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书圈子》
第827节

作者: 白小旦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高义珍这样一讲,陈功立刻说道:“高市长 ,你讲的太好了,今天听了您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们要有理想,有担当,就要有这样的百姓情怀,不然老是高高在上,最终就会沦为一个老官僚。”
  高义珍赞许地看了陈功两眼,作为一个**的前市长,别说陈功这样的市里领导,就是乡里的干部有时候躲他也是唯恐不及,陈功能主动过看他,确实是让他挺感动的,陈功这个年轻的干部与一般人就是不一样,当初自己看中陈功,让陈功当他的秘书,真是慧眼识珠啊。
  “小陈,你让我想起当年用你当秘书的时候了,当时我与王伯祥斗法,斗不过他,上了别人的当,廖洪波这小子不跟我一心,所以我就把他给赶走了,用了你当秘书,没想到就结下了我们之间的缘分,想来我还是对不住你的地方多,老弟,对不起了。”高义珍称呼了陈功为老弟,陈功一听立刻觉得承受不起,高义珍毕竟年龄比他大很多,应当是父辈的人物,现在却是称呼他老弟,是对他的一种尊重。

  “高市长,什么对住对不住的,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我经历了那一事,也算是让我成长了,没有您,我仍然不过是市政府办公厅的一名小科员,走不到今天这个位置,说起来,我还要感谢您呢。”陈功诚恳地看向高义珍道。
  高义珍高兴地笑了笑,道:“老弟,你能这样讲,我就不内疚了,以前的事,我早就忘记了,可是一见到你,又不由地想了起来,你看我从来不去市里,不想去面对过去的事啊,一到市里,那些老部下见到我,都躲着我走,只有你愿意主动过来看我。”
  “他们可能有他们的想法,您不在意就是了,我呢,是把你劝回国的,现在你在这边搞种植,我过来看看是很正常的事,同时我也想到这边沾点地气,不然在市区呆久了,人就飘起来了,你说是不是?”
  陈功一讲完这话,高义珍竖起大拇指道:“小陈,我看好你,你要是走到我当初的位子,一定会干的比所有人都好,将来省部级干部也不在话下,我们华夏就是需要你这样的干部。”
  第九百六十章 刘琴的请托
  陈功从兴远县回来,心里头也是颇多感慨,高义珍的遭遇既让他认识到官场的复杂性,同时也让他认识,人的一生不会是那么一番风顺的,但是无论遇到什么大风大浪,都不要因此而气馁畏缩,而要重新开始,扎扎实实地做一些事情。
  回顾他这几年在市委的工作,心里头感到有些内疚,真真正正地为老百姓做一些事情的情况太少了,考虑官场的事情太多,考虑百姓的事太少,这是他从兴远县回来后的一种感受。
  真正的政治家,必须要有百姓情怀,历史责任感,他现在虽然达不到政治家的要求,但是他要有这样的人生目标,成为一名政治家,即使他将来走不上什么太高的位子,但是只要以政治家的标准来要求自己,他的内心就是充实的。
  如此一想,陈功感到自己要树立更加崇高的目标了,而绝不能只是为了个人的权势,权势虽然大了,但未必是好事,只有真正地为老百姓考虑,做一名政治家,才能让自己心安理得,人生圆满。

  想了一想,陈功就产生了要调离高州的想法,离开高州这个地方,到其他地市或者是省直机关单位去,好让自己有一个新的开始,不然,继续留在这里,复杂的人事关系,无法让他真正地去深入做事,这就是人在江湖身不由己,在这里浸染了这么多年,是无法脱离这个环境的,只要自己处在这个位子上,就必然陷入到复杂的人事关系当中,无法自拨。
  陈功产生了这样的想法之后,便是准备向陆为民讲一讲,呆在这个地方,与赵明刚多多少少还有着摩擦,不如离开这里,去其他地方工作。
  晚上回到家里,陈功准备与陆思莹商议一下这个事情,不料一到家,便看到保姆刘琴哭哭啼啼的,陈功忙问怎么回事,陆思莹道:“正想着和你讲呢,刘琴的哥哥让公丨安丨局给抓起来了,非要我帮忙,把她哥哥给弄出来,你看看怎么弄吧。”
  一听这事,陈功愕然,问道:“怎么回事?”
  刘琴道:“我哥哥在村里头受人欺负,被人打了,他一反抗,结果就把人给打伤了,公丨安丨局就把他给抓起来了,对方有关系有人,一点事都没有。”
  听了刘琴的反映,陈功也是比较火,现在下面的公丨安丨就是有些乱来,谁有关系就为谁办事,非得弄出一点矛盾出来不可,到时候到市里来上丨访丨,造成不稳定因素。
  想了想,陈功对刘琴道:“小刘,你不要着急,只要你哥是冤枉的,公丨安丨会把你哥给放出来的。”
  刘琴听了,却又哭诉道:“陈哥,如果没关系,公丨安丨是不会把我哥放出来的,对方在县里头有人。”
  看着刘琴可怜巴巴的样子,陈功想了想,拿起了手中的电话,给林海峰打了过去,把刘琴的情况一讲,林海峰立刻给仁清县公丨安丨局打了电话。
  不到一个小时,刘琴的哥哥就给刘琴打来了电话:“妹,我出来了,公丨安丨局的人还给我道了歉。”
  一听到她哥哥被放出来了,刘琴破涕为笑地道:“哥,你在里面没被人欺负吧?如果你受人欺负了就告诉我,我和陈哥讲一讲,给你报仇。”
  “妹,你看我在村里也没有什么事情干,要不你跟陈哥讲讲,把我弄到市里上班怎么样?”刘琴的哥哥向刘琴提出了这样的要求。
  刘琴沉思片刻,她来到陈功家当保姆,一直比较谨慎,没向陈功提过什么要求。现在陈功帮他把哥哥从公丨安丨局里面给捞出来了,她心里头感激,因而现在听到她哥哥的这个要求,倒是也起了心思,如果有机会的话,她把这个情况跟陈功讲一讲,或许陈功真会帮他哥哥找份工作。
  不过她转念一想,如果她哥哥能会做生意的话,然后利用陈功的权势弄几个政府的工程,岂不是比让她哥哥去上班更好?
  刘琴心里起了意,对她哥哥道:“哥,上班有什么意思,你没看那些大老板,一个个腰缠万贯,都是做生意赚的,你想办法弄一个工程队,我和陈哥说一说,给你弄个工程干干,少说也能赚几十万,比上班强多了。”
  刘琴的哥哥一听这话,心里大喜道:“妹,你要是能帮我弄来个大工程,到时候赚钱,我们一人一半。”
  刘琴听这话不屑一顾地道:“你只要能赚了钱,让爸妈省些心,我就知足了,我还要你什么钱啊。”
  刘琴的哥哥笑了起来,道:“妹,还是你关心我,不过人家领导为什么会帮你,你想明白里面的道道没有?”
  “什么道道?”刘琴不解地问道。
  刘琴的哥哥道:“你让人家领导给我弄工程,不给人家领导一点好处,人家凭什么帮你啊?”
  刘琴听到这话,说道:“陈哥人很好的,我在他当保姆,他从来没有骂过我,这一次我只是和他说一声,公丨安丨局就把你给放出来了,我试着再让他帮忙弄个工程,让你干,又不是什么大工程,还用送什么好处啊。”
  日期:2018-03-10 18:5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