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71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陶英杰此刻有些感激,就在前天他和张清扬电话交流了一下思想,同意出任江金两地交流协会的会长一职。他知道张清扬为他留了一个面子,以至于退休后不会太冷清。如果真就这么退下来,他还真有些无法接受。
  “老书记,先不要搬走了,我刚搬进来,您就搬走,这可不像话啊,我还没和你处够呢!”张清扬笑道,那天的电话里,陶英杰也表达出了等人代会结束以后就搬走的态度,张清扬表示出了挽留。
  “这个……”陶英杰有些为难。
  “老书记,听我的吧!”
  “那……好吧!”陶英杰点了下头。
  陶英杰知道无论怎么样,明年自己也要必须搬出常委院了,当然,现在搬和明年再搬,意义是不同的,这在江洲市全体干部的心中代表着陶英杰还有一定的地位。张清扬用事实再一次证明了他的宽容和大度。
  庆祝晚宴在盘龙山庄举行,市委常委班子以及新当选的市政府领导共同来到了这里,包括下面各县市的一、二把手,以及各局级单位的一把手。酒宴开始,由张清扬带头,亲自向陶英杰敬酒,并且说今天晚宴的一把手是陶老书记,感动得陶英杰眼眶发热。从政了一辈子,还是第一次碰到张清扬这样的干部。
  张清扬带了个好头,其余的干部自然听命,一个接一个地向陶英杰敬酒。这要是放在过去,陶英杰是看心情和对方身份才饮酒的。但是今天他来者不拒,喝得脸膛发热也没有醉。
  陶英杰端着酒杯,醉眼朦胧地站起身来说:“同志们哪,从今天起,我就告别江洲的政坛了。以后在江洲只有张清扬书记,没有陶书记了!我相信在张书记的带领下,江洲一定会成为世界名城!各位,我提议我们共同来敬张书记一杯,你们要支持他的工作啊,更要相信他!”
  说到最后,陶英杰动了真感情,他有些哽咽了。大家纷纷响应,集体站起来向张清扬敬酒。每一位张系干部,望着黑压压的人群,无不都受到感染。他们都明白,如果说当张清扬成为江洲市委书记的时候,是主政江洲的开始。那么他今天完全接任人大主任,就是江洲市政坛新时代的开始。这位三十几岁的年轻人,将会引导江洲走入新的时代!
  一轮酒敬过以后,张清扬望向方少刚,笑眯眯地说:“市长,你对新农业改革是什么样的看法。”
  方少刚抬头望着张清扬的笑脸,他知道这个问题是暗藏凶险的,略微想了一下,便回答道:“农业问题刻不容缓,我相信张书记的能力。”
  张清扬微微点头,默许了他这个等于是废话的回答。其实本质上方少刚是反对的,但是今天这种场合下又不宜讲出反对的话来,必竟上午开大会时还信誓旦旦地说要围绕在张清扬同志的周围呢。所以看似唯一的答案只能是支持,但是方少刚短时间内就明白自己万万不可发言支持,如果今天表态支持,那么好吧,今后就算是与张清扬站在同一条船上了。
  张清扬会永远记住他的话,会在任何场合下讲出来,不但让人以为在农业改革上,一二把手穿了同一条裤子,还会让外人觉得方少刚已经被张清扬压制住了,不得不听从他的指挥。
  方少刚在短时间内就分析出了张清扬此话的真实目的,所以快速地给出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既不反对,也不支持,反正我相信你的能力,你愿意搞就搞,失败了你自己承担!
  听到他的回答,张清扬再一次验证了方少刚是一个可怕的对手,这是一个没有任何破绽,永远也不会松懈的人。与这样的人玩对手戏,时刻都要保持警惕。
  “清扬、少刚,今后的江洲就交给你们了,有你们两人坐阵,我可以放心了!”陶英杰突然插话道,拉着两人的手放在一起。

  两人相互对望了一眼,只是点头,却什么也没说。酒宴进行到中旬,陶英杰酒力不支,先被送回去休息了。张清扬也很知趣,陪着方少刚又喝了两杯,笑道:“市长,今天是你的好日子,我就先回去了,头有些疼,你陪大家多喝几杯,可不能早退!”
  “好吧,”方少刚点点头,众所周知他是海量,没有反驳的理由。
  在韩秀鹃的引领下,张清扬来到了盘龙山庄经常休息的房间。韩秀鹃没有马上离开,为领导泡上醒酒茶以后,坐下陪他说话。张清扬的酒意上来了,精神有些恍惚,淡淡地问道:“韩主任,白灵去哪了?”
  韩秀鹃大惊失色,不明白领导怎么会问起白灵,吱唔道:“书记,您不是知道白灵……”
  “哎,瞧我!”张清扬一阵苦笑,拍着脑门说:“我真是糊涂了!”
  “呵呵,您一天日理万机的工作,哪会记得住那么多事情!”朝秀鹃咯咯笑,饱满的胸房颤抖起来。
  张清扬收回目光,问道:“几点了?”
  “10点多了,”韩秀鹃老实回答,笑道:“您今天在这里休息吧。”

  “不了,”张清扬摆摆手,“休息一会儿,我就回去。韩主任,你去忙你的吧。”
  “没事,我陪陪您,要不您太无聊了。”韩秀鹃媚笑道。
  “韩主任,今后你要好好工作,不要给黄振声拖后腿啊,你有工作能力,就是政治思想不是很过硬,容易犯错误啊!眼光要放远些,不能贪图小便宜,你知道吧?”张清扬眯着眼睛盯着韩秀鹃说道,趁此机会敲打一下。
  韩秀鹃的脸马上就红了,他当然知道领导已经看透了自己,也无需多作解释,点头虚心地说:“张书记,您放心吧,我接受您的批评,以后会改正的。”

  “嗯,我相信你是聪明人。”张清扬笑了,“行了,不说了,我的酒醒得也差不多了,回去了!”
  “我送送您……”韩秀鹃起身扶住张清扬。
  “好吧,送我到楼下。”张清扬没有推辞,只是把她的手推开了。
  回到家里,躺在床上拥着温暖的陈雅,张清扬突然问道:“你们怎么打算处置白灵?”

  陈雅微微一愣,扭头看向张清扬,轻声道:“关她两三年,就放出来了,你放心。”
  张清扬点点头,长叹一声道:“其实她也是一个可怜人啊!”
  陈雅盯着张清扬,突然间笑了,说:“要不现在把她放出来?”
  “那怎么行,她需要得到应有的教训。”张清扬认真地说道,说完以后才发现似乎陈雅在逗自己,笑道:“你也学会开玩笑了!”
  陈雅一脸的羞涩,搂着他不说话,只是静静地搂着,把脸贴在他的脸口,似乎很陶醉于这种气氛。
  一个月以后,张清扬以南海省党代表的身份来到京城参加党的第x次代表大会,坐在庄严肃穆的大会堂里,他并不知道在这次会议上,将要迎来人生中最为重要的一次转变。

  党的第xx次全国代表大会在选举产生新一届高层委员会和高层纪律检查委员会,通过关于xx届高层委员会报告的决议、关于高层纪律检查委员会工作报告的决议、关于《x国xx党章程(修正案)》的决议后,于十一月二一日上午在人民大会堂胜利闭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