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75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外面的风越来越大,他随时都可能被浪花给卷进这黑色的水里,秦老虎不得不退进船舱,此时船舱之中也进了不少水,那个婴儿形状的长明灯几乎都要熄灭,在这时候秦老虎下意识的抱起那个长明灯跳上了长凳往更高处的阁楼上去。
  船还在被水浪给拍打,四周木板的断裂声不绝于耳,秦老虎低头看了一下,那船舱之中已经进了不少的水,估计很快都要把这里给湮没,而那个时候也就是整个船沉入水底之时。
  秦老虎也他娘的拼了,他看着那个棺材道:“我就不该想着救你,真没想到你竟然会想着害死我,也他娘的怪我傻,人都不可信我竟然会信一只鬼。”
  秦老虎倒也看的坦然,实际上这一行的人不管身份高低其实死对于他们来说是随时都准备好的事儿,只不过秦老虎没想到自己会栽在一个鲛人的身上罢了,他心里骂道:“梦里你那么长的还真标致,就是死我都得看看你这样的美人鱼到底长什么样子!”
  说完,他强忍着船的晃动跑向那个棺材,他递过长明灯,以光亮看那棺材里的东西,只是看一眼,秦老虎就不由的看呆住了,棺材里的女人跟他梦里看到的一模一样,这是一个美的让人心颤的女子,她如同睡着了一般,穿着一层薄薄的纱衣,有着黑色的长发,甚至脸蛋都红扑扑的。
  秦老虎不禁叹了口气道:“还真是你,不过死在你手里,我秦老虎也算是值了。你算是我秦老虎见过最好看的女人,要死就咱俩死一块吧。”
  说完,或许是必死无疑让秦老虎心态反而放宽了,他直接跳进了棺材里,跟这个绝美的鲛人女子趟在了一起,之后他闭上眼等着这艘船的沉没。

  就在秦老虎感觉到水已经进了这个阁楼之中的时候,忽然在他听到耳畔里有一个人在说话:“想活命吗?”
  秦老虎可以放平心态等死,但是不代表他真的就不怕死,在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之后,秦老虎瞬间睁开了眼叫道:“齐轩辕?你在哪?我当然想活命!”
  “想活命就照我说的做。”耳边依旧是齐轩辕的声音,但是秦老虎坐起来朝外面看去,却完全看不到齐轩辕的影子。这时候的秦老虎已经管不了其他,直接叫道:“快说,我该怎么做!”
  “在这个鲛人的口中,有一颗鲛珠,正是这颗鲛珠让她千年不腐,这是鲛人至宝,有了它这条船才能自有的行进,你只要拿到它,自然不会惧水。”齐轩辕说道。
  秦老虎一听哪里还能忍得住?他马上就要去扣开这个女子的嘴拿出那颗鲛珠,这时候耳边却传来了齐轩辕的声音道:“别,你碰到她的嘴,她接触到阳气就会诈尸,你马上就会死。”
  “那他娘的该怎么办?!你倒是说啊!”秦老虎骂道,这时候他哪里还管这个齐轩辕是齐大人?
  “你把这个鲛人扶起来,拿火折子烤她的下巴,可烤出尸油,把尸油滴进那长明灯中,她自然知道这是她的孩子,而这个孩子也知道这个女人是他的亲娘,之后你把长明灯递给她,鲛人最重情义,你把她的孩子给她,她会作为回报把那鲛珠给你。”齐轩辕道。
  “重情义就不会忽悠我开棺了!”秦老虎道,但是他现在也没有别的办法,赶忙把这个女子给扶起来,手忙脚乱的划开火折子,看着这个鲛人绝美的脸,他甚至有点于心不忍,但是他也知道现在不是矫情的时候,他说了一声得罪了,之后拿着火折子烤这个鲛人的下巴,这简直就是辣手摧花,不一会儿鲛人绝美的脸就被他给烤的狰狞,特别是下巴一片的焦黑,不过尸油终于被他给烤了出来,他捧起长明灯接起那一滴尸油。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鲛人忽然睁开了眼睛!这是一双血红色的眼睛,里面似乎写满了恨意!而这张脸上很快长出密密麻麻的黑毛,这是明显的要诈尸的征兆!
  这样也能诈尸?!齐轩辕你坑我?!
  秦老虎虽然慌乱,不过他还是一把把那长明灯丢给了这个马上要诈尸女子道:“我跟你无仇无怨要说也只有恩,这是你的孩子我还给你,快把我想要的给我。”
  那长明灯在丢给鲛人女子之后,她那双血色的眼睛看了看长明灯,忽然之间也不知道是不是秦老虎的错觉竟然变的温柔的起来,之后那长明灯竟然也自动熄灭了,秦老虎在看,那一直以来冷笑的婴儿脸,竟然闭上了眼睛,嘴巴也勾勒出一个微笑的弧度。

  日期:2017-03-19 16:53:00
  这是这个长明灯看着最顺眼的时候。
  那女子刚冒出来的黑毛慢慢枯萎,而她抱着长明灯躺了下来,之后她张开嘴,一颗红色的圆珠被她用舌头给顶了出来。
  秦老虎一看,抱了抱拳道:“谢了!”
  说完,一把把那个珠子给抓到了手中,就在此时,这个船终于承受不住狂风大浪瞬间崩碎,秦老虎掉入水中,他模模糊糊的看到那个绝美的鲛人化成了鱼人的样子,怀中抱着一个睡的香甜的婴儿,正对他微笑着挥手示意。

  日期:2017-03-19 16:53:00
  等秦老虎醒来的时候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齐轩辕,他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自己是在一个营帐当中,营帐之中也只有齐轩辕一人,他低头看了一下,发现自己手中还死死的攥着那个红色的圆珠,这个鲛人珠无疑在告诉秦老虎他在之前经历的一切不是梦。
  齐轩辕脸上多了一些胡茬,比着前些日子也消瘦了许多,但是他的眼睛似乎比以前更加的明亮了,秦老虎可以在不见到齐轩辕的时候骂这个年轻人两句,但是不可否认其实这个年轻人总是在无形之中给他极大的压力,这个压力主要是齐轩辕那深不可测的城府和气度。
  齐轩辕没有主动开口说话,秦老虎也是非常尴尬,不过秦老虎总归也是个心思通透之人,过了一会儿他爬起身对齐轩辕抱了抱拳道:“多谢大人救命之恩。这个鲛人珠子应该也是大人之物。”
  齐轩辕没有拒绝,他从秦老虎手中接过那个红色的圆珠放在手中不停的摩挲,脸上挂着一股子非常奇怪的笑意,这个笑意让秦老虎非常不舒服,乃至是浑身不自在,秦老虎不敢再看齐轩辕,他别过脑袋道:“大人有话不妨直说。”
  “我不知道我如何救你了。”齐轩辕道。
  “在那艘船即将沉没之时,不是大人千里传音告诉我拿出这颗鲛珠的办法小人哪里还有命在?不是大人救了小人的命又是什么?”秦老虎说道。
  齐轩辕摇了摇头道:“我听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是军士们从岸边发现了你抬到我这里来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