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29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沃尔德伦曾自豪地说,自己灵敏的直觉应归功于他的印第安血统。尽管平时御下极严,有时甚至近乎于残酷,少校却极受兄弟们的爱戴。平时,他总是花费大量的时间去潜心研究海军航空兵战术,不单是自己的,更多是日本人的。他每天都要给部下讲课,以板示和口授的形式讲解日本和美国的空战战术。出击之前,少校告诉大家只管跟着自己飞就行,“不必担心敌人的航向,我会带着你们找到该死的日本人!”

  参加中途岛海战的三艘美军航母中,“大黄蜂”号无疑是表现最差的。舰长米切尔少将原拟以轰炸机和鱼雷机实施协同进攻。但在机群起飞后的一小时里,天空突然浓云密布,沃尔德伦的鱼雷机队和林中校的轰炸机队很快消失在彼此的视线之中。林的主力机队选择了南云机动部队后方,到达预定拦截点后海面上空空如也,实际上他们已完全飞出了战场。林又沿原航向继续飞行了90公里。随着时间一点点流失,他们毫无发现敌军的迹象。实际上当时南云部队位于他们的正南方。大约9时,形势变得愈发严峻,大部分飞机油料消耗近半。之前错误的起飞安排导致战斗机最先到达理论返航点。战斗机队指挥官塞缪尔米彻尔少校在未与林中校联系的情况下,率先在9时15分率队返航。少校试图降低飞行高度以节约燃油,这导致飞机视野不足更加难以发现敌军航母。最后他们向东南方向盲目飞行,在绝望中寻找着地平线。大约10时,北方很远处出现了军舰航行的尾流,他们误认为那是日军舰队。战斗机无法攻击舰船,如果在那附近迫降很可能成为日军的俘虏。10时15分,这些战斗机燃油耗尽开始在海面迫降。到10时50分,最后一架飞机消失在空中,没有一名飞行员成功飞回航母。米彻尔少校等3人的落点相距较近,得以共用两只救生筏和一份应急口粮。4天另20个小时后,他们被一架卡塔琳娜发现救起,这时三人已是饥饿难忍、浑身水泡,还被一条在附近不断晃悠的鲨鱼吓得要死。其余5人也先后被卡塔琳娜救起,一人在迫降时牺牲,另一人失踪。

  罗伯特约翰逊少校率领13架俯冲轰炸机直接向中途岛飞去。一架飞机出现引擎故障不得不在距岛280公里处迫降。同样迫降的还有特罗伊吉洛利少尉和他的机枪手,两人在7个半小时后被一架卡塔琳娜救起。另一架飞机在距离中途岛只有20公里处迫降。 由于不甚了解正确的敌我识别信号,剩余飞机就把丨炸丨弹朝海里扔,试图以此表示来的是自己人。但岛上的高射炮兵神经过敏,未能看出这个示好的姿态,机群一度被迫躲避友军的高射炮火。这些看着非常辛苦却寸功未立的飞机于11时35分降落东岛。他们随后的表现只能以“懦弱”来形容。

  林中校的机队就这样最终分崩离析,他孤身一人于11时18分回到“大黄蜂”号上。侦察轰炸机中队在沃尔特罗迪上尉的带领下随后降落,飞机油料尚未耗尽。由于未能找到敌人,林的部队让人失望,许多人因此而责备他。米切尔和林试图寻找并打击日军第二个航母群的豪赌最后以大败亏输告终,飞机折损率达到了50%,且大部分并非在战斗中损失的。
  对于“大黄蜂”号俯冲轰炸机的表现,一向内敛的斯普鲁恩斯少将一直耿耿于怀—他与米切尔少将的矛盾也由此开始。在后来写给尼米兹上将的报告中,惜字如金的少将如此说道,“如果能有他们参加,就可以攻击第四艘日军航空母舰,‘约克城’号后来也会免遭那艘敌军航母的攻击。”斯普鲁恩斯不是那种侈谈“本来也许会如何如何”之类空话的人,他在报告中能破例花费如此多的文字,足以证明对此次贻误战机将军是多么痛心疾首!

  在“大黄蜂”号攻击机群出发后的半小时里,沃尔德伦少校对大队长的失望和愤怒不断增强。在他眼里,林选择向西飞行的做法简直是愚不可及。他宁可前往攻击已被定位的两艘敌舰,也不愿到西方寻找另两艘事实上根本不存在的航母。本泰潘少尉、汉弗莱托尔曼少尉和特洛伊盖尔利少尉都听到,中队长和大队长在通讯中发生了激烈争吵。林命令沃尔德伦乖乖跟在自己后边,少生事端。大约8时25分,气愤的沃尔德伦带领鱼雷机队脱离了飞行大队,转向西南246度方向飞行。在南云调整航向为70度之后,这支鱼雷机队恰好直接冲向了机动部队,两者的航线连起来简直就是一条直线。沃尔德伦有一种预感,觉得日本人会向东转,少校寻敌的直觉到了令人惊异的程度。经过260公里的飞行,9时10分,紧贴水面的沃尔德伦发现了远方海平面上袅袅升起的黑色烟柱。尽管少校的勇敢和敏感嗅觉值得称赞,但他擅自违抗了林的命令,单独行动使机队完全失去了战斗机的保护。这样,他就在不知不觉中将自己和身后的兄弟们置于了必死之地!

  “我们向日军舰队直扑过去,沃尔德伦似乎有一根绳子拴在敌舰队上一样。”乔治盖伊少尉如此回忆当时的情景。盖伊去彭萨科拉海军飞行学校受训前是农业机械学院的学生,那天从航母上起飞是他有生以来第一次用飞机运载鱼雷,更不用说还是从军舰上起飞的。他“从来也没看见别人这样干过”,中队里大部分人都没见过。和战友们一起升空后,这位25岁的年轻人头脑中从未产生过任何疑虑,他和伙伴们对中队长无比尊敬,充分信任。此后不久,他对前来采访的一名记者说:“我们几乎一看队长的后脑勺,就知道他脑子里在想什么。因为他曾不厌其烦地告诉我们,在什么情况下应该做什么。”

  9时18分,“筑摩”号的观察哨发现了35公里之外一支美军鱼雷机队正掠海而来,巡洋舰立即升起两道烟幕示警并对空射击,一艘驱逐舰也在“利根”号左舷施放了一道烟幕。接着“赤城”号也发现了来犯敌机,日军几艘航母开始摆动着向左转舷,使船尾朝向敌机飞来的方向,这是日军规避鱼雷攻击的一贯方式。此时在机动舰队上空只有18架战斗机,“加贺”号在9时20分迅速升空了饭冢雅夫大尉的3架零战,“赤城”号在32分、37分分别放飞了5架、4架零战。空中巡逻的日军战斗机迅速达到了30架。

  “他们终于来了!”源田口中喃喃地自言自语,他眼中的敌机就像是“远处湖面上飞翔的一群水鸟”。这次出现的可是地地道道的舰载机,从而印证了甘利的情报是准确可靠的。渊田后来回忆说,当时“赤城”号的舰桥上气氛骤然为之一变:敌军航母是现实存在的,这是一场精心谋划的针对日本人的巨大阴谋。大事不妙,中计了!
  沃尔德伦原本想攻击“赤城”号,但因遭到零式战斗机的猛烈阻击,就转向下方海面3艘航母中居中的那一艘—那无疑正是“苍龙”号。盖伊估计向他们进攻的零战足足有35架,日舰高炮一齐对空射击,战斗在一瞬间轰然打响。沃尔德伦将编队一分为二,一支自己带领,另一支由詹姆斯欧文斯上尉指挥,试图对敌军航母实施两舷夹击。因为多达21架战斗机从不同角度对他们发起猛攻,美军的两支编队不得不重新聚合在一起。饭冢雅夫大尉和铃木清延、山本旭、谷口正夫三位一等飞曹的零战小队迅速将美军机队撕裂为四部分,之后单独攻击笨拙的鱼雷机。“蹂躏者”名不副实地变成了“被蹂躏者”,他们一架接一架被敌人揍入大海。

  包括盖伊在内,有三架鱼雷机顽强冲破零战的阻截逼近了“苍龙”号,航母急速向右转舷,暴露在美机的攻击之下。就在其转向的过程中,盖伊看到另两架友机已被日军击落。其余飞机尚未来得及投雷就已坠入海中。一架中弹的鱼雷机再次扑向了“赤城”号,似乎想带雷撞击舰桥。草鹿后来回忆说,“当时我觉得这下子完蛋了,但它没能撞上舰桥,而是一头栽进了大海”
  勇士永远都值得敬仰,即使他们有时是敌对的一方。草鹿在心中为这个“英勇作战并失去了生命”的美军飞行员进行了简短的祈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