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28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刚才这位水镜先生被归不归制住的时侯,大门已经被人打开。不过看到他被一个老家伙制住,本宅的主人又让人将大门关好。水镜先生虽然性格随意。不过这个样子被别人看到总是不好。
  听到了水镜先生与门外的几个人认识,本宅主人急忙将大门打开,把所有的人都让进了府中。经由水镜先生介绍。吴勉、归不归几个才知道本宅主人是司马徽的一名记名弟子。这位水镜先生是禹州人,来许昌办事暂住在这里。
  进来之后,司马徽好像主人一样的带着众人进了厅堂。一边吩咐自己的弟子置办酒宴,一边笑嘻嘻对着小任叁问寒问暖,真好像自己多年不见的亲兄弟一样。
  没过多久,酒宴便已经准备好。看着已经算是十分丰盛的酒宴。归不归对着水镜先生说道:“老人家我就知道这世上就算都断了酒,你这里也能找到一千两千坛的私货。不过百里熙那个老家伙说你还在禹州,什么时侯到了这许昌新都?”

  “任叁兄弟你尝尝这酒,这是我这弟子孝敬我的。是高祖黄帝祭天时侯封存的佳酿,来尝尝这熊掌,一咬粘掉牙……”水镜先生好像没有听到归不归的话一样。不停的为小任叁斟酒布菜,当初对席应真也不过如此。
  直到归不归说了第二遍,水镜先生才反应过来。给小任叁夹了一筷子刚刚端上来的鲜鱼之后,才对着老家伙说道:“你问这个啊,我这些年一直在禹州不假,闲来无事也收了几个弟子。教授他们一点天文地理、奇门遁甲之类的学问。当中有两个弟子最为出众,不是水镜先生我夸口,我这两位弟子随便一个人便有扶乱世与危局,扭转这天下大乱的本事。这样的弟子我担心埋没在凡尘之间,便特地来这许昌城,想要向当今皇帝举荐……”

  说到这里,水镜先生叹了口气,看了身后自己这挂名弟子一眼之后,又继续说道:“本来才知道汉室天下的气数已尽,皇帝身边满是虎狼鹰犬之流。如其让他们俩为虎狼效力,还不如明珠藏于沙砾当中的好。”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说道:“你的弟子?司马徽,不是老人家我说你,当初你在席应真爸爸身前学了三天的术法,便把他老人家气跑了。你这个当师尊的这样了,那两个弟子也还不到哪里去吧?”
  “那你可小看水镜先生了”这时候,司马徽的脸上再看不到一丝玩世不恭的表情,正色对着归不归说道:“我那两位弟子卧龙、凤雏,得一人可安天下……”
  说起来还是几百前的战国时期,那位大术士席应真路过豫州的时侯,见到一个叫做司马徽的年轻人正在舌战当时的几位大儒。听见这年轻人骂人不吐脏字,便将那几位大儒杀的落花流水。当下席应真看年轻人有趣,便施展了手段,要这年轻人拜在他的门下。

  看到了眼前老头子好像神技一样的手段之后,司马徽当下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跪下认了师尊。不过让席应真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他这次竟然走了眼。司马徽的天赋低微。根本就不是修炼术法的材料。
  不过不管怎么说,毕竟也认了这个弟子。这时的席应真也是犯了犟脾气,自认为天底下没有他教不了的弟子。当天便搬进了司马徽的家中。一连教授了三天之后,席应真知道自己错了……
  司马徽的天赋实在太差,席应真想尽了办法,发现他除了对一些养颜长寿的术法还多少能学进去一点之外,其他的术法基本上丝毫不进。虽然这个年轻人极为聪明,不过毕竟不是修炼术法的材料。尝试了三天之后,席应真终于放弃了。他留下了一些修炼术法的秘籍之后,便匆匆忙忙的离开了司马徽的家。
  临走之前,席应真还特地的叮嘱司马徽。他们的师徒之缘已经尽了。以后出去不要说他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这位大术士实在丢不起这个人。不过放着这么大的便宜司马徽怎么可能不占,席应真走了的第二天,他便逢人就说自己是大术士席应真的弟子。

  虽然司马徽没有修炼术法的天赋,不过他也是极为聪慧的一个人。除了术法确实不灵之外,其余的东西一学就会。仗着席应真留下有关延寿的秘籍,司马徽活了这几百年。这些年他开始研究天文地理、奇门遁甲之术,竟然成了远近文明的大名士,已经和鬼谷子之类的古人比肩。
  毕竟司马徽也活了几百年,就见在不适合就连术法。这么多年过去,他也多少会一点粗浅的术法。这样一来,这位水镜先生司马徽已经被越穿越神。成了前知五百年、后知五百载的人物。
  多年前,归不归挨了席应真的欺负。老家伙惹不起这位大术士,边去找他弟子的麻烦。最后在豫州找到了席应真这个最不成器的弟子。归不归用他撒气,将司马徽一顿好揍。也是他的运气不好,正揍地过瘾的时侯。正巧赶上席应真路过豫州,想着过来看看这个弟子死了没有。想不到他到的时侯,正赶上归不归在痛揍司马徽。
  司马徽再怎么样也是他席应真的弟子,当下大术士突然出面。情况顿时逆转,最后归不归又被席应真教训了一顿。从此之后,归不归虽然与司马徽结下了仇。却也被席应真打服了,再不敢轻易来找司马徽的麻烦。
  而这位水镜先生也听说了归不归被徐福废了术法,当下还以为再见面就是他报仇的时侯。想不到老家伙的术法又找了回来。不过看样子这个老家伙忌讳席应真,八成也不会再像以前那样的欺负自己了。
  当下,水镜先生司马徽当着众人的面夸起来自己这两位弟子。夸的天上难寻、世上少有,最后这两个人怎么好众人是记不得了,不过好歹还能记住两个人号卧龙的那人叫做诸葛亮,另外一个凤雏叫做庞统。
  酒席宴间,水镜先生还向着归不归打听那位大术士席应真的下落。听到他们这些人也不清楚之后,司马徽心里还是有些失落。
  在水镜先生解了馋之后,归不归便带着吴勉和两只妖物离开了这座府邸。临走的时侯。归不归问了水镜先生还有什么打算。司马徽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我不比你们这些长生不老的人,这还是托了应诊先生的福气。才活了这么久,算在差不多也要到了大限的日子了。我就盼望着在大限到来之前,能在见一面我师应真先生。想着在他老人家面前说一句,这些年司马徽给应真先生添恶心了,请他老人家千万不要怪罪。”

  “你这哪里是给席应真爸爸说一句,明明就是想要气死他,好跟着他一起同归余烬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对着脸色有些难看的水镜先生说道:“老人家我给你留意一下,只要能碰到席应真爸爸。你的话我老人家一定带到。”
  客气了几句以后,这宅子的主人派出自己家的马车,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送回到了馆驿当中。回来之后才知道刚刚丞相府的管家已经来过。说曹丞相已经派人将左慈还有另外几名幕僚、武将一起请到丞相府中。左慈先生临走的时侯,还特意请馆驿的佣人见到吴勉、归不归回来,请他们到丞相府中和自己相见。
  日期:2017-04-20 06: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