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3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禾常青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眉头微微一动,看着梁健,试探着问道:“梁书记,你是不是有什么事?”
  梁健笑了下,道:“眼前的事不就是吗?”
  禾常青笑了笑,没再问。
  他走后,梁健站在窗边,想了很久。这件事还不够大啊!但是,再闹下去,就像禾常青说的,很可能会出事。
  徐京华不会那么笨,禾常青能察觉到,徐京华肯定也会察觉到。只不过,禾常青在这剧中,徐京华还没入局,所以没禾常青敏锐。但再闹下去,徐京华迟早会入局,到时候梁健这点心思肯定会被徐京华察觉,那洪村的人再闹,可就没这么安全了。

  徐京华如果铁了心要让潘长河把这块肥肉吃下去,那么他必然会出手。而不出手则已,一出手必然是雷霆。这件事,拖得越长对徐京华越没有好处。他和梁健一样,都不会希望这件事拖下去的。
  梁健皱起眉头,这件事似乎又陷入了一个奇怪的矛盾里面。
  正愁眉不展的时候,潘长河来了。潘长河终于沉不住气了。
  梁健让翟峰将他放进来,潘长河进门就赔着笑,道:“梁书记,您这一次,可是害苦我了啊!”
  梁健看他一眼,冷笑了一声,道:“潘老板你这话说得可就有点小人了,谁害苦了谁,难道你自己心里不清楚?你做的好事,现在闹成这样,昨天洪村老百姓因为你,伤了七个,现在还躺在医院里,你这是要把我往火里推啊!”
  潘长河躬身上前一步,立即就笑着说好话:“梁书记,您是什么人,谁敢把您往火里推。我这不是也没想到,事情会这样嘛!您看,现在事情已经这样了,总得想个法子解决吧!”
  “法子,有啊,你把合同撕了,钱拿回去,这事情就解决了,简单不?很简单!”梁健看着他说道。

  潘长河立即苦了脸,又躬了躬腰,道:“梁书记,您这不是为难我嘛?您也知道,这事情也不是我能决定的,您看这样行不行,我再加一百万,这一百万,我私人出,这已经是我的极限了!您也知道……”
  “潘老板有钱人啊!”梁健打断了他:“行啊,你一百万现在就拿出来,我再考虑这件事!”
  潘长河见梁健似乎松口,微微一喜,忙道:“行,只要您帮忙把这件事给压下去,一百万我马上让人打过来!”
  梁健看了他一眼,将翟峰叫了进来,对翟峰说到:“潘老板要拿一百万出来,你去拿一下,拿到钱了跟我说一声。”
  潘长河一惊:“现在就去拿?”
  “要不然呢?现在时间就是金钱,我拖不起啊,潘老板!”梁健朝着他说道。
  潘长河犹豫了一会,一咬牙,道:“好,我这给人打电话,让他们把钱准备好!不过,拿到这里来,会不会不太好?”

  “这个问题,就不用潘老板考虑了!”梁健笑着说道。
  潘长河盯着梁健看了会,扭头去打电话了。
  等他电话打完,翟峰就照着他说的地址去拿钱去了。大概去了四十多分钟,翟峰给梁健发了条信息,说钱已经拿到手了。
  梁健看了信息后,抬头对潘长河说道:“钱已经拿到了,你走吧。”
  潘长河一愣,然后道:“那事情就拜托梁书记了。”
  梁健朝他笑了笑,没说话。
  潘长河狐疑地看了看梁健,虽然心中有些感觉不对,但一时又说不出哪里不对,只好先放弃了。
  他走后,梁健立即给翟峰打了个电话:“你现在就把这一百万送到荆州给楚阳,跟他说清楚,这笔钱入在潘长河的电池厂的帐上,这是潘长河给他们的那笔欠下的土地款!”
  “这不是……”翟峰话开了个头立即意识到不对,就立即收住了。
  梁健没说什么,挂了电话。
  梁健坐在位子上,想了会,又给明德打了个电话,让他现在就去洪村找洪天宝,不过不要让任何人知道。
  去做什么?自然是让事情闹得更大一点,最好是闹个天翻地覆。
  梁健还在等一个电话。
  只要这个人的电话来了,那么这件事,就基本可以落锤定音了。
  傍晚的时候,翟峰来电话,说钱已经送到了。他的电话刚挂断没多久,楚阳的电话来了。电话接通后,楚阳沉默了一会,才说出谢谢两个字。
  梁健道:“能帮你的我帮了,至于接下去的路,你怎么走,就看你自己了。希望,你不要让我太失望!官场这条路,从来都不是一帆风顺的,摔倒了,再站起来就是了。何况,你也就是打了个滑,还没摔倒呢!”

  梁健没等楚阳回话,就挂了电话。
  他帮楚阳,一部分是为了楚阳,一部分也是为了荆州的百姓。按照潘长河的德行,梁健要是不耍着手段,剩下的钱还不知道何年马月能从他口袋里扣出来!而且,楚阳现在的状态,哪里玩得过潘长河。
  不过,这个潘长河,梁健还真是不放心。想想,他又有些后悔,当初应该坚持己见,不让潘长河的电池项目落户荆州的,这简直是引狼入室啊!这么说来,楚阳现在的困境,梁健也是有责任的!
  想到此处,他不由得叹了一声。
  393 渐入尾声

  对于禾常青,梁健一直是信任的。早上五点多一点,昨天晚上忙碌了一夜的禾常青给梁健打电话了。梁健已经起来了,他心里挂念着明德那边,一晚上也没怎么睡着。
  接起电话,禾常青就在那头说道:“问出来了,不过,我们恐怕是猜错了。”
  梁健眉头一皱,心中一沉,立即就问:“怎么回事?”
  禾常青没有细说,只是说了一句话:“潘长河和省里有些人一起给他画了一个饼。”

  梁健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看来这件事,徐京华在背后也参与得挺深。要不然这饼岂是那么容易画的。泾县县长也不是傻瓜,帽子这种事,如果只是潘长河一个商人说的话,又岂会让他这么轻易就帮他冒这么大的险。
  梁健沉默了一会,问禾常青:“也就是说,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东西对吗?”
  “只有一份口供。”禾常青回答。
  只有一份口供的话,那么这个人对于梁健来说,并没有多大的用处。口供这种东西是人说出来的,是最不可靠的。
  如果,不能从这个人身上找出潘长河违法的事实证据的话,那么想要将潘长河这个人给钉死就有些困难了。
  梁健如果要离开太和,那么将潘长河这样一个人留在太和,还真是不放心。

  “现在怎么办?这个人是放回去呢还是先扣着?”禾常青见梁健一直不说话,轻声问道。
  梁健回过神,道:“先扣几天,事情结束后,就让他回家里去待着吧。”
  “好的,我知道了。”禾常青回答。
  这边电话挂断,明德的短信就进来了。他们已经出发了。
  “注意安全。随时汇报。”梁健回复。
  八点钟左右,洪天宝带了几个村民,在省府的大门口,把刁一民的车给堵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