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83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
  詹部长从公文包里取出一份有十几张A4打印纸组成的资料递给李牧,“看看吧,说说你的想法。”
  李牧接过来浏览起来。
  这是一份关于新月旅的情报汇总,对帮助了解新月旅的近况有非常大的帮助。他注意到一点,短短两个月,新月旅的扩张非常的厉害。从最初的三千余人马,现在居然膨胀到了一万多人,而且装备有越来越精良的趋势。当前,新月旅已经呈现出攻城掠地的苗头,和政府军打了几场,以政府军失败告终。
  李牧微微摇头,“背后一定有拥有强大资金的势力支持,光靠绑架勒索那点钱,根本不可能扩张得这么快。情报上面说道,他们装备了大量的苏式装甲车。这些制式装备虽然有年头了,但绝不是轻易能弄到手的。”
  詹部长沉声说,“站在维和部队的角度来看,形势是恶化了的。维和部队受到的限制太多,要时刻保持中立的立场。这对当前的局势来说是没有帮助的。但这些不是你我能影响的。”
  沉吟着,詹部长说,“联合国正在讨论放宽维和部队的权限,在有决议之前,还是要按照现有的规矩来。因此,到那边之后,你怎样打开局面,要好好想想。”
  “维和部队只有自卫开火权,的确造成了极大的限制。”李牧脑袋有些疼了,这个是一个敏感而不得不正视且绕不过去的问题。
  詹部长此时提出来,无疑是想从他这里得到一个大概的想法,因为,詹部长心里也没有底!
  沉默有了两三分钟,烟抽了半根。

  李牧迎着詹部长的目光,缓缓地沉声请示,“首长,我想申请让战术军刀的人员,以编制之外的方式前往南苏丹。”
  顿时,詹部长的眼睛就眯起来了,心一下就舒展开了,或许他心底最希望的,就是李牧选择这种方式来避开前面的问题。
  “唔……这个可以操作一下。”詹部长微微颌首。
  既然要冒风险,李牧很自然的把风险扛起来,同时也让自己挑出来的几个兵把风险扛起来。

  总得有人做出牺牲。
  “那么,我的第一个任务,是查清楚新月旅背后的支持力量?”李牧请示道。
  詹部长摇头,“那不是你应该做的事情,你也没办法查。到了那边之后,你首先要做的第一件事情,是在联南苏团的领导下,稳住维和区的局势,保护平民的安全,保护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机构,包括仓库以及运粮车队,保证救济粮食能够顺利发放到难民手中。”
  “当然,我国企业驻地是重点保护目标,这不需要多说。但,必须要在联南苏团的领导下开展工作。”詹部长补上一句。
  李牧凝重地点头,他其实已经嗅到了战火的味道。在那份情报汇总上面,他看到了联合国粮食计划署的运粮车队多次遭到新月旅的抢劫。毫无疑问,新月旅是一个没有任何底线的武装组织,非常的棘手。
  对付他们,用维和部队,就相当于用一名被束缚了双手双脚的女人去对付癫狂状态下的成年男性,除了吐口水,似乎什么都做不了。
  任务也许会比想象中的还要艰难。
  “认真准备,未来几天,不断会有最新的情报送过来,你要组织你的军官们认真研究。”詹部长说。
  李牧深深呼吸一口,重重点头,“请首长放心!”
  注:不抢沙发了,还是二合一,牧哥上校正团了,这一卷也该告一段落咯,换地图,拉出去遛遛,该打打该怼怼,不怼那叫什么猎人,猎的就是敌人……别逼步枪爆更,步枪疯起来自己都打!
  随着正式通知的下发,107团抽掉一个营的兵力参加维持世界和平部队的消息,就公开化了。
  三百人的步兵营加上医疗援助队以及一个营的工兵,就组成了新的一批的维和部队,准备开赴南苏丹地区,接替前一批部队继续执行联合国组织派驻南苏丹的联合国南苏丹军事特派团下发的任务。
  107团的维和步兵营以一营为基础组成,毕竟李牧作为副团长,是兼任一营长的,一营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是他的嫡系,麾下的连长们都是团里数一数二的高素质年轻军官。

  编组是一个需要耗费掉很多脑细胞的事情。一营为基础,意味着一营里面,是有一些官兵不能参与维和部队的,而从其他营连抽掉精英进来,组成一个三百人营。
  这本身就是一个很难取舍的事情。
  但李牧做起来丝毫没有拖泥带水——人情归人情,任务至上!
  按照上级领导机关下发的标准,标准之外的一律不得参加,符合标准的,再精挑细选。以建制营为基础是通常的做法,保持了一个团体的战斗力。否则,临时编组起来的步兵营,配合上就存在很多问题。
  以一个建制营作为基础来组建,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顾九、李嘉图和刘贵松围坐在一起,这会儿是在兵舍里,闲暇时间,兵们都纷纷拿起下发的资料学习,关于维和部队的任何情况。
  刘贵松摇头晃脑地念着:“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有两个明显的特征。第一,是非强制性,进驻与活动需由安理会或大会决定,并征得有关各方同意,然后授权联合国秘书长组织,进驻后,一旦该国政府提出撤军要求,必须立即撤出。第二,鲜明中立性。其成员必须来自于与冲突双方无直接利害关系的国家。联合国维持和平部队在执行任务时,除进行自卫外,不得擅自使用武力,必须严守中立,不得卷入冲突任何一方,更不能干涉所在国内政。”

  “哎哎哎,嘉图,你水平高,你来解释解释,这到底是啥意思啊。”刘贵松拍了拍资料本子,道。
  李嘉图头也没抬起来,说道,“就是字面意思。”
  “字面意思是什么意思。”刘贵松说,“上次副团可是说了,新月旅就在那里。新月旅你不会不知道吧?这段时间新闻上都是他们的事,残暴得很。只能自卫,就是说除非他们打咱们,否则咱们是不能动手,是吧?”
  “很明显是这个意思。”顾九道。
  刘贵松一下子就泄气了,说,“这不等于绑住了手脚,怎么搞。我还以为过去灭了他们呢。”
  “那是人家内部的事情。这上面不是说得很清楚了吗,不能干涉所在国内政。”李嘉图说。
  刘贵松纳闷道,“不对。之前美英法联军轰炸利比亚,他们这不是干涉他国内政吗?”

  李嘉图吃惊地看着刘贵松,像是看傻逼一样,顾九就不由的笑了,稍稍掩饰了一下,继续研究手里的资料。
  “我说贵松啊,你早饭没吃好是吗,脑子缺氧啊?”李嘉图不可思议地道,“北约有哪几个国家是不干涉他国内政的?美国佬就更不用说了,他不干涉他国内政母猪都能跑五公里了。这跟维和部队不一样,明白吗?”
  刘贵松愣乎乎的想了好一阵子,恍然:“是啊,好像是这么回事。当年轰炸我大使馆撞毁我军机扣押我银河号货轮,我-日-日-日-日,这帮-狗-日-的,别让我看见他们,否则我一个打十个。”
  日期:2017-03-19 08:3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