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2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收拢思绪,道:“霓裳说想你了,问你什么时候过来看她。”
  老唐听到孙女说想他,似乎心情一下子就好了,声音都轻快不少:“那她人呢,我这几天要去香港,等我香港回来,我过去。”
  “好的。”梁健说。这两个字说出口,似乎就陷入了一种尴尬。挂也不是,不挂,却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忽然,电话又被唐一给接了过去。
  唐一说:“这要是回北京了,霓裳也能多几个人陪着,对她也有好处。你在太和,也不是长久之计,就算现在不走,过个三四年也还是要走,她这么小,让她跟着你这么这里那里的,对她的成长也没好处。你再想想,想想霓裳,也想想老唐。”

  唐一的话,像是一把刀,狠狠地插进了梁健的心里。
  对于霓裳,梁健的心里是有一万个对不起的。他与项瑾之间的事情,连累了她这么小就得承受母亲不在身边的痛苦,霓裳懂事,从不在他面前闹,可越是这样的懂事,就越是让他心里愧疚。
  唐一的话,没说错。他不可能永远留在太和,可要是把霓裳跟梁父梁母留下,他又怎么放心。
  梁健回过头去看正拉着小五要出去坐秋千的霓裳,心里的另一个声音,终于不再那么的理直气壮。
  人活在世上,总是会有许多感情的牵绊,父母,爱人,子女,朋友……这些牵绊,有时候确实会给你带来许多的苦恼,可也正是这些牵绊,才是带给你动力的最大来源。
  去北京的决定,是梁健出门的时候下定的决心。出门的时候,霓裳都走出了门,又回过身去,朝着正在收拾餐桌的梁母喊:“奶奶,我要送给小朋友的东西忘了拿了。”
  霓裳脸上的着急和认真,忽然让梁健认识到,这么些时间,霓裳在幼儿园里已经有关系要好的朋友了。而她对于这些朋友,是那么的重视。
  梁健想到,如果三四年后,他要带着她离开这里,到一个陌生的地方去,她会是怎样伤心的离开,又需要怎样的努力,才能重新去建立新的朋友关系。而这样的事情,可能会发生很多次。
  突如其来的巨大愧疚感,让梁健一下子就在心里有了决定。那另一个不甘屈服的声音甚至毫无抵抗就举了白旗。
  去幼儿园的路上,梁健试探着问霓裳:“等过段时间,我们去北京好不好?”
  她转过头看着梁健,小脸上满是笑意:“好呀,我好久没见李奶奶了。”
  是呀,还有李园丽。
  梁健又尝试着问:“那我们以后都住在北京,你说怎么样?”
  霓裳皱了下眉头,问:“那这里还回来吗?”
  “应该不回来了。”梁健一边回答,一边小心翼翼地观察着霓裳的表情,看到她的小脸瞬间阴暗下来,他立即就说:“不过,如果你想小朋友了,也可以回来看他们,或者我们可以邀请他们去北京玩。”
  小脸上的阴云立即就散去了,开心地说道:“那没问题。那我可以去妈妈那里住吗?”
  梁健的心猛地震了一下,霓裳一脸期待地看着他,等着他说好,他却不知道怎么开口。说不好,怕伤了她的心,可是……

  沉默了一会,梁健竟在小孩面前选择了逃避,避开了她纯真的目光,小心翼翼地笑着回答:“这个到时候再说。”
  还好,霓裳很快就被路边卖爆米花的小贩将注意力吸引了过去,梁健松了口气,可心里,却难以平静。
  去北京的决定虽然下了,但梁健却也不急着告诉老唐。安吉拉的项目虽然是差不多了,但太和市还是有很多事情,需要去做好。只有做好了,他才能毫无牵挂地去北京。而且,既然也决定去了,那也不差这一时半会的时间了。
  楚阳突然重病的消息,是一个星期后传来的。
  梁健当时正在和考察队的领队在吃饭。考察队的成员刚完成了洪村附近一带的考察,领队对洪村的人文文化很感兴趣,正在跟梁健商讨,是否可以安排一个了解洪村文化的专家过来配合一下他们的工作。洪村并不是出名的古村落,要是出名,也不至于那么穷。一个不知名的村落,要想找一个了解此间文化的专家,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梁健正在想该找谁时,翟峰推门就进来了,神色不太好。梁健当时心里就一沉,听到翟峰附耳说,楚阳突然重病,医院已经下了病危通知书时,拿着杯子的手猛地一抖。他转头就问翟峰:“他现在人在哪个医院?”

  “就在中心医院。”翟峰回答。
  梁健转头跟考察队的人说:“不好意思,临时出了点急事,我得先走了。你刚才说的事,我会去想办法的。到时候我再电话通知你。”
  说完,又嘱咐陪同的广豫元将人陪好。然后离开了那里,匆匆赶往医院。
  386 恐怖分子
  楚阳在梁健心中,是有一些复杂的感情的。梁健起初对楚阳是有过期望的,后来他因为水库的事情,被省里带走,回来之后,精神就垮了,可心里还是抱有点期望的。没想到,竟会出这样的事。
  在路上的时候,梁健给沈连清打了电话,问了详细情况。
  楚阳是在自己办公室里突然之间晕倒的,据他的秘书说,他当时是在接一个电话。医生说,楚阳是劳累过度,加上心里负担太重,引起了心脏功能的衰减。不过,这只是初步诊断,具体情况也还不清楚。
  梁健赶到医院的时候,楚阳已经在重症监护室抢救,沈连清在监护室外守着。他的家人,还没过来。

  梁健问他:“怎么不转省里?”
  “太慢了,时间上来不及。现在只能等这边先稳定下来,然后再考虑转院。”沈连清回答。
  “那这样,既然他不能过去,就想办法让省里派个专家过来。”梁健道。
  “打过电话了,省里排的上号的心外科专家不是出去开会了,就是有手术走不开。”沈连清说完叹了一声,透着凄凉的无奈。
  “电话呢,我来打。”梁健急声说道。沈连清将电话给了梁健,梁健走到一旁去打电话,可亮明了身份,人家也都是那些话。梁健知道,那只不过是分量还不够。
  正好这时,重症监护室的门开了,医生走了出来。梁健忙将电话挂了,跑过去问情况。医生朝着梁健摇摇头,欲言又止。

  “现在什么情况,你实话实说。”梁健焦急之下,声音都大了起来。
  “目前是暂时稳住了,但是他的情况很不好,不仅仅是心脏的问题,还有身体各方面的机能都出现了大大小小的问题,你们最好还是有个心理准备!”医生说完,又摇了摇头。
  “你实话跟我说,如果转院去省里,能不能有办法?”梁健问。
  医生皱着眉头,想了一会,回答:“如果他现在的情况能稳定住不恶化,到省里或许有一丝机会。不过,他现在这样的情况,一旦离开里面的那些机器,是根本坚持不到省里的。”
  “用直升机呢?”梁健问。
  医生沉默了一下,道:“机会不大。”他说这话时,眼里的慈悲,让梁健意识到,这不大的机会是几乎为零的概率。
  一旁沈连清朝他无声地摇了摇头。
  梁健只用了几秒思考,朝医生道:“不管怎么样,总要试一试。”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