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夜,小屋里的媳妇》
第6节

作者: 小二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事情说定了,杨野的心里头就长草了,匆匆地前往镇上,把鱼给老郑送去,过称记帐,在老郑这又要了一些麻椒,脑子里头琢磨的都是晚上王佳宜将要来家中做客的事情,又称了二斤卤牛肉,老郑的卤菜可是镇上的一绝,脑子里头想的只有王佳宜,至于杨武他自动就给过滤掉了。
  匆匆地回了家,里里外外又收拾了一下,旧房子再怎么收拾也这么回事,但是多少能看得过去了。

  躺在炕头上又补了一觉,这觉睡得很不安稳,在梦里头,一会是王佳宜,一会又是衣领大开的郑晓秀,烙饼似的翻腾到饷午头,随便弄了点剩饭垫吧了一口,去大河里头又取了一次须笼,弄回来几斤柳根和川丁子之类的小鱼回来收拾了一下。
  用刷子把养了一天的蝲蛄好好地刷了一下,然后去了虾线,点了火在大锅里头炒料,然后把蝲蛄扔到锅里一起大火爆炒,翻炒得火候差不多了,再加上半锅水,这东西越煮越是入味,火候不够,入不了味的话吃起来总会少点滋味。
  后园子里头摘了点黄瓜水萝卜之类的,整了满满的一盆蘸酱菜,把卤菜切了两盘子,天也黑得差不多了,手里头掐着半根黄瓜依着门等人,不知不觉把黄瓜根都给吃了还不见人来,有心想给老赵打个电话问问却又不好表现出太急切来,可是这心里头就像是着了火似的。
  终于,大门被敲响了,传来了杨武的声音,杨野赶紧扔了手上的黄瓜根快步跑去开门,杨武手上拎着两个装酒的红盒子,乐呵呵地走了进来,后头跟着王佳宜,走路还有些不太自然,脚踝的伤还没好利索呢。
  “哟,这蝲蛄都煮上了,鱼呢?我可是奔着鱼来的?”进了屋的杨武抽着鼻子笑道。
  杨野道:“咱这柳根鱼几分钟就好,炖时间长了不好吃,先坐先坐,我这就弄好!”
  杨野说着进了厨房,大酱爆锅,待出了香味,也不用放其它的调料,少添点水,将收拾干净的,一根根肉滚滚的柳根下到了汤汁里头,刚刚没入鱼身就好,用铲子缓缓地转动着,水开几分钟,汤汁收浓就起锅了,这个时候蝲蛄也煮好了,盛在一个大盆子里头,红通通油汪汪的看着就有食欲。
  “嗯,闻着就香,没看出来,一个大男人还有这样的手艺呢!”王佳宜顾不得烫先拎出一只蝲蛄来,就按着吃麻小的方法吃了起来,烫得直抽冷气也不肯放下。

  杨野笑着不停地让吃菜,自己也夹了一条酱焖柳根鱼,整条鱼向嘴里头一放再一抿,鱼肉脱骨而下,脑袋带着一整条鱼刺被拽了出来扔在桌上,又鲜又嫩还带着酱香。
  杨武对麻辣蝲蛄不感兴趣,一个劲地向酱焖柳根鱼下筷子,一盆子鱼一会功夫就被吃了一半,甚至连卤牛肉都没有动弹。
  王佳宜见两个男人吃得香,也试着夹了一筷子,从前她可是从来都不吃这种小鱼崽子的,但是那肉滚滚的柳根鱼入口,肉质细嫩还有些弹性,松而不散,酱香入味,火候刚刚好,就算是吃下几根细刺也不打紧,一条吃完之后也停不下来了。
  三个人比赛似的吃了个痛快,一盆子鱼很快吃得就剩下盆底的酱了,这鱼酱用来吃蘸酱菜更美得不得了。
  一盆子鱼吃完,杨武才想起喝酒来,王佳宜也小小地倒了半杯白酒,少喝一点活血通淤,对她的脚伤还有好处呢。
  两人就着酱牛肉和蘸酱菜喝着白酒,至于那一盆麻辣蝲蛄则全被王佳宜给占去了,杨野吃了几个还招了她可爱的小白眼,半斤白酒下去,那媚眼如丝,让入腹的酒水都像是烧了起来似的,烧得两颗蛋都隐隐做痛起来。
  杨武说着自己在城里的事,也不知是吹牛逼还是咋地,总之说得极为风光,就连那辆JEEP车都是老板硬把车钥匙塞到他手上的,杨野嗯嗯啊啊地附和着,不停地倒着酒,可是眼角却总向王佳宜那里瞄。
  王佳宜撩着头发跟盘子里的蝲蛄较着劲,把甲壳掰得啪啪做响。
  杨武的酒量不咋地,七八两白酒喝下去,眼神都散了,说话舌头也大了,杨野的眼前也有点串花,不过还能保持清醒。
  杨武起身要去上厕所,结果刚站起来就差点钻桌子底下去,杨野赶紧扶着他,两人一块去屋后对着菜地尿,杨武漓漓啦啦的尿在裤子上不少。
  等把他扶回去的时候,杨武的脑袋已经垂到了胸口,眼睛也闭了起来,往炕上一躺就打起了呼噜。
  杨野坐回了桌边,而王佳宜还在扒着蝲蛄吃得香,扭头看了躺在炕上睡着的杨武一眼微微地摇了摇头。
  一时间变得沉默了起来,杨野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转着酒杯想了好半天想打破这种沉默尴尬的时候,王佳宜突然举着全是油的两只手道:“帮我个忙呗,把我头发扎起来!差点粘上油!”
  “噢,好!好!”杨野赶紧站了起来,动作太猛了差点把凳子踢翻,颇为紧张地到了王佳宜的身边,王佳宜努了努嘴,“头绳在我裤兜里呢!”
  杨野看着她穿的那件修身紧致的牛仔裤有些挠头,女人的这种牛仔裤太贴身太紧了,这要是把手伸进去还不相当于直接摸了人家。
  “还傻看着干嘛呀,我这手上都是油没法拿!”王佳宜说着侧了侧身子,颇为骨感的侧胯微微地隆起,包裹在紧崩崩的牛仔裤下。
  杨野一咬牙,手微有些发擅地伸进了她的裤兜里头,紧紧地贴在她的胯侧,隔着裤兜里薄薄的那一层薄料,感受到了里头温润的体温和皮肤的触感,当他的手指探到了那根头绳的时候,却也摸到了里面内*裤的边沿处。
  “我天呐,你的手还真热,快点呀!”王佳宜扭了扭身子催促道。
  杨野压住异样的心跳,赶紧把那只头绳勾住向外拿,只是手指头却隔着裤兜内侧的薄料勾到了更里面内*裤的边沿处,明显将那东西拽动了几下,突然的勒动和摩擦让王佳宜发出啊的一声悠长轻哼,像是一颗炮弹似的打进杨野的心里头,狠狠地一颤。
  “你这坏小子,手脚也不老实,你杨武哥还在这呢!”王佳宜哼了一声道。
  有道是酒壮怂人胆,更何况杨野也不算是怂人,鬼使神差地说了一句他睡着了!肯定听不见,然后就迎来了王佳宜的一个白眼。
  手上撩起王佳宜的秀发,拢在身后用头绳绑了,只是绑得松松散散的还有些凌乱,但是不难看,反而更多了几分慵懒的意味。
  王佳宜接着扒起了蝲蛄,而杨野站在她的身后却没有动,白色的短袖领口微松,他站在美人的身后,正可以透过微松的衣领一路向下望,里面白色的罩罩下,两*团白腻狠狠地挤在一起,随着她的动作像是果冻一样的微颤着。
  杨野分不清女人的罩*杯都是多大,但是那两*团鼓鼓囊囊将白色的罩罩撑得紧紧的,怕是要用两只手才能捧得过来。
  甚至杨野还可以越过那道深深的沟壑,一直望到那片平坦之地,如同林海雪原,白白*嫩嫩没有一丝赘肉。
  酒水似火,浇得杨野脸孔都变得通红,壮着胆子将手搭在她的柔肩头,魂不守舍地来了一句,“嫂子,你可真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