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21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正想着说些什么来补救的时候,老唐回答:“我不否认,我当年有这么想过,但那是因为我想要复仇。别人可以一家团聚,和和美美,为什么我却要和我的亲生儿子分开,那时候你才那么点大,我甚至都没听到你叫的第一声爸爸!我自己有儿子,我知道他在哪里,我却不能去找他,你知道这种感觉,有多难熬吗?尤其是每次我……”老唐说到此处,忽然哽咽起来。他扭过头,悄悄抬手抹去了眼角的湿润,仰头看着天,冷静了一会后,才重新转回头看向梁健,嘶哑地说道:“梁健,如果现在你还是怀疑我对你的感情,没关系,我不怪你,那是我没做好,我欠你的太多……”

  “爸,对不起!”梁健低下头,酸涩难受还有羞愧在他的胸腔翻涌着,他没办法看着他微红的眼眶:“我不该这样问。”
  “来北京的事,我不会再逼你。等你什么时候觉得可以相信我了,你再来。”老唐说完,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一下就站了起来。
  梁健听到动静,抬起头来时,老唐已经走了。梁健想追,脚步迈出去,又缩了回来。现在追上去又有什么意义,难道告诉他,他愿意去北京吗?可是,他愿意吗?
  梁健忽然有些看不起自己,凡是涉及到感情的事情,无论是亲情还是爱情,梁健总是没办法很好的处理好。在工作中的魄力,到了感情的事情上,就成了豆腐,一戳就烂,根本经不住考验。就像这次的事情,为何就不能一口应下来?内心的那点固执,有那么重要吗?
  可抱怨归抱怨,他终究还是没办法跨过心里的这道坎。

  老唐不知去了哪里,梁健心里放心不下,跟唐一打听了一下。唐一看了他一眼,说:“你知道,你父亲这辈子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吗?”
  梁健诧异唐一忽然说道这个,摇了摇头说不知道。
  唐一看着他,忽然笑了笑,笑容莫名地有些悲凉。他说:“他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时没退一步。”
  当时?哪个当时?梁健皱起眉头,问:“我听不明白。”
  “你和他真不愧是父子,这性格真是一模一样。”唐一忽然摇着头叹声道。梁健从他的声音里听出了很多,他想到了唐家已故的老爷子,也就是他的亲爷爷。
  梁健没去跟唐一求证什么,答案已经不重要。唐一的意思已经很明白,他是在告诫梁健,别和老唐一样,到了老了才去后悔当年没那么做。
  过了会,唐一忽然认真地跟他说了一件事,关于小五的。唐一的原话是:“如果你近期不打算回北京的话,那就先让小五回来吧。他跟了你这么多年,很多事情都已经落下了,该回去补补课了!要是你以后真的打算一直不回北京,有他在,起码唐家乱不到哪里去!”
  这话又让梁健心里多了些负担。
  梁健问他:“打算什么时候让小五回?”

  唐一看了他一眼,回答:“今年年底前吧。”
  “好的,我知道了。”梁健回答,心里满是复杂的情绪。不远处,小五站在一颗树下,不知在摆弄什么。
  385 人生牵绊
  那天的晚饭,只是餐简单的晚饭,老唐,唐一,小五,还有他。而之前梁健所猜测的晚饭肯定不是普通的晚饭,不知是猜错了,还是老唐临时改变了想法。
  吃过晚饭,老唐突然说要回北京,匆匆就离开了。他们走了,梁健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同样也连夜赶回了太和。
  到家已是半夜,梁父听到动静,走出房门看到玄关处黑乎乎地站着两个人,吓了一大跳,差点没喊起来,幸好梁健及时出声,才让梁父放下了这颗提到了嗓子眼的心。
  “不是我今晚不回来吗?”梁父一边走过来,一边问。

  梁健回答:“那边没事了,看着时间也不是很晚就回来了。正好,明天早上还可以送霓裳去幼儿园。”
  梁父站停在客厅的墙边,看着昏黄灯光下,正弯腰放鞋子的梁健,笑了下,道:“也好,霓裳吃晚饭的时候还不开心呢。明天早上醒来看到你回来了,肯定很开心。”
  梁健直起身子,打量了一眼梁父,莫名地觉得他最近瘦了,不由有些心疼,忙说:“很晚了,你赶紧去睡吧。我和小五洗洗也睡了。”
  “行,我去给你们烧个水。刚才我们洗好了,你妈就把热水器的插头给拔了。”梁父一边说,一边往厨房走。
  “没事,我自己来好了。你去睡吧。”梁健拦住他。
  “行,那你自己来。”梁父道:“洗完记得把插头拔了,要不然你妈早上起来又得叨叨。”
  梁健一听,不由疑惑:“之前不是一直都是不拔的嘛,怎么今天想起来要拔了?”
  “你妈这人你还不清楚,听风就是雨的。她今天在小区里听人说了,昨天晚上有户人家的热水器突然就着火了。把她给吓得呦,恨不得以后都不用这热水器了。”梁健一边说,一边还无奈地摇头笑。
  梁健也笑了起来,梁父说得倒是挺像梁母的行事风格,便道:“行,我知道了,待会洗完就拔插头,您赶紧去睡吧。”
  “你们洗完也赶紧睡。”
  梁父进屋,梁健和小五两人也赶紧洗漱了一下,依次睡下了。拔插头的事情,还是给忘了。第二天一早,梁母果然在叨叨梁父了,梁母一脸嫌弃,梁父一脸无奈。梁母唠叨个不停,梁父在一旁帮忙打下手,偶尔反驳两句,但却能将梁母逗笑了。白一眼,娇嗔着骂一句,处处都透着属于他们老两口的情趣。
  梁健倚着墙,看着在厨房里两人的背影,听着那隐隐约约地说话声,渐渐地出了神。婚姻,或许就应该是这样的。可是,无论是他和陆媛,还是他和项瑾的婚姻,都总是缺少这样的生活感,或者说烟火气。
  陆媛是性格不合,志趣不同,可以不提。可是项瑾……梁健想不下去了,无论问题是什么,如今她远在重洋之外,又还剩下多少可能?
  “爸爸——”霓裳惊喜的尖叫声,将他的思绪拉了回来。回过头,霓裳已经跑过来,抱住了他的腿。
  蹲下身去,将她抱起来,还没来得及说话呢,霓裳先嘟起了嘴巴,抱怨道:“爸爸,爷爷说,唐爷爷也来了,那他为什么不过来看我!我想她了!”

  梁健只能解释说:“他很忙。”
  霓裳哼了一声,小脸一板,道:“你们大人总是喜欢说很忙!那既然这么忙,还要把我们生下来干什么,不是自找麻烦吗?”
  梁健没有来得及去高兴霓裳又新学会了自找麻烦这个词,他的心里被霓裳的这句话给震撼着。
  我们总是将小孩看做小孩,认为他们小,不懂事,总是忽略着他们说的,做的,他们的感受。可,往往正是他们那纯澈的眼睛里,看到的,是我们这些大人所看不到的。
  是啊,我们这么忙,那为什么还要将他们生下来呢?既然生了下来,却又不能好好的陪伴。我们总是用鱼和熊掌不能兼得这样的话来说服自己,说服他人,可是真的就有这么难吗?没办法全部兼得,那在一定程度上的兼容又是否可以?
  “爸爸,你给唐爷爷打电话好不好,我要问他,他打算什么时候来看我!”霓裳抱着他的脖子撒娇。梁健回过神,看着她,笑着说:“好,爸爸给唐爷爷打电话。”
  拨通了老唐的电话后,梁健就将电话给了霓裳。霓裳满怀期待的等着,甚至要说的那句话都已经在舌尖上排好了队,就等电话接通的一瞬间,就从嘴巴里蹦出去,问老唐一个措手不及。
  可是,电话是唐一接的。
  霓裳很失望地将电话扔给了梁健,然后就跑去找小五去了。梁健接过电话,问:“我爸呢?”
  “他在过安检。”电话中唐一那边有些嘈杂。
  梁健随口问:“去哪儿?”

  “香港!”唐一回答。
  梁健一怔,昨天于姐他们也是说去香港的。难道只是巧合?还没等梁健问,唐一的电话给被老唐接了过去:“找我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