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23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着这大汉骂街的声音,百无求在屋子里面拍手大笑。好在这里提前被归不归下了禁制,要不然的话。这时候已经有拿着刀枪的官兵冲进来了。
  百无求笑的眼泪都流了出来,当下继续看着楼上骂街大汉,嘴里嘀嘀咕咕的说道:“这人不错,老子喜欢他。不行,一回完事老子要过去找他结拜一下。这么多年了,就这么一个人顺老子的眼。”
  这时候,吴勉也走到了窗前,看了一眼还在向楼上曹丞相求情,想要保命的吕布一眼。本来白发男人想过要救他一命,现在听到吕布不停的哀求,他心里便有说不出来的厌恶。冷笑了一声之后,回身坐到原位,彻底打消了撘救吕布的打算。
  这时候,胖子身边另外那位红脸汉子走了过来,一把拉住黑大汉,说道:“三弟,你和一个将死之人聒噪什么?你多说一字,反而还让他多活了一时半刻。日后岂不让人耻笑?”

  这时候,曹丞相对着楼下的兵士说道:“看在吕布将军斩杀董卓的份上,请吕温侯自缢吧……”
  听到了曹丞相要他自尽,吕布突然大吼了一声,随后他两膀一晃,绑在他身上的牛筋大绳瞬间崩断。身边的兵士见状之后,纷纷抽出来自己的腰刀,对着吕奉先的身上劈了下来。虽然丞相下令是要吕布自尽,可现在这样子也估计不到许多了。
  不过已经挣脱了绳索的吕布岂是他们这些士兵对付了的,转眼之间,看押吕布的几十名军士已经有大半倒在了地上。这时。负责护卫曹丞相的校尉才反应了过来。怕这个乱世当中的第一武将会伤害到丞相,当下对着周围的弓箭手喊道:“放箭!将吕布万箭穿心……”
  校尉说话的时候,吕布也做出来了反应。他一手一个抓住了身边两个要逃走的兵士。将两个人伦起来对着对方弓箭手集结的位置扔了过去。两个人飞过去之后,各自砸倒了一面的弓箭手。
  将两个人扔出去的同时,吕布已经向着不远处的一座高台上飞奔了过去。这里摆放着他的兵器方天画戟。还有吕布的战马赤兔。这还是曹丞相的人为了表功突然将兵器、战马摆放在这里,想不到最后却成全了吕奉先。
  骑在马上手握住方天画戟之后,吕布的胆气便撞了起来。他盯着白门楼上的人。咬牙说道:“曹阿瞒!既然你容不得吕某,那么也休怪吕布无情了。今日吕布要手刃曹阿瞒、大耳贼,无关之人闪开了!不要无辜做了吕布的戟下亡魂!”
  吕布本来是口疾比价严重的人。现在怒气攻心说话脱口而出,竟然听不到一点停顿、结巴的词语。几句话说完,他催动胯下赤兔马迎着白门楼冲了过去。
  就在曹丞相和刘备周围人大乱的时候,红脸汉子和黑大个各自亲兵小校的手中接过了自己的兵器——一柄青龙偃月刀和丈八蛇矛枪,就要从楼上跳下来迎战吕布。就在这个时候,人群里面的左慈哈哈一笑。几步走到了前面,对着已经冲到了楼下的吕布说道:“温侯,你是天下第一武将又如何?天下第一碰到了天上第一到底谁高谁低……”
  随着左慈最后一个字出唇,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响过了一个炸雷。随后就见一个金光闪闪的天神骑着非马非兽的坐骑从天上冲了下来,这天神手握一柄闪着寒光的大刀迎着吕布便劈了下去。

  虽然被眼前的天神吓得目瞪口呆,不过吕布还是瞬间便反应了过来。当下急忙挥舞着手中的方天画戟迎着天神的大刀挡下下去,就见那柄大刀直接‘穿’过了吕布手中的方天画戟。一刀劈在他的身上。
  中了一刀的吕奉先身上并没有看见伤口或者鲜血,不过他手中的方天画戟还是掉落倒了地上,吕布直挺挺从马上凋落了下来。这时候。白门楼上的左慈笑了一下,对着天神说道:“有劳神尊了,不过曹丞相是要吕奉先白绫自尽。并非是刀斩而死,还请神尊帮忙……”
  “多事……”天神哼了一声时候,竟然翻身下了坐骑。弯腰将刚才行刑官丢在地上的白绫捡了起来,随后这天神将白绫套在了吕布的脖子上。将白绫另外一边系在白门楼上,硬生生的将这位天下第一武将吊死在了白门楼。
  随后,天神再次回到了自己的坐骑上。看了楼上的左慈一眼之后,催动自己的坐骑飞到了天空中。在众人的张口结舌当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直到天神彻底消失之后,楼上的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当下已经有人不由自主对着天神消失的位置跪了下去。一个头接着一个头的磕着。有一就有二,这人跪下之后接二连三有人学着他的样子跪着对天神消失的位置叩头不止。只有曹丞相、刘备三兄弟和少数几位谋臣还站在原地。
  而不远处的那间房屋当中,吴勉、归不归看到的却是另外的一番景象。刚才众人看到那位金光闪闪的天神,在吴勉蓝来只是一团被左慈变化出来的气团。‘天神’看似一刀劈死了吕布,其实只是这股气团将吕奉先的七窍闭住晕倒。天下第一武将真正的死因是稍后‘天神’将吕布吊死在了白门楼上。
  “左慈这小娃娃,还是改不了这装神弄鬼的毛病。”归不归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想到了什么。顿了一下之后,嘿嘿一笑,说道:“这个小娃娃也有几百岁了。着急了……”
  “走吧,该死的死了,我们该走的走吧……”这个时候,吴勉有些无聊的看了一眼窗外。这时候,听到白门楼上的曹丞相正在说道:“天神下凡诛灭此贼实乃天意,不过未免愚民被人蛊惑,今日天神下凡之事一律不可泄漏!今日在场所有的兵卒连坐,留下姓名之后如果有消息泄漏,所有人全部连坐,问斩不赦!”几句话说完,白门楼一片称是的声音。

  吴勉听到之后,看着楼上脸色微微有些僵硬的左慈笑了一下。慢悠悠的说道:“这个姓曹的有点意思,亲眼看到的都不信。这种定力盛世必定是为能臣,现在可就不好说了……”
  “小爷叔,你说走,咱们能去哪?”这时候,百无求看着楼上人来人往的样子,也没了去找楼上黑大个拜把子的心思。当下对着吴勉继续说道:“去寿春找老家伙那个弟子吧,老子我的黑猫还在他那里。这么多年也不知道是不是给老子养死了……”
  “不急,走之前老人家我有点事情要办。”这时候。归不归也看着楼上的有些慌乱的人群,目光定格在已经恢复如常的左慈脸上,嘿嘿一笑之后,自言自语的说道:“左慈这个小家伙好像有点不大对劲,老人家我怎么说也是看着他长大的……”
  “被你看着长大的人多了,你怎么就对一个左慈感兴趣?”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已经似笑非笑的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白发男人继续说道:“老家伙,我们俩认识也有几百年了。还从来没有看到了这样无利早起的。说吧,左慈怎么了,你会这么操心?”

  “左慈那孩子油尽灯枯了。差不多就这几年了。”归不归说话的时候,难得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他的身体消受不起长生不老的药效。又不能向燕劫那样去夺舍。老人家我猜想,左慈是在找日后有能力问鼎天下的人。他和那位方士总管一个毛病,转世投胎也想要投胎在帝王之家。小娃娃这是在看他们几个人当中。谁有帝王之相的。”
  日期:2017-04-18 06: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