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妹妹 第一部 尸匠往事》
第1节

作者: 老尸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1-17 11:45:08
  尸匠是湖南、贵州一带的一种神秘的职业,专门给当地人做白喜事。尸匠又分为很多种,送尸、背尸、缝尸、抬尸、焚尸、勘地选穴、刻碑、折白人等。尸匠对于外人来说是一种神秘而又恐怖的职业,世人谈之色变,畏之如虎。这尸匠的奥秘,除非是做过尸匠的人,外人根本就不可能知道这行当是怎么回事,因为这行当极其神秘,其中使用的巫蛊方术也绝不外传。
  揭秘古老的尸匠秘术,带你走进神秘的湘西古村落,追寻两个尸匠家族之间的恩怨纠葛、爱恨情仇。
  日期:2017-01-17 12:21:00
  第一章 拔水棺
  咱们村是白家村,旁边是王家村,村里的大部分人都住在蛇女河湾上,听老人们说,咱们那块基本上就是旁边的蛇女河冲积而成。村里有个哥们,暂且称他为呆叔,跟我父亲应该是一辈人,从我记事起,一直不敢正眼看他。有两个原因,一是他精神有点不正常,平时傻傻呆呆的,突然就会变得疯癫控制不住,有时候半夜从坟地出来能吓你一跳,另外一个原因就是他几乎有半边脸没有,都是用头发遮住了,或者是他家人用布包住了,从另一边脸的印记看的出来,应该是被什么东西刨过,特别恐怖。

  直到我上初中之后,有一次我缠着大舅,他才告诉我在呆叔身上发生了什么。
  80年代的时候,我们村子有过几次大水灾,蛇女河洪水滚滚而来,淹没了附近所有的农田,部分房屋也被山上的泥石流冲塌了,天上的暴雨跟瀑布似的,基本上没有停过。
  大舅说那是1984年,从春天开始,这个地方雨就下个不停,初夏的时候,蛇女河的水位就开始暴涨,村里人非常着急,大家聚在一起商量办法,有些人迷信,认为水龙王不高兴了,所以这几年就变着法地搞我们这几个村子,建议“拔水棺”。
  “拔水棺”是我们那一块一个迷信的说法,后来我才知道,湖南中西部和贵州东部的偏远地区都有这样的风俗,简而言之就是我们那儿经常发大水,有人就说是因为河里有东西,需要把它拔掉,大家才能安稳。“拔水棺”还有一个比较好点的说法叫“拔水罐”
  。

  这时候有人建议“拔水棺”,也没有别的办法,大家只好继续往这个方向想办法。
  接着村民们就讨论我们这一带哪儿有“水棺”,讨论了半天,大家也没有个头绪。这时候,村里的一个老人说他冬天在蛇女河打鱼的时候,在西边的那个杂鱼滩看到有很多隆起的河滩,更奇怪的是,他好像看见了一个穿红衣服的女的飘进了那些隆起的土包里。
  杂鱼滩本来就离村子有点远,再加上靠近旁边的丫头山丛林边缘,所以平时就很少有人去。听见老人这么一说,大家就断定他看到的杂鱼滩上的土包肯定就是水棺。
  大家一商议,就准备去杂鱼滩拔水棺,看看是不是那个家伙害得大家每年都得受水灾之苦。村长比较镇定,当时一听就不同意大家的做法,首先老头只是好像看到有一个女人进去了,人老了视力就不好,说不定看错了,其次现在蛇女河河水暴涨,要拔也得等到洪水褪去之后再说了。
  村民们一听也有道理,只好作罢,当年果然村子里又发生了洪灾,几乎颗粒无收。当年秋天,洪水一退,村民们就约好一大早赶到了西边的杂鱼滩,那里果然有一片隆起的土包,看起来像一座座土坟似的,在秋天的早晨看起来格外瘆人。

  要说这些土包是坟地,也不太像,因为一座墓碑都没有,应该是荒坟。正中间有一座特别奇怪,显得比旁边的格外新一些,上面一点水草都没有,就像是有人刚埋进去一样。
  打渔的老人也过来了,他一看见那个新坟,就咬定是看见那个女的进了这座坟里。大家一商议,就准备把这个土坷垃给掘了。
  大伙说干就干,众人拾柴火焰高,不到一会,这座坟就被挖平了,结果里面除了一些奇怪的坛坛罐罐之外,别的什么都没有。有几个胆大的就直接跳进刚挖好的坑里,把里面的东西摔得粉碎,紧接着又开始往上淋了很多柴油,胡乱堆上几捆干柴,点上一把火,烧了起来。
  太阳从地平线钻出头来,天色开始大亮。那个坑里看起来很少的东西,却被火烧了很久也烧不尽。从火里腾出来一阵阵块状的灰,散到天空中便消失殆尽,空气中也弥漫着一股腐臭的味道。村民们见事情差不多了,想着自己家里秋收的稻谷还没有晾晒,便都准备回去。最后村长留下了呆叔负责看着火堆,等全部烧完之后再回去。
  大家陆陆续续都回到了村子里,之后的事情大家都不知道。当天晚上,村长在喇叭里面喊让大家都到村委会集合,原来是呆叔出事了。

  等大家都赶到村委会的时候,呆叔躺在外面的门板上,当时的情形非常惨烈。据我父亲的描述,呆叔整个人已经晕死过去,半边脸已经不知道被什么砍了去,准备的说应该是被挠了去,不整齐的伤口上血浆和水弄得到处都是。
  村里的医生已经来看过了,流血过多,没救了,所有人也开始七嘴八舌的议论起来。有聪明人想到是不是跟早上的“拔水棺”有关系,那片水底荒坟里肯定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才让呆叔变成了这样,这个时候不应该请医生,而应该请尸匠先生来看看。
  大家一听顿觉有道理,有动作快的已经跑出去找尸匠去了,那个时候刚经历文丨革丨,尸匠这个职业基本已经消失殆尽,只有我大舅当时兼职做点这方面的事情。
  大舅到了之后,仔细看了看伤口,认定那肯定不是被人或者动物抓的,因为伤口上还隐隐冒着黑气,这黑气应该是从尸体上发散出来的,气味。抓呆叔的东西应该是用指甲弄的,但是从半边脸那长长的划痕来看,这东西的指甲估计长的吓人。
  大舅当时比较年轻,做尸匠的时间也不长,呆叔家里人实在没别的办法了,才只好让大舅安排呆叔的事情。大舅先让人煮了一小锅糯米,一半的时间,把上面留下的水乘出来。找一块桃木,用火点下来,烧剩下的火炭留下来备用。找一块5米的白布,用刚刚半熟的糯米在布上整个糊一遍。
  所有东西准备好了,大舅先用糯米水慢慢帮呆叔清洗伤口,糯米水倒到伤口之上时,发出刺啦刺啦的响声,随后便一股烧焦的腐臭味弥漫到空气中。一通清洗之后,伤口上的血肉被清洗干净了,接下来的事情便是止血消炎,烧焦的桃木炭便是为此准备的。最后,再慢慢用糯米布抱起来。
  等一切忙完之后,大舅站了起来,擦了擦脸上的汗,对旁边的人说:“抓一只公鸡来,把呆子放到床上去,床边撒上一圈鸡血。三天之后呆子就会醒过来。”

  三天之后,呆子果然醒了过来,不过整个人都已经变成傻乎乎的只有半边脸的男人。有脸整个都没有了,鼻子和嘴都是歪的,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妹妹”,“妹妹”。村里的人说起他的事,都是要流眼泪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