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DNA亲子鉴定师,说说我遇到的那些人和事》
第408节

作者: 小鉴定师大宝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7-27 09:05:49
  良久之后,回过神来的吴云交待了所有的经过,但可惜的是他知道的并不多,而这次对鲍春的脑死亡手术也是他所做的第一次。
  吴云交待自己和弟弟确实因为买车一事闹了两年矛盾,一直到半年之前关系才缓和过来,而不久之后,他就和张冰发生了超乎友谊的关系。
  而且当时是张冰主动引诱他,这恰恰证明了张冰在主动地制造接近他的机会。

  他承认在和付仁交接完鲍春之后,付仁当场就给了他五十万的现金,他自己留了五万,张冰分了五万,剩下的全部由吴雨拿走了。
  现在吴雨手上至少有四十万现金,有了这些钱,足以让他短时间之内潜逃到任何地方。
  张警官决定马上对张冰进行复审,显然作为引诱吴云“入瓮”的共犯,张冰所知道的要比吴云多得多,或许能从她嘴里掌握吴雨的动向。
  对张冰的审讯很顺利,在这个案子中,她实际上也是个悲剧性的角色,所经历的一切半是被人胁迫、半是咎由自取。
  她交待自己都是因为过于虚荣,才走上了这条吸丨毒丨的不归路。
  日期:2017-07-27 09:06:09
  几年前她在卫校读书的时候,有一个关系比较好的漂亮室友阿元(化名),阿元家境很好,经常下馆子、名牌衣服装满了几个大箱子、手机也经常换新的,而且都是几千块的高档机,这一切让张冰很是羡慕。
  张冰自认为长相比阿元漂亮,但阿元穿着高档衣服化起妆来整个人的气质极佳,一下子将张冰比了下去,张冰经常暗自郁闷却也无可奈何,毕竟你再漂亮也不会有钱从天上掉下来。

  阿元家在省城,每个周五都会回去一趟,而且是她的父亲开着豪车来接,周日返校的时候,阿元要么会穿上一套数千元的新衣,要么会换上一台最新的苹果手机。
  每到这个时候,张冰就只有羡慕的份。
  但不久之后,她就不再羡慕了,某一天张冰的姑姑生病在省城就医,张冰要去看她,正好阿元的父亲来接她,自然就上了车。
  在车上,张冰惊讶地听到阿元叫那个比她大二十多岁的人“李哥”,原来这个人根本不是阿元的父亲!
  “李哥”将张冰送到了医院门口,等她刚下车阿元就主动上了副驾驶位,而这个“李哥”则迫不及待地将一张嘴凑到了阿元的脸上。
  原来这两人居然是这种关系!
  阿元的钱哪里来的,张冰终于知道了,一开始她决定和阿元疏远,但阿元富家千金般的生活吸引了她,尤其是阿元长得不如她偏偏打扮之后比她还漂亮许多,让她产生了极大的心理落差。
  终于某一天她决定出去赚点“零花钱”,但她当时有男朋友,又不愿意被包养,所以只能选择去酒吧当“啤酒妹”,每个周末兼职两天总能赚个三四百,足够买那些之前想都不敢想的化妆品了。
  酒吧里面鱼龙混杂,总会有一些人来摸她几把,她也就习惯了,认为只要自己坚持住不卖身就行。
  日期:2017-07-27 09:06:29
  卫校毕业之后,张冰来到省城,一边找工作一边继续在省城的某个酒吧当兼职“啤酒妹”,省城的收入比之前高很多,有时候一个晚上就可以赚大几百,她非常满意。
  就算进入现在这个三甲医院,拿上四千以上的工资之后,她还是会偶尔去兼职赚点零花钱。
  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阿力(化名)的出现,阿力长得帅气,一头长发,身材像女孩子一样修长,笑起来脸上有酒窝。
  说起长头发身材修长或许大家有印象,没错,他正是戴着口罩卖丨毒丨品给吴云的那个“不男不女”的人!
  这个人,自然是吴雨派来的。
  阿力和张冰混熟后,就经常邀请张冰卖完酒之后去吃个夜宵撸个串啥的,张冰闺蜜很忙,男朋友又只是偶尔周末来一下,想着多个朋友也不错,便没有戒心偶尔跟着他去吃夜宵。

  某一次,阿力拿出一盒不知名的香烟抽出一根递给她,张冰推脱不会,阿力道:“你看那些啤酒妹有几个不会抽烟的,出来玩就要什么都会点,而且这种进口烟味道特别好,正适合女孩子抽,不信你试试?”
  张冰便好奇地点上一根“玩玩”,一开始有点难受,后面感觉越来越好,甚至有点飘飘欲仙的感觉。
  傻乎乎的张冰当时心里还想:“国外的家伙就是好,就连香烟的味道都比国内的强上无数倍。”
  就这样,张冰染上了毒瘾,一发不可收拾。

  和吴云的遭遇一样,一开始不要钱,后面突然一下变成两千一根,张冰哭着说自己没那么多钱,求阿力开恩便宜点。
  这个时候,吴雨出现了。
  日期:2017-07-27 09:06:49
  张冰说一开始还以为是同事吴云,吓了她一跳,后来吴雨开口说话才知道认错人了。
  吴雨说可以帮她搞到便宜的,但是要答应他一个条件,张冰问什么条件,吴雨却神神秘秘地说以后再说。
  当时她以为吴雨是想要她的身体,直到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让自己去引诱吴云,并努力让吴云染上毒瘾。

  对于当时的她来说,任何条件都可以答应,没有什么比一包丨毒丨品更为重要。
  之后吴云的交待一一印证了张警官的猜测,包括她和吴雨发生关系,被吴雨拍了许多裸照等等。
  包括她偷偷尝试给吴云第一次试毒,但当时吴云没有明显的反应,她和吴雨商量之后,定下了找人打晕吴云再直接注射丨毒丨品的办法,当然她也要同时被“注射”,免得引起吴云的怀疑。
  当吴云被要求花费两千一包买丨毒丨品的时候,她只用出个成本价,所以一个星期吸食好几次的她才有钱购买丨毒丨品,最多找男友要个一两千就足够。
  而这次行动,她也是接到了吴雨的通知才全程配合,吴雨掌握着丨毒丨品的来源,就算没有任何回报她都会配合,何况最后她还分了五万块。
  张冰交待完毕之后,张警官问了一个最重要的问题:“你知不知道吴雨去了哪里?”
  张冰说自己不知道,因为昨天之后吴雨就再也没有和她联系过。
  小谢闻言极为郁闷,这样的话还是没有吴雨的确切消息。
  张警官却一点都不失望,继续问道:“那你知不知道吴雨的丨毒丨品是从哪里买的?”
  “这个我也不清楚,吴雨从来都不说是从哪里买的,但是我知道他和卖家是单线联系的,每个月最后的那天都会有人在“老地方”给他送一次货。”

  “张冰!”张警官闻言严肃起来道:“看来你也参与了贩毒,不然怎么会知道他们是单线联系的?”
  张冰忙道:“我真没有参与,因为有一个月丨毒丨品不够了,他只留了自己的,我找他要他不给,我说愿意出十倍的价钱要他给上家打个电话送两包过来,他却说没有联系方式,让我忍几天等到月底。”
  “哦,原来如此,那他拿到货之后呢?”
  “拿到货之后就会将货卖给其他人,他应该算个二道贩子吧。”

  张警官听到这里,看着墙上的日历,脸上露出了笑容。
  小谢抬头望去,日历上几个阿拉伯数字极为醒目:
  “X年X月30日”。
  明天,就是这个月的最后一天了!
  日期:2017-07-27 09:07:11
  对张冰的审讯结束,案情已经基本清晰。
  吴云确实就是杀害鲍春的凶手,凶器(大针头注射器)被吴云随身携带回了医院,并作为医疗废弃物品销毁了,所以警员们才一直没有找到。
  而鲍春的死亡时间也被控制在一个很精确的范围,吴云本就是一个心脏外科医生,有丰富的临床经验,使用药物让鲍春脑死亡并控制死亡时间对他来说是轻车熟路的一件事,这也是吴雨拖他下水最重要的原因之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