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27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归先生误会了,我是想这样……”看到归不归的言语当中带着不以为然的语调,当下左慈脸上也见了汗。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我留在曹操的身边,如果他再有子嗣出世的话,我变投胎在这里。如果刘备夫人的孩子出世。您用传音之法找我,左慈马上过去……”
  这个时侯,百无求听出来了问题,当下皱着眉头说道:“等一下,老家伙他这是什么意思?这个变戏法的守在锅这儿,老子还要去给他看着盆。这就是吃着锅里的,还惦记盆里的吧?呸!变戏法的,你自己还占着两条路?你不投胎,也不让别人投胎是吗?”
  归不归听了之后嘿嘿一笑。冲着左慈说道:“小娃娃,听到老人家我这傻儿子的话了吗?你这……”
  没有老家伙说话,一直没有怎么言语的吴勉突然开口说道:“好。就这么说了,你守着锅,我们去给你看住灶。”
  这句话说完,归不归都是愣了一下。随后明白过来吴勉的意思,嘿嘿一笑之后,说道:“看不出来你还这么好奇,也好,反正最近一段时间也没有地方可去,去刘备哥仨那里打发打发时间也好。”
  这时候,百无求还是不明白,走过来拉住了自己‘亲生父亲’的衣角,说道:“老家伙,你叔叔这是什么意思?好好的没事自己找罪受吗?”

  听了百无求的话,归不归嘿嘿一笑,说道:“干嘛问你爸爸我?傻小子,你自己去问你小爷叔啊。”
  百无求当场瞪了眼睛,冲着自己的‘亲生父亲’说道:“老家伙,老子再说一遍!老子是愣!不是傻……”
  归不归、百无求父子俩斗嘴的时侯,小任叁蹦蹦跳跳的到了左慈的身边,拉着这个老方士的手说道:“我们人参问你,既然松江活鱼都能变出来,那么再变出来几坛就鱼的酒也不是难事吧。当初你也是进攻皇宫,喝过御酒的。来,帮我们人参变个十坛八坛美酒。就照御酒的味道变出来……”
  “哪有那么容易?”看在吴勉、归不归的面子上,左慈还是没有一口回绝。笑了一下之后,哄着这个小家伙继续说道:“幻术的东西都是假的,当不得真。刚才你们应该都看到的,活鱼是假的,去鳞吐肠是假的。就连这些鱼自己把自己做熟,都是假的。当不得真……”
  这时候,归不归不再理会自己的便宜儿子,嘿嘿一笑之后,接过左慈的话说道:“假的比真的还像,谁还会记住真的?”
  第二天一早,曹操、刘备的联军开始拔营起寨。大军浩浩荡荡的向着新都许昌进发,这时候,吴勉、归不归几个也已经现身。守在左慈的身边,就说他在方士一门时期的故知旧友,听到左慈在这里前来相见。
  昨天白门楼天神怒斩吕布,加上晚宴时左慈露出那惊人的‘神技’,军营上下都当他是活神仙一般的人物。对吴勉、归不归几个近乎于凭空出现的人也是尽力的巴结。
  半月之后,联军到了新都许昌。大军进了城外的军营。曹操直接带着刘备进了皇宫见此时的皇帝刘协。左慈被曹操的幕僚、将军围住求仙丹、灵药,只有吴勉、归不归几个人走出来透气。
  本来小任叁还嚷嚷着要跟着进宫看看热闹的,不过看到这个所谓的皇宫比起来长安、洛阳的皇宫差得太多。当下也没有了再去看娘娘的心思。跟着吴勉、归不归和百无求在许昌大街上闲逛起来。
  比较长安、洛阳流传几百年的国都,许昌实在有些狭小不堪。加上此时朝廷刚刚下了禁酒令,民间一律不得私自酿酒、饮酒。将许昌城转了大半,愣是没有找到一家酒肆。当下小任叁的脸色便难看了起来,也没有了闲逛的心思,只想着早点回到馆驿,让左慈去置办酒席。反正现在巴结这个老方士的人多了,这点小事还是不成问题的。
  就在他们这几个人向着馆驿走去的时侯,路边一座大宅子里面走出来一个六七十岁的白胡子老头。老头子身穿一件白白净净的麻布长袍。腰间挎着一个大号的葫芦。满脸的褶子当中却有一颗通红的酒糟鼻,也不知道老头子是喝多了还是没有睡好,就见他的眼睛里面满是红血丝,刚刚从宅子里面出来便一个哈欠接着一个哈欠的打着。
  看到了这个糟老头子之后,归不归的眼前就是一亮,当下老家伙背着手慢悠悠的向着糟老头子那边走过去。
  老头子迷迷糊糊的取过腰间的葫芦,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之后,他的状态这才好了一点。正准备要继续往前走的时侯,突然看见距离他只有几丈远的老家伙归不归。
  冷不丁看见了归不归之后,老头子吓了一跳。当下揉了揉自己满是血丝的红眼睛,确定了不是眼花之后,转身便向着宅子里面走去。只是他走的匆忙。忘了大门已经关上。当下脸装在门板上,本来就是通红的酒糟鼻顺便变的又红又肿,疼的老头子流着眼泪蹲着地上哀嚎着。

  “司马徽。看见老人家我你躲什么?”看到了老头子的惨象之后,归不归拍手哈哈大笑,随后快步走到了这个叫做司马徽的老头子身前。蹲在他的身边。继续说道:“上次听百里熙说你还起了个水镜先生的匪号?怎么你也想学鬼谷子那老家伙一样,开始开班收徒?”
  “归不归!不是说你被徐福废了术法,扔山涧里面喂狼了吗?”司马徽揉着自己的红鼻头站了起来,冲着归不归淬了一口时侯,继续说道:“呸!这大白天的就看见你,好好的败了我地酒兴。归不归。以前的事情我不和你计较了。离水镜先生远一点,小心我一个不小心再把你的老骨头拆了——哎呦……你的术法找回来了?哎呦……归大方士,我错了。您老人家饶了我这一回……”
  水镜先生司马徽指着归不归鼻子骂的时侯,被老家伙用两根指头掐住了它的手指。随后水镜先生便觉得一股电流顺着归不归掐的地方,瞬间在他身上通了个遍。
  看着水镜先生嘴歪眼斜的样子,归不归嘿嘿一笑收了术法,却没有将自己的手指松开。老家伙回头冲着吴勉和两只妖物笑了一下,说道:“我人家我给你们介绍个人,小任叁你过来叫声大哥。这是咱爸爸席应真收过的弟子,叫做司马徽。老头子,看见这个小娃娃了吗?你那些挂名的师兄师弟什么没和你说过这个小家伙吗?”
  “任叁?应真先生收的干儿子。我那个任叁兄弟?”这时侯,水镜先生也顾不得自己被归不归制住的狼狈相了,陪着笑脸的对着小任叁继续说道:“兄弟。咱们应真先生跟没跟你说过我?我就是他教了三天的弟子司马徽啊……”

  看到了水镜先生看着小任叁的眼睛放光,归不归这才嘿嘿一笑,松开了制住司马徽的手,说道:“别在这大门口废话了,老头子,快点开门请我们进去。你们家任叁兄弟逛了这许昌城一天了,还不给他找坛子好酒润润?”
  “任叁兄弟也好这一口?”水镜先生的眼睛一亮,牵着小家伙的手,回身对着门里面喊道:“里面的人都死光了吗?没听到门口有人说话吗?快点开门。要是耽误了我任叁兄弟喝酒吃肉。水镜先生我都把你们当初纸鸢放到天上去……”
  日期:2017-04-19 18:5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