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水大宗师——托风水之名,讲江湖之事》
第174节

作者: 三两二钱happy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那鲛人女子此时已经不能动弹,甚至哭声都发不出来,直直的趟在地上,那太监拿出一把匕首,顺着鲛人女子的腹部一下剖开,鲜血流了一地,而剧烈的疼痛让那鲛人整个人都在痉挛,那太监却视而不见,他的手法非常纯熟不一会儿就剖开了整个鱼尾。
  秦老虎看的又气氛又惊讶,只见那鲛人在鱼尾被剖开之后,竟然露出了那在鱼尾包裹的两条玉腿,这两条腿纤悉而白净,看起来像那羊脂暖玉一般。
  鲛人已经没有丝毫反抗的力气,那穿龙袍的男子放下那两颗血珠,开始急不可耐的宽衣解带,秦老虎已经知道他要做什么,几乎不忍心再看,那男子抱起那纤弱的鲛人横在腰间长驱直入。

  那鲛人没有动静,长长的头发垂在地上,脑袋已经没有力气抬起就那么垂着,只有两条腿被那男子压着交叉在自己的腰间。
  那男子在进进出出,而那鲛人却面如死灰。
  最后,她那后垂的脑袋似乎看到了在梦中看这一切的秦老虎,那一双如死灰的眼睛瞬间明亮,那眼睛里死死写满了哀求,在求秦老虎救她。
  秦老虎想救,哪怕知道是在梦里他也想救,但是他发现自己只能是个旁观者,根本就不能动弹,甚至是想大声呵斥那个男子都做不到。
  那鲛人就那么哀求的看着他。
  但是在看到他“无动于衷”之后,那哀求的眼神渐渐的变的绝望,最终变为怨恨,那眼神里的恨意,让秦老虎有一股子发自内心的恐惧。
  日期:2017-03-19 16:52:00
  就在这种无奈和恐惧当中,秦老虎猛然的从梦中惊醒,被那略带着腥味儿的冷风一吹把他给吹的清醒了过来,他摸了一下自己的额头,发现已经满是冷汗,刚才的那一个梦境,一开始的时候他还能清楚的知道这就是梦,但是后来那个鲛人在看向他之后,也就是说鲛人的眼睛在与秦老虎对视之后他已经无法分清楚那到底是梦境还是真实的,这就是很多老人说见鬼的时候千万不要盯着他的眼睛,因为他的眼睛能让你很快的迷失自己。

  秦老虎脑袋虽然清醒,但是还是无法从那个鲛人最后的那绝望的眼神中走出来,他本身就心疼那个女子,又有无能为力去救的那种憋屈感,所以此时心里非常难受,秦老虎站在甲板上喝了点水,在这暗无天日的地下无法区分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更看不到这次目的地的痕迹,这样的情景很容易让人胡思乱想,哪怕是秦老虎这样的一个人。
  梦中的那个女鲛人,跟他在个阁楼上面看到的那个女鲛人一模一样,秦老虎很顺理成章的认为刚才自己做的这个梦就是那个阁楼上面女人的再次托梦,如果上一次那个女鲛人是想色诱自己的话,这一次很明显她是在告诉自己她的故事,是在求救。
  救还是不救?
  女鬼的话不可信,托的梦依旧如此,理智告诉秦老虎不能救,但是一想起不救,那梦中愧疚无力心疼的感觉和女鲛人绝望的眼神就让秦老虎心里一阵绞痛。
  他娘的,现在要是有一坛子烧刀子就好了,一醉解千愁,最好是一醉醒来之后这艘船已经到达了对岸,那就一切都不用想了。

  秦老虎无法决断到底是救还是不救,但是此时的他已经毫无困意,只能坐在甲板上发呆,他不知道这样过了多少天,前面的路依旧是没有尽头,为了不被那个女鲛人在梦中缠上,秦老虎强忍着自己的困意不去入睡。
  在这不知道时间和地点的航行之中,秦老虎慢慢的心变的麻木,他不再害怕这条船上的“幽灵”,更不怕那危险,他没想到最终打垮他的还是他一开始认为不是问题的孤寂,一个人实在是太过无聊,他甚至想现在有个人跟他说说话多好,哪怕是说一些废话也行。这种孤寂感最终让秦老虎做了一个决定,那就是去上一个那个夹层的阁楼之中,他知道现在必须有一件事打发一下他的孤寂感,不然他会被这种感觉给逼疯掉。

  他甚至想,如果能救下那个女鲛人,女鲛人作为报答可以陪他说说话,一起应对这到达对面的时间,那将是最好不过的事情。
  秦老虎再一次走进了船舱之中,那个婴儿形状的长明灯还在燃烧着,在婴儿的脸上依旧是带着冷笑,秦老虎发现每一次看这婴儿的冷笑似乎都有不同的理解,这一次,婴儿似乎是在笑他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搬来了那祭坛形状的长凳跳了上去,以秦老虎的身手上那个夹层阁楼实在是再简单不过。他双手一摁整个人就跳了上去。
  真的放平了心态上了这二层的阁楼,秦老虎才有时间去仔细的观看这真实的阁楼里面到底有什么,其实在一开始看到的那幅景象并非完全是那个鲛人的幻象,这个房间里的确有一个女鲛人的画像,画像前有祭坛和香炉,还有两盏长明灯,只是这两盏长明灯的造型跟下面船舱里的完全不同,这是两个鬼面具,油灯的灯芯是从那恶鬼嘴巴之中发出,看起来虽然狰狞但是并不恐怖。
  在这个阁楼的正中间,有一口石棺,石棺上布满了灰尘,跟普通的粗糙石棺不同,这个石棺似乎非常的精美,上面刻着许多花纹,甚至还有字体,只是这种字体只读了两年私塾的秦老虎并不能看懂,秦老虎知道那个鲛人女人的尸体定然就是在这个棺材之中。而打开棺材对于秦老虎来说并不是什么难事儿,作为一个盗墓贼,打交道最多的就是这个。
  这时候的秦老虎并没有害怕,棺材板和棺材之间的间隙被松油给封着,秦老虎拿着长刀在长明灯下烤热,很容易就划开的松油,他推了推棺材板试了一年,之后放下长刀用尽全力去推。
  秦老虎的力气很大,尽管这个石棺的棺材板很沉,还是被他给推开,棺材板掉在地上的时候,整个船几乎都在颤抖,沉重的棺材板差点把整个木质的地面给砸穿。而紧接着,整个船开始更加剧烈的颤抖起来。秦老虎吓了一跳,以为这一艘木船被这个棺材板砸这么一下给砸出问题来了,但是很快他意识到不是,因为除了船的晃动之外,他似乎还感觉到外面水拍打船的声音。
  船的晃动更加厉害,秦老虎几乎站立不稳,他跳下阁楼出了船舱,外面的景象把他给吓的半死,那平静的水面上似乎有狂风呼啸一般,水浪很高,拍打在船上几乎把整个船都给拍的七零八落,很快整个甲板上都是水,不停的有木板被水给拍的开裂,照这个速度下去估计很快整个木船都要四分五裂。
  他拍了一下脑袋,真的到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个多么蠢的事情,他打开棺材之后马上就起了狂风,这其中有什么联系他用脚都能想的明白,这他娘的才是齐轩辕不让进船舱的真正原因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