁挡住了,也不管有没有倒中,双腿一蹬,同时双手猛力往前一推,终于将钻地鼠推了出去。两人火急火燎的往洞外爬去,后面还能隐隐约约听见咝咝的声音,好像是红蛇又爬了过来。幸好两人的身手非比寻常,但也连滚带爬非常狼狈地跑出了洞外。

  钻地鼠一出来便瘫倒在地,大口的喘着粗气。七诀子却冷静的很,一出来便赶紧蹲在洞口观察里面的情况,里面咝咝的声音好像越来越大,而且,不像只有一条的样子,听声音应该有成千上万条!
  七诀子大叫一声:“跑啊!”便当先往林子外窜去,后面响起了一阵声音,应该是钻地鼠也跟在后面跑了过来。两人终于跑出了那片老林子,见后面没有东西跟上,才放松下来。
  日期:2017-03-19 12:36:00
  经此一事,钻地鼠已经快被吓掉了半条性命,双手撑在膝盖上大口的喘着粗气。七诀子也没想到这小小的双丘镇山鬼庙,竟然能有这么多事发生。这里面有一连串的疑问,那红衣女尸到底是什么,如果不是刚死的女子的话,那为什么尸体如此栩栩如生?而且见那白妖对红衣女尸毕恭毕敬的样子,红衣女尸肯定来头不小,到底是什么人在她尸体上动了手脚?这些都是七诀子想不通的事情。不过,这诡异莫测的山鬼庙,倒是可以稍加利用,帮上自己一把,他心里暗暗定下来一条计策。

  正当他想着心事的时候,他眼睛一瞟,钻地鼠竟然一屁股坐在地上,手里正准备打开什么东西。定睛一看,原来是刚刚那具棺材里面的镀金盒子!
  七诀子这才意识到钻地鼠刚刚卡在出来的洞里,原来是手里拿着这么大个箱子。一想到刚刚因为这个箱子差点被那庙中古尸给拉回去的事,七诀子就想给钻地鼠一脚。但是他心中也甚是好奇,这古怪的棺材里面装着那么多金条,那这比金条更宝贝的箱子里,到底放着什么东西呢。
  箱子根本就没锁,钻地鼠稍微一使劲就把箱子给打开了。外面刚刚明明打雷了,但是奇怪的是一滴雨也没下,可能山里的天气就是这样阴晴不定。月上中天,但是荤月的月光本就黯淡,根本就看不清楚。刚刚着急从洞里逃出来,风灯也因为匆忙落在那山鬼庙里了。两人只好将就着去那箱子里摸索。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待续首页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