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妹妹 第一部 尸匠往事》
第7节

作者: 老尸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也有。”梁子冷冷的说道,他的声音在这浓浓的黑暗中显得清冷异常。我们都转向另一边,只见这边洞壁上也有一排影子,整齐有序的倒映在我们的视野里。父亲直感觉头皮有点发麻,在暗室的中间,他见到了应该是这辈子最恐怖的事情。
  只见在手电昏暗的灯光下,前面的暗室中并排站着两排人形的物体,中间大概相隔2米来宽,每个人形物体手里面好像拿着一根木棍,木棍斜靠支撑他们。这一排人形物体大概有18个之多。梁子他们也受惊不小,过了一会才反应过来,想着去查看这人形物体到底是什么东西。
  梁子示意让大家停一下,他先去看下情况。只见他慢慢的从旁边靠过去,走到左边那一排的影子旁边,小心翼翼的用手电照过去仔细查看。透过手电折射回来的光线,父亲看到梁子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最后竟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过了一会儿,梁子放下手电筒,走了过来,原本一直很平静的脸上这时候带着一些惊恐和不安,说道:“这地方太邪门了,那两排东西竟然都真的是人的尸体,尸体已经经过风干和烘烤,已经变成了干尸。”
  大家齐齐变了脸色,父亲突然想到这个事情,整个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双腿也有点控制不住开始颤抖。“你们……你们不觉得这个场景有点像……”

  “像什么?”梁子转头问道。
  “这不是古代的衙门吗!他们手里拿得东西就是古代衙役拿的木棍呀!”
  父亲这么一说,大家也都恍然大悟,随后梁子脸色就变得越来越难看了。
  “这要是尸衙门的话,他们是在审判什么?难道是我们这些进来的人!”梁子越说越害怕,完全没有刚刚进来时镇定的模样。原本寒冷的冬天,所有人的脸上竟都开始流汗。
  “梁子,赶紧撤吧,这地方挺邪门的。不能因为……丢了性命呀。”小胖最先开始说话。

  梁子想了一会,点了点头,刚好见前面尸体旁边的地方有些许亮光照进来,众人大喜,有光的地方就肯定有出口。这地方异常阴森恐怖,大家都想早点离开这儿,便赶紧赶到那个有光的地方。这个地方有点潮湿和泥泞,旁边有个巨大的树根延伸,应该是大树的根往下生长把洞顶给穿过了。
  梁子大喜,随后便让另外两人掏出工具,三人便开始清空树根旁边的泥土。三个人年轻力壮,不到一会便挖通了。梁子钻上去看了一眼,巨蛇没有在上面,看来离洞口有一段距离。众人便接连钻了上去,父亲断后,当他往上爬出的时候,不自觉的往后看了一眼,只见刚刚尸阵的地方好像有点不一样。竟然一边变成了10个,一边8个。
  父亲吓得浑身脱力,手没抓稳上面的树根,幸好是梁子见他有异,连忙抓住了他把他拉了上去。
  “考古队”经过这番挫折,也无心继续待下去,便连夜撤出了村子。父亲犹豫了很久,把这事汇报给了村书记,书记汇报上去,不到一个月,省里便来了真正的考古队。

  那个假的考古队则再也没有出现过,父亲怕给自己惹麻烦,也没有把这事说出来。
  鬼衙门的事,后来我问了大舅。大舅说在湘西一带,有一个很古老的民族,人死了之后不希望别人来打扰他,族长和有地位的人便把自己的墓葬弄成鬼衙门的样子。衙门口的公差就用人殉,如果一旦有人闯进去,就像是进了阎罗殿,不仅再也回不了阳间,而且死了也永世不能超生。这当然只是一个传说,我也不信者古老民族的诡异墓葬方式带来的诅咒,因为父亲和那个“考古队”就从墓葬坑里出来了。

  日期:2017-01-21 21:34:00
  第九章 祖坟(一)八个人头
  说回到白家村,到我这一辈,白家村其实只有一小部分人姓白,几乎一半的人跟我母亲一样,姓刘。白家人和刘家人的坟地也不在一起,所以整个村子有两片坟地,一个在村东头靠山的地方,那是白家人的祖坟;让人奇怪的是刘家人的坟地在村南边靠蛇女河的河边,这地方在洪水到来的季节有时候会被淹没。经过近百年的发展,刘家人基本上在这地方生根发芽,大家也都不分彼此,亲如一家。但是有好事者经常议论,自从刘家人搬过来之后,为什么白家人的发展远远不如刘家人。不说远的,解放之后,村里的刘家出了一个县委书记,一个军区团长,还有2个富豪,可白家奇怪的紧,一直都没有出过人才。难道说,刘家人的祖坟是一块风水宝地,但是被淹没的祖坟可能是风水宝地吗?这里面其实有个故事。

  解放之前,有几户姓刘的人家因为躲避战乱,逃到了白家村,这地方除了远近有几个村子之外,交通特别不便利,地理位置也一般,所以几乎都没有哪一方势力想占领这里。这倒是让白家村很少受战乱之苦,可以说是不幸中的万幸吧。
  在这几户刘家人里,有一个中年人叫刘天卦,据说是个尸匠,有一手相地刻碑,修棺祭场的好手艺。当时白家村的尸匠过世得早,徒弟又没出师,所以很快,整个村子的白事基本上都由刘天卦来安排了。这个刘天卦有1米八的个子,面相奇丑无比,一说话,脸上的肌肉乱七八糟连成一片,不仔细看像个“戒”字,所以大家都叫他戒师傅。老人们都说,他天生是个做尸匠的料。
  这个戒师傅平时不热的时候都会用白色的布蒙住眼睛下半部分的脸,据说是怕吓着小孩子。虽然长得丑,但是他心地很好,村里的白事他都不遗余力的帮忙,收取的费用也很低,一来二去,他在村里就有了颇高的威望。
  1932年,村里出了个事。白二牛有一片靠近蛇女河的地,因为地势比较低洼,常年被水淹,他跟家里婆娘商量了一下,准备把这块地再挖深一点,养点淡水鱼,不仅可以供自己吃,多的可以卖到村里甚至县城去。

  说干就干,白二牛请了几个亲戚帮他一起挖鱼塘,头两天已经挖了将近1米多深。第三天,大家一如既往的继续挖的时候,挖土的一个亲戚被泥土里的一个东西刺伤了。农村人不矫情,都不以为然,白二牛帮他包扎了一下,将那根刺放到手里看了一眼便扔到旁边的路上继续干活。
  没想到当天晚上就出事了。
  这个亲戚回家之后,开始出现癫狂的症状,继而就全身发黑,口吐白沫,说胡话。他婆娘着急,赶紧请来了医生给他瞧病。医生瞧过之后认为一切正常,下午的那个被刺伤口也没什么,一点乌青都没有。医生对他的情况也不明所以,束手无策。
  眼见他的病情越来越严重,只见出气不见进气了。众人没有办法,只好把戒先生请过来,准备料理后事。
  戒先生看了一下这个人的症状,略微皱了皱眉,便问白二牛当天下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白二牛便把事情一五一十的告诉了戒先生。
  戒先生沉思了半晌,当晚就带着白二牛和那几个亲戚跑到了整修的那块水田里。他四处看了看,仔细观察了一会那根刺伤了人的东西。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