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74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张清扬点点头,笑道:“这也正常,高干子弟经商,有时候想干净都难,也不能怪大哥。”

  “你到是会说话!”王丽雅就笑,怎么看张清扬怎么喜欢。
  陈丽在一旁插话道:“妈,我看您就是偏心!浩正怎么说也是我们自家人,张清扬这小子是外亲啊!”
  “你这死丫头,竟说胡话,清扬和抗越在我眼里那就是儿子!”王丽雅笑道。
  陈丽撇撇嘴,望着妹妹陈雅笑,极为幸福的模样。
  “张耀东这次真正的高升了!”王丽雅突然冒出来这么一嘴,望着张清扬说:“看来下届他和你爸都能入常了!”

  “这个也不一定……”张清扬笑了笑,心里却在狐疑王丽雅怎么突然提到了张耀东,莫非她有别的暗示?
  王丽雅望着张清扬笑,说:“他家小玉也老大不小了……”
  张清扬这下可架不住了,面红而赤,低下头讪讪地笑只是答应一声,不知道如何回答。他心里已经断定,也许陈家人已经知道自己和张素玉的种种事非了。其实这种事原本也是无法隐瞒的,关键是陈家是什么样的态度。
  瞧见张清扬窘迫的模样,王丽雅也不再深说下去,转移了话题。得空以后,张清扬偷偷地问刘抗越:“大哥,我的事情……他们是不是都知道了?”
  刘抗越呵呵笑着,玩笑道:“你的事情谁不知道?”
  张清扬脸一红,刘抗越接着说:“风言风语这么久了,虽然详细情况不了解,但又怎么能没有耳闻你小子多情?不过看你对小雅那么好,他们也就假装不知道罢了……”
  张清扬满脸的惭愧,还好陈家父母给足了自己面子。不过多情还好说,他们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已经有两个孩子的事情呢?一想到这些,张清扬就有些皱眉。
  晚上,拥着陈雅躺在软棉棉的小床上,张清扬就笑道:“其实我最喜欢住在这里,因为这是你从小住的房间。”
  陈雅“嗯”了一声,然后说:“妈妈白天的话,你……是不是很介意?”
  张清扬没想到她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便叹息道:“我不知道如何向他们开口,我……”
  陈雅的手指封住张清扬的口,摇头道:“你什么也不要说,要不……我去说?”

  “别……别去,”张清扬捏住她的小手,厚着脸皮道:“暂时……暂时就这么糊涂过吧……”
  说完以后,暗骂自己无耻,但事以至此,确实没有一个好办法来解决了。
  “其实……爸妈没有怪你,”陈雅缩在他的怀里说,“他们知道你对我很好。”
  张清扬点点头,说:“明天我们还要去看爷爷,睡吧。”
  “嗯,”陈雅像一只幸福的小猫一样蜷缩着。
  张清扬扭头望着她紧闭的眼帘和长长的忽闪睫毛,轻轻地吻了一下。
  第二天,张清扬一家三口驱车来到了八宝山,他们要看望陈吕正老将军。
  八宝山为京城西山山前平原上的孤立残丘,山势低缓,呈北东向延伸。八宝山南麓原有元朝至正年间海云和尚所建的灵福寺。建国后,其周围土地被政府所征用。改名为八宝山革命公墓。
  下车,站在八宝山的大门前,感受着那份沧桑和肃穆,张清扬和陈雅不由得都屏住了呼吸。涵涵呆呆地望着面前的宏伟建筑,半天说出一句话:“妈妈,太姥爷在这里吗?”
  陈雅点点头,拉着涵涵向前走去。三人先来到陈吕正老将军的墓前,按照老人的遗愿,他没有要求下葬到东北老家,而是直接葬到了这里。张清扬上前献上鲜花,拉着涵涵静静地伫立在陈吕正的墓碑前面,轻声道:“涵涵,给你太姥爷鞠躬。”
  涵涵看了看爸爸,又瞧了瞧妈妈,然后上前跪在了地上,认认真真地磕了三个响头。张清扬一脸愕然,扭头望向陈雅。却见陈雅静静地看着儿子的举动,没有吱声。
  张清扬也没有吱声,等涵涵站起来,走到身边的时候,他才说:“你要向你太姥爷学习。”
  涵涵点点头。三口人注视了好久,张清扬发现陈雅的眼眶有些湿,眼睛也红了,便拉着她的手说:“又想爷爷了?”

  “嗯,我想爷爷,他对我最好……”陈雅喃喃道,长叹一声,说:“清扬,如果人可以永远活着,那该有多好啊!”
  “爷爷的精神永远活着!”张清扬捏住陈雅的手。
  “如果爷爷活着,他会为你高兴的。”陈雅靠在张清扬的身上,“我知道他想看到你的成功。”
  “他已经看到了,他安心了,”张清扬哽咽地说。
  一想到这位戎马一生没有受到公正的待遇老将军,他就有些心痛。在国家面前,陈吕正是一位英雄,但是在政治面前,他是斗争的牺牲品,更是一个失败者。前半生不光彩的出身让他后半辈子不得不隐居。还好,他有陈新刚这样的儿子,要不然他死后也难以瞑目。
  “爷爷……爷爷想让我当将军,清扬,你说当将军好吗?”陈雅抬头认真地望着张清扬。
  “女将军?呵呵……我尊重你的决定。”张清扬笑了笑,拥着她的俏肩说:“走吧,我们带涵涵看看其它伟人,让他明白我们身上的使命是什么。”
  “好的。”陈雅答应一声,三口人向一侧走去。
  八宝山公墓大致分为墓区与骨灰堂。主要是按生前政治级别而定。位于一百五十亩地公墓北向顶端的一墓区,安葬国家领导人及副部级以上干部、民主党派领导人士,是公墓中政治规格最高的地方。
  每到一位**元老的墓前,张清扬都要给涵涵讲讲他的光辉事迹。小涵涵虽然很小,但是从小生长在爷爷身边,耳濡目染了很多高层事迹,太爷爷也给他讲了不少名人的故事,所以他懂得很多。

  走出墓园,望着京城西山的崇山峻岭,张清扬牵着涵涵的手说,爸爸拉你上去转一圈好不好?
  “好!”涵涵露出欢喜的表情,挣脱爸爸妈妈的手说:“我想自己爬上去,好不好?”
  “去吧,慢慢走,别摔倒了。”张清扬露出爸爸的关怀。
  涵涵答应一声,独自一人向前方的山路跑去。看着前方儿子那弱小的身影,张清扬一时间便有些恍惚,他拉着陈雅的手,喃喃道:“老婆啊,时间过得好快,一眨眼的功夫,我们的孩子都满地跑了……”
  “嗯,”陈雅点点头,抬起俏丽的容颜,注视着张清扬,终于问出了隐藏在心底多年的话:“你……还讨厌我吗?”
  “你觉得呢?”张清扬笑了,认真地欣赏着她美丽的容颜,多年过去了,她的脸未曾改变,还是那般的美丽动人。
  “我……我不好说……”陈雅略微羞涩地笑了,腼腆的嘴角勾起一道漂亮的弧线,轻声道:“我知道,那时候……你好讨厌我……”
  日期:2017-03-20 18: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