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14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10 21:25:39

  130 出兵了
  孙禄堂乍一听,想了一会儿,小王爷溥伟他是早就听说过,此人在皇族中是溥字辈中的佼佼者,甚得老恭亲王奕诉的喜欢。
  当年,为了培养他成才,在满汉群雄中为他挑选武学大家为师,自己就曾有幸入围。那场面,凡是去的都要使出自己的绝学,以备挑选。
  溥伟当时也就十岁,他竟然当众出题,要考考这些武人。
  他记得其中一题是问道:天下武学,哪家最强?
  有人自负地答道,自家,不服的可以当场比试一番;

  还有人答道:武学之道,在于个人修为,不可以一时之高低,来评判。
  一时众说纷论,没有谁干妄下决断。
  只听他大声叫道:
  天下武学,精一人,则衰;猛一人,则亡;古之,武乃,国之名器,民之精神。英雄尚武,匹夫斗狠;武道静修,修于心;筋骨驰力,在于形;
  筋脉不畅,气息不足,五脏不全,阴阳不合,难成大器。
  反观之,武学大家也!
  当时的这一番言词,就震惊全场,后来,就听说慈祥有心要立他为帝,但是最后还是改了主意,这其中原为就无人所知了。
  一晃二十多年过去了,现在他又回来了。孙禄堂想不明白,他带走黎元洪是出于什么目的呢?
  唐仲寅见他半天不说话,看了一眼刘钟秀,问道:“你们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刘钟秀说道:“说不定前辈能帮我们一把。”
  孙禄堂突然问道:“你进去是想救黎先生?”

  唐仲寅答道:“我想杀了溥伟!”又说道:“他当时答应我救总统的,现在·”
  孙禄堂突然出手,拧过他的胳膊,撩起衣袖,看见一个蜻蜓纹身,笑道:“难怪他能神不知鬼不晓的把人带出去,原来你也是宗社党的人啊!”
  唐仲寅慌了神,急忙解释道:“我不知道什么是宗社党,当时·”他见他们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他知道说什么也没有用了。
  第二天,张勋正在为黎元洪的消失,伤脑筋。见万绳拭回来了,火急火燎地问道:“你说黎元洪跑哪儿去了?”
  万绳拭知道早晚他都会与溥伟摊牌的,索性就告诉给他吧!
  张勋一听,人被溥伟带走了,就听出这里面有些蹊跷,问道:“他怎么可能接近得了大德堂呢?”
  万绳拭说道:“是卑职带他去的。”张勋一听,气的怒目圆睁,一抬手就把身边的桌子给掀翻了。
  张勋虽然是个粗人,但不笨,问道:“你们是不是早就在一起合伙算计老子,说?”
  万绳拭见话已经说开了,也就没有什么好隐瞒得了,说道:“大帅,当初您说好大清复国后,他以皇族贵亲的身份统领内阁的,但是,您进京后·”
  张勋大骂道:“他是个屁,老子当时真的是昏了头了,听你的摆布。现在骑虎难下,他的那些兵马呢,早他妈玩完了,现在就靠老子的这些人给他撑局面,他还想骑在老子的脖子上拉屎撒尿,没门!”
  万绳拭说道:“小王爷让我给您带句话·”张勋瞪着他。
  他接着说:“只要您拥立他为帝,他就与您合作,并把黎元洪交给您处置。”
  张勋不怒反笑,笑得很大声,说道:“是个人,都他妈的想当皇帝。袁世凯想当,现在他也想当,好啊!那就去当好了,老子不玩了,过几天,老头都带着部队回去,还去做我的徐州王,比在这里受气强多了。”
  一招手,左右警卫来了,他叫道:“下了他的枪,把他给我扔出去。”
  万绳拭一惊,叫道:“大帅,你不能这样啊!”
  张勋叫道:“要不是念在当年的情分上,老子早就一枪把你给毙了,滚!”说完,警卫左右一架,带走了。
  孙禄堂开始苦恼了,要从溥伟的手里把黎元洪平安的救出来,谈何容易啊!
  他手下的那些人个个都是江湖上的亡命之徒,他为了这一天,苦心经营多年。
  如果他们两人真的要正面较量,他的心里也没有必胜的把握,必定他已经是将近花甲之年,而溥伟正是壮年,拳怕少壮,自古之理。
  万绳拭又跑回凤还楼,并告诉溥伟,张勋有心要撤兵回徐州的打算。
  溥伟一听此话,心里作实一惊,最关键的时候,他这时要是真的不干了,靠自己的这些人马,很难撑住大局。
  看来是自己有点莽撞了,以为有了黎元洪在手里,张勋就能顾忌他几分。溥伟感觉自己就像是走在独木桥上,随时都有可能被人在背后踹上一脚,跌进万丈深渊中。

  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要是一低头,还不知道张勋立马会把他怎样。这时候,就是最关键的时候,看谁能撑到最后。
  就在这几方势均力敌的时候,段祺瑞终于算是带来了一个好消息,有人愿意出兵了。
  他从河北省京畿附近找军队,目标是驻马厂的第八师长李长泰部和驻廊房的第十六混成旅冯玉祥部,以这两支部队作为讨逆军的基本武力。
  同时和在保定的直隶督军曹锟连络。

  李长泰和冯玉祥在北洋军中都不是属于段派(皖系)的,而是比较接近直系的军队。他们平日和段关系很冷淡,于是段乃以名利摇动李、冯。
  李长泰最怕太太,段乃派人送钱给李的太太,把太太说服,由太太去命令她的“忠实丈夫”,果然李长泰乖乖地听话;
  而对冯玉祥则许以师长地位,冯也听命;
  对曹锟则许以未来副总统,曹正因为复辟后张勋把他降为直隶巡抚,由张勋自任北洋大臣兼直隶总督而大感不快,所以他也答应参加讨伐张勋。
  河北的兵马一动,一下子把京城的外围交通全都给封锁住了。
  张勋就是想走都走不了,他也与徐州失去了所有的联系。京城一下子又乱成一锅粥了,大街上的黄龙旗不见了,神武门也没人去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