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59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除非,在红桃k上一次回去的时候,还没有接触到这一方面,他们背后的势力,还妄想让红桃k能夺回泽城,结果他们再次失败,终于明白泽城他们是拿不回去了,这才让红桃k参与到毒-品生意中去,而马蛮子,则很明显,比红桃k接触这一行要更早,很有可能,当初的城西废厂,就是一个小型的毒-品基地!
  日期:2017-04-18 11:43:00
  第327章: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当初红桃k等人背后的势力,大费周章的杀了老标子等人,也就可以理解了,泽城地处三省边缘,如论是进入山东、安徽还是江苏境内,都十分方便,治安相对来说,也要差的多,又有码头,用船走货的话,海面上的监控相对比较,要远远比陆地上走货安全的多,流通起来也快速,再加上老山的陆地交通,简直就是最理想不过的中转站。

  而马蛮子兄弟五个,是从中越战场上退下去的,也可以说,他们是最早接触到越南这个地方的,很有可能,在当年的战场上,他们就认识了做毒-品的人,随后出现在泽城的战事之中,就是为了拿下泽城的地下势力控制权。
  实际上,他们也一度真的控制了泽城,只是这事是冒大不韪的,逮到就会被枪毙的,所以他们也不敢让太多人知道,这才龟缩在那个破旧的废厂之内,以进行军事化训练为名,实际上谁也不知道究竟干的是什么名堂,而且由于人数的限制,就连赵大宝的情报网,都无法渗透进去。
  如果说有可能与他们扯得上关系的话,那一定是朱思雨,只有朱思雨一直做的生意,秘而不宣,而且她也是和背后势力接触的比较早的,就连红桃k,也是她挂的钩,她的手下,也是陌生面孔最多的。
  但楚震东情愿这事和朱思雨没有关系,因为他几乎有百分之八十的把握,朱思雨的那些外地人手下,和青岛方面有关系,如果说这事也和朱思雨能扯上的话,那青岛方面只怕也跑不掉,一个走-私团伙就已经够难对付的了,如果再加上贩毒,简直不敢想象。
  万幸的是,朱思雨已经死了,就算真的能扯得上关系,现在起码也断掉了一个环节,像这些掉脑袋的事情,任何一个环节的缺失,都会是一截空白,但即使只是马蛮子在这边的势力,也是相当的可怖,二三十个随身带着枪械,训练有素的家伙,可不是说对付就能对付得了的,枪这玩意和刀子可是本质意义上的区别。

  这个时候的楚震东,已经意识到,这将会是兄弟们所面临的最大的一场恶战,对方已经不仅仅是混子了,而是一伙真正的亡命之徒!
  这让楚震东很犹豫,说不怕,那是扯蛋的,越是精明的人,就越明白死亡的可怕,他胆子再大,面对的一个贩毒团伙,也还是会情不自禁的害怕,何况,他的决定还关系到所有跟随自己前来中越边境的兄弟们的生死,一个搞不好,可能都得死在这。
  也就是说,这一仗,一定要用最快的速度解决,去了就打,打了就走,多耽误一秒,就多一分危险,而且还要十分讲究策略和安全,一旦动起手来,可不是捅一两刀那么简单,是个人就有扣动扳机的能力,一颗子丨弹丨就有可能要命的。
  所以楚震东下了一个决定,他要亲自去看一下那个村子的布局,然后才能拿出最合适的偷袭方案来,当然,自己得化妆去,还得装成哑巴,因为他不会说越南话,一张口就露馅。
  当他这么一说,王朗就非要跟着去,但这一次,楚震东没同意,杨念楚带着自己去,还能解释得过来,为什么呢?兄弟俩有一个生病的正常,总不能两个都生病,一下换了两个陌生面孔前去,以马蛮子的精明警惕,不生疑才怪。一个皮卡带三个人去,也不合适,王朗还也不会说越南话,三个人里有两个哑巴,这也太扯了!
  所以楚震东让王朗安心等待,他去只是查看个地形而已,好说歹说,才拦住了王朗。
  第二天,楚震东就跟着杨老蔫公司的卡车过了境,说实话,这趟过境,也让楚震东大开了眼界,大概是由于爆发过对越自卫反击战这种事情,中越边境线上,还有不少真枪实弹的边防军,两边都有,一般胆子小一点的,只怕看看腿就软了。
  可杨老蔫公司的大卡车,只停留了一下,中方边防军检查的比较仔细,还扒拉了几下车里的货物,确定都是些日用品之后,才放行,对人倒没有仔细盘查,也许在他们看来,应该都是杨老蔫的工人。而越南那边,则用越南语和开车的司机聊了两句之后,就直接挥手放行了。

  进入越南境内之后,杨东恩就带着楚震东到了他的三舅舅家,三舅舅在当地混的还不错,从住宅上就可以看的出来,房屋和旁边的百姓住宅,存在着明显的差距。
  杨念楚早就在那等着了,他们的三舅舅叫阮文正,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个头不高,倒满结实,眉目间确实有凶悍之色,杨家两兄弟的长相,有点随他,外甥照舅舅,也是正常的。阮姓是越南一个大姓,文字是个垫字,也可以叫做阮正,但大家都称呼他为正先生,或者阮先生,态度也都还满尊敬的,显示出他们兄弟在当地,混的确实不错。
  阮文正听杨念楚说过楚震东,也知道楚震东的来头不小,一见面,又见楚震东气宇轩昂,顿时更加客气,寒暄了几句,就招呼楚震东入席。
  由于卡车上了一车的货,耽误了些时间,到了阮文正家中的时候,天色已经不早了,也确实是吃饭的时候,而且一般到乡下卖货都是上午,下午去也不合适,楚震东也就没推辞,跟随杨家兄弟入席。
  越南那边的酒席风俗,和我们中国还是有些出入的,只是他们这靠近中越边境,沾染了许多中国人的习惯,反倒没多大的区别。
  这边刚入席,酒没喝到三杯,就听咣当一声,门竟然被人踹开了,随即从门口闯进一个人来,看样子有三十出头,马脸鹰目,钩鼻阔嘴,身形削瘦,身上穿着一套牛仔装,还带着一顶牛仔帽,整得跟电影里欧美的西部牛仔一样,直接就闯了进来,杨家兄弟刚要起身,阮文正已经面色巨变,伸手拦住两人,不许他们轻举妄动,自己却起身迎了上去。
  阮文正迎到那人面前,刚一弯腰,还没来及说话,那人就一伸手将阮文正推开了,昂首阔步走了进来,一双鹰目一扫一圈,直接就坐在了楚震东的对面。
  楚震东一愣,看这架势,好像是来找自己麻烦的,可自己今天才是第一次到这地方,也没得罪过谁啊!难道说,是红桃k等人派来对付自己的?
  刚想到这里,那马脸汉子就双手一伸,直接从腰间抽出两把左轮手枪来,啪的一声,往桌子上一放,一开口,一口流利的中国话就响了起来:“楚震东楚先生是吧?早就听说过你的名字,今日总算是见到你本人了。”
  楚震东心里一惊,这你妈搞什么?上来就抽枪,说要对付自己吧!又将枪丢在桌子上了,要不是对付自己吧!他怎么知道自己是谁?这越南谁又认识自己?

  那马脸汉子说到这里,也不等楚震东回应,自顾着继续往下说道:“你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想你应该也听过我的名字,我叫阿达!黎世达!”
  楚震东心中再度一惊,阿达这个名字,他可是到了中越边境第一天,就听杨老蔫提起过,最近几年新崛起的粉客,为人精明狡猾,两边的人抓了他许久也没抓到他,没有想到,自己进入越南地界还没吃一顿饭,就被他找上了,只是不知道,这个阿达找自己干什么?他又是如何知道自己的呢?
  这些话,根本就没用楚震东问出口,那个阿达已经从楚震东疑惑的眼神中,知道楚震东想问什么了,当下就说道:“我来找楚先生,有两件事,一是想找楚先生帮忙,听说马行军以前在内地,被楚先生打的连立足之地都没有,所以我想请楚先生帮我除去他。二来,我知道楚先生在泽城很有势力,想和楚先生做个朋友。”
  楚震东是什么人,他这话一出口,楚震东立即就转过弯来了,所谓的马行军,应该就是马蛮子的本名,而这个阿达,并不是像杨老蔫所猜测的那样是红桃k的化身,而是和马蛮子是敌对的,这在毒贩之间,太正常了,谁都想抢占更多的出货渠道,庞大的经济利益,导致他们之间必然会产生仇杀,而他知道自己的原因,想必也是因为马蛮子。

  至于祥和自己做朋友,鬼才相信!无非是想将泽城作为他的一个出货渠道罢了,这事楚震东是万万不会做的,可今天这架势,如果自己不答应,只怕也没个好。
  阿达可是中越双方都在通缉的毒贩,轻易是不会露面的,别看他一个人大摇大摆的闯了进来,要真的谈不来翻脸了,只怕马上他的人就会涌进来。
  这都不用提了,何况人家面前还摆着两把左轮手枪呢?肯定是满膛的子丨弹丨,自己满打满算也就四个人,平均分一个人还划到三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