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了女同事的腰》
第3664节

作者: 还人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魏明伦忍不住要把女儿搂进怀里,当有人接触周璐的肌肤时,她立即像个受惊的小鹿,迅速连滚带爬的躲到房子的角落里,瞧着女儿变成这副模样,魏明伦和周安华都有些欲哭无泪。
  魏明伦伸手把周安华搂在怀里,两行泪禁不住的流下来。
  周安华感觉到今天的异常,伸手轻轻的推开魏明伦,盯着他的两只眼睛问道:“华正芳今天早晨跟你说了什么?”
  魏明伦冲着周安华轻轻的摇头说:“你别问那么多了,问了也是白问,我现在只想你们母女下半生能好好的,尤其是女儿,这次的事情对她来说,实在是太残忍了,她还是个孩子啊。”

  魏明伦说着话,眼泪喷涌而出,周安华看了一眼躲在角落里的周璐,也流下了眼泪。
  这几天里,周安华的眼泪几乎要流干了,她心里不明白,这样的噩梦到底还要持续多久,为了能让女儿少经受些折磨,她尽力的想要把这帮男人的注意力吸引到自己身上来,可毕竟这么多的青壮年男子,自己一个人又哪里应付得过来呢?
  周安华从魏明伦的话里听出了不同的含义,早在被关进别墅的第一天,华正芳就当着她的面说过,只要魏明伦现在去死,他们立即放过母女两人。
  她当时心里就不由自主的冒出一种极其自私的想法,那就让魏明伦去死吧,至少能换来女儿的安全,可是魏明伦并没有当机立断的立即去死,反而拖延了时间,这让她心里甚至有些恨魏明伦,眼睁睁的看着她和女儿被这帮男人玩弄于鼓掌之上,被糟蹋的体无完肤,他一个大男人却只是静静的跪在房间的一角。

  今天,她从魏明伦的话里,嗅到了一丝不寻常的味道,这似乎正是她一直巴望的结果,可是她的心情却并没有变的高兴起来,相反,更加沉重了,自己和女儿已经成了这副模样,魏明伦现在的牺牲,还有多大意义呢?
  就在省纪委的调查人员四处寻找魏明伦下落的时候,普安市公丨安丨局来消息说,魏明伦自杀了。
  魏明伦就这么一命呜呼了,外界的说法是,他因为贪污受贿的问题被省纪委立案查处,因为承受不了巨大的压力,所以选择了自杀。
  魏明伦自杀后,事情似乎并没有结束,魏明伦的小情人周安华公司因为涉嫌违规经营也被查处,周安华本人也被带走调查。
  可怜的魏明伦和周安华的独生女,家里遭此巨变后,精神受到严重打击,好端端的一个花季少女变成了一个疯疯傻傻的傻瓜,整天见了人就把自己浑身脱的精光,跟以前那个高贵时尚的小公主形象天差地别。
  在秦书凯的安排下,张晓芳从定城被带了回来,据说是被匪徒给绑架了,是普安市公丨安丨局的民警通过蛛丝马迹找到了关押张晓芳的地方,把张晓芳毫发无损的安全护送了回来。
  魏明伦死了,冯局长的难题也迎刃而解,但是他的心里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
  尽管外头对于魏明伦的死因传的沸沸扬扬,可他的心里却清楚,魏明伦自杀的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这么简单。
  秦书凯让华成芳出去后,华成芳到底在外头做了些什么,没有人知道,当初秦书凯请自己帮忙放出华成芳的时候,曾经信誓旦旦的对自己说,只要把这件事办好了,魏明伦没有好日子过。
  现在想来,当时秦书凯必定心里已经有了诸多打算,冯局长心里也不想魏明伦有什么好日子过,可他做梦也没想到魏明伦的解决居然会这么惨,他本人被逼自杀后,他的小老婆也被抓了,女儿还成了疯子,这样的报应是不是有些过于残忍了些。
  冯局长一个人正坐在办公室走神,办公室的门被人推开了,是秦书凯从门外进来。
  冯局长赶紧起身让座,秦书凯冲他摆手说:“咱们之间就别客气了,不知道冯局长听说了魏明伦出事的消息没有?”
  “是老百姓在西边的水塘里发现了尸体,报告到110后,丨警丨察到现场后很快发现是魏明伦,经过法医鉴定是自杀,底下人向我汇报的时候,我就在想,你说魏明伦好端端的为什么会自杀呢?”
  “外头不是都在传嘛,是省纪委的人下来调查他,把他活活给吓死了。”
  冯局长看了秦书凯一眼,轻轻摇头说:“算了,人已经死了,还有什么好说的,那个华成芳当初是经过我的手里弄出来的,你看现在魏明伦已经死了,他还要继续留在外头吗?”
  秦书凯有些疑惑的口气问道:“冯局长想要把华成芳重新给关进牢里?”

  “是啊,这样一个危险人物,不关进牢里,还能怎么样?”
  “不妥吧?华成芳知道的东西太多了,送他回牢房,无异于放虎归山。”
  “那秦书记的意思是......?”
  “冯局长,华成芳的事情就不劳您费心了,我想他即便是在外头,也一定能好好的做一个良好公民的。”
  “你就这么有把握?”
  “我从来不对活人有任何把握。”
  冯局长听了这话,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冲着秦书凯惊诧的口气说:“你的意思是......?”
  秦书凯见冯局长一副诧异的表情,赶紧笑着解释说:“冯局长多虑了,对于华成芳这个人,我倒是并没有什么其他想法,我只是觉的,华成芳了却了多年的心病,心里必定还是会有些许感恩的心态的,如果冯局长实在不放心的话,也可以找个理由,让他永远消失,不过是一个小人物罢了,倒也用不着多费神。”
  冯局长听秦书凯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一副淡淡的表情,忍不住感概说:“我现在才明白,我那精明的妹妹以前为什么斗不过你,你实在是个狡猾的老狐狸,如果说我妹妹已经有了千年的道行,你秦书凯至少有一万年的道行。”

  秦书凯听了这话,忍不住哈哈笑道:
  “冯局长过奖了,我远没有你想的那么复杂,其实说到底也不过是为了明哲保身罢了,正所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我要是不把很多事情都考虑周全了,难保有一天我不会有魏明伦的结果,你是知道的,我从省纪委的鬼门关可是刚刚溜了一圈才回来,如果不是得到有人的帮助,估计现在不是和魏明伦一样,就是正在吃着牢饭。”
  听了秦书凯的话,冯局长有些领悟的感觉,想当初秦书凯如果不是妹妹的帮助,也许真的出不来了,他冲着秦书凯轻轻点头说:“或许,你也有你的道理吧,不过,我始终觉的,得饶人处且饶人。
  秦书凯笑道:

  “我明白冯局长的善心,只不过现在这世道,如果想要不被别人弄进去,就一定要先下手为强,你饶了别人,除了落下一个大度的名声,还能落下什么呢?真要是等到你出事的时候,吃苦受累的还不是你自己的家人,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说,我的原则是,始终谨记,防患于未然。”
  冯局长不得不承认,秦书凯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他一时之间竟然无语以对。
  徐阿福和徐成香很快就出来了。
  出来后,听说了魏明伦自杀的消息,就算是用脚趾头想想,徐阿福也明白造成这件事的罪魁祸首是谁,一想到自己也曾经得罪过那瘟神,徐阿福领着妹妹连夜逃去了南方,等到有人找上门的时候,家里只有一个正在变卖家产也准备离开的老父亲。

  日期:2018-03-11 18:5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