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87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什么表情,还说让我换换心情呢,看着你们这两张脸,我怎么可能心情好。”
  火哥这有酒,台上有驻唱歌手。可是这两位这个样子,一句话不说,一个屁不放,我特么的心情能好才怪呢。
  秦凯说:“董哥,你没事了吧。”
  秦凯小心翼翼的问,那小眼神,生怕刺痛了我。
  我算发现了,越这样被对待,心里越他妈的难受。

  我说:“没事了,别担心,咱是爷们,有什么过不去的。”
  嘴上虽然这样说,心里特别的虚,天天晚上做梦都是白子惠,有时候喝多了就哭,也不知道自己哭什么,难受,全身不舒服,虽然跟自己说要好好活下去,可总觉得身上少了点什么,人不完整了。
  我想是少了白子惠的牵挂,之前不觉得,失去了,魂不守舍。
  火哥把酒瓶往桌子上重重的一放,说:“咱们哥三个,真他妈的倒霉,都毁在女人手上了。”
  我说:“火哥,咱们有事说事,我跟你情况不一样,我是对不起她。”
  火哥说:“行行行,你情况特殊,不过,说白了,就是他妈的缺女人,我有一个提议,咱们出去找女人去,要忘了女人,只有靠女人,同意不。”
  火哥这是又想去清楼了,喝了点小酒,色心也有了,不过最重要是他想跟清楼老板对抗一下,这气还置完呢。
  我说:“火哥,算了,喝点我就回去休息了。最近颠倒黑白的,一直没休息好,再说,我现在对女人真没兴趣。”
  实话实话,我虽然不怎么样,但是上赶着的还不少,都能排队呢,我何苦花钱去找,这不是钱不钱的事。主要是干不干净。
  话另外说,我现在只想白子惠,别的女人真没兴趣。
  秦凯也不想去,他说:“火哥,我也不去,我也要早点休息。”

  火哥说:“他妈的,你们两个,我服了,真的。为什么叫夜生活,没有女人叫个屁夜生活,你们不去,我他妈的自己一个人去。”
  我笑了笑,说:“行,你自己一个人去吧,你多找几个,正好帮我们了,我们俩感谢你啊!不过你少喝点酒,别到时候不行。”
  火哥说:“滚蛋,我就没有不行的时候。”
  说说笑笑,两个小时过去了,我和秦凯出门,也不知道火哥刚才说话算不算话,是真的要去寻欢作乐,还是喝点酒睡觉,不管,那是他的生活。

  出了门,秦凯说:“董哥,有什么需要给我打电话。”
  我说:“放心,我自己能调节好的。”
  秦凯说:“董哥,阿姨做的饭真好吃。”
  我说:“谢了,我爸妈在那边少不了你帮忙照顾照顾。”
  秦凯说:“咱们都是朋友,没说的。”
  我说:“对了,我之前碰到了彭梦琳,你跟她是不是没戏了。”
  秦凯看了看夜色,苦涩的笑笑。说:“我估计是没戏了。”
  秦凯也是挺笨的,这么好的条件为什么不说,非要憋着,犯不上,现在女孩子就是这么现实,你有经济条件才考虑你,没有,就算多么喜欢都不同意,个人选择吧。那种肯陪着一起吃苦的也有,但是不多,毕竟现在生活节奏快,都想要一劳永逸,也是一种生活方式,没办法去批判。
  我跟秦凯挑明了说,“秦凯啊!你家里面的事该说就说吧,真的,要不然我帮你做一场戏,让彭梦琳发现你家条件挺好的,怎么样?”
  秦凯看着我,苦笑了一下,说:“董哥,我知道你为了我好,不过还是算了,真的,那样的话,在一起也没有意思。”

  何必呢。秦凯都知道彭梦琳是什么样的一种人,利益看得很重的人,为了钱可以做那种事的人,虽然这样说她不太好,不过她就是个**。
  话点到为止,说多了,不好。
  我跟秦凯同路,回家随便看看父母,还没拦车。秦凯说:“董哥,听说你最近接了个任务。”
  我说:“你小子消息挺灵通的。”
  秦凯笑笑,说:“特勤这个圈子里面都在传,据说是负责司徒妙菡的安全。”
  特勤保密归保密,毕竟是个庞然大物,有不少人在里面工作,传点闲话很正常,我笑笑,说:“说的还挺文雅的。照顾我情绪是吧,说白了就是给司徒妙菡当保镖,给她当使唤下人。”
  秦凯眼睛亮了亮,说:“董哥,这活挺好的,其实。”
  看秦凯这表情,我就明白了,我说:“秦凯,你喜欢司徒妙菡。”
  听到我的话。秦凯羞涩的一笑,外边挺黑的,我觉得这小子笑得特别的羞涩,我应该是猜对了,秦凯说:“董哥,我确实挺喜欢司徒妙菡的,我是她的粉丝,她这个人挺好的,感觉特别的直率。”
  傻啊!这种人看看就行了。谁知道背后有什么肮脏勾当呢。
  我也懒得劝秦凯,彭梦琳那事就让我操碎了心,还好这司徒妙菡背景挺大,秦凯有什么企图心都不成,喜欢就喜欢吧,追星的多了。
  秦凯说:“董哥,帮我个忙呗。”
  我说:“你说,我看看什么忙。”
  秦凯说:“董哥,你要方便的话能帮我要个签名吗?”
  我说:“行,不过,我尽力,看看能不能帮你要来,要是顺利的话,别说签名,就算是共进晚餐都可以。”
  秦凯笑得跟个傻逼一样。
  年轻真好。
  没心没肺真好。

  跟秦凯一起回了,到了家里面坐了一会,我看着屋里收拾的挺好的,问我妈缺什么不。我妈说不缺。
  刚要走,我妈跟我说她和我爸想在附近找个工作,我说我这边赚的不少,你们那边还有退休金,不需要出去工作,完全能生活的挺好,我妈说反正闲着也是闲着,出去做点什么也好。
  我当然不同意了,问我妈为什么会想要出去工作。之前也没提过这种事,我妈最后被我问的不行,只好说了,她的意思是我和白子惠是不是因为钱的问题才生了间隙。
  我听到感觉挺好笑的,也挺心酸的。
  父母总是想孩子们好,我和白子惠分开的原因没说,他们就瞎想起来,殊不知,我跟白子惠根本不是因为钱,心酸是父母想到就去做,想出去赚点钱,补贴家用,缓和我和白子惠的关心,虽然是一厢情愿,但是心意满满的。

  我笑着解释了一下,没有多呆就离开了。
  出来,我点烟,漫无目的的走着。最后走了好远,又来到了公司,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想来看看,我想过给白子惠打电话,可就是下不了那个决心,不是不敢,我不是懦弱的人,只是。我害怕打扰到她,既然白子惠不希望我出现在她的生活之中,那我好,我就不出现,我自动的远离。
  熟悉的街道,之前没什么感觉,现在觉得特别的怀念,心里泛起了酸意,叹了一口气。怪自己不该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