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86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董宁没有同意,他没上钩,很坚决的拒绝了,没办法给他安罪名,抱歉,帮不到你。”
  这么说来,蒋为民是特勤的人?给我下了一个套?
  真够阴险的。
  还没等我完全消化这个信息,蒋为民的心声传来。
  “董宁看样子对同舟会很不满,要拉拢他需要多费周折,不过,还好,特勤之中有蠢货,非要给董宁挖坑,还拉着我,这样的话。我们还是有机会的,只要让他们得势,把董宁赶出特勤,哈哈...”

  反转了?
  这蒋为民隐藏的够深,表面上跟特勤有关系,实际私下里是同舟会的。
  套路玩的深,谁把谁当真。
  突然一下子。脑子好混乱。
  抽了两根烟压压惊,仔细琢磨琢磨,这事吧,我想改变也改变不了,只能随机应变,现在给我什么工作,我就好好干什么工作。大不了鱼死网破,我好不了,设计我的人也别想好,在此期间,我要搞定曾茂才,变得强大起来,不受人所制,这是我的目标,被人牵来牵去太难受了,远的不说,就是近的,童香便能威胁到我,非让我跟她上床,我连这个都要受制于人,我算是什么男人,真够丢人的。

  现在吧,我跟白子惠也散了,确实是我的错,这点我认,可如果我有能力,没准便避免了这事。
  什么事就怕有个假如有个如果。假如当时怎么怎么样,如果当时怎么怎么样,根本来说,就是我不甘心,我还在打击之中,还怀念着白子惠。
  她的脸,她的唇。她的曼妙身姿,那些发生的事,一点一滴都在脑中无比清晰。
  这事到此告了一段落,蒋为民两种心思,他不急,慢慢出手,长线钓大鱼,特勤把我伤了,他好捡个便宜,倒是不能说他什么,只能说立场不同,是个懂投机的,我现在好奇的是柳笙的态度,毕竟是柳笙把我引荐给蒋为民的。柳笙清楚多少的事,她又有什么目的,不得而知。
  这世界的复杂超出我的想象,我以为我会读心,便是BUG一样的存在,便能一手遮天,现在看看。实在可笑,我的手太小,别说天了,就是屁大个地方也罩不住,人心复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这些想法碰撞在一起。便生出很多的事端。
  我,要学的还有很多。
  新任务下来了,齐语兰打电话通知的我。
  “董宁,是个不错的任务。”
  齐语兰说的挺轻松的,听起来应该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是个不错的任务。

  我心境较之之前平静了不少,前两日。情感澎湃,波涛汹涌,这两日,如死水,如深潭,蛰伏。
  我笑了笑,说:“什么任务啊!”
  齐语兰说:“司徒妙菡知道吗?”
  我说:“知道啊!”
  司徒妙菡是个女明星。二十出头,非常漂亮,五官立体,有点异域风情,起码在电视上出现是这样,不知道这里面有没有化妆的关系,个子不矮,身材很不错,上围饱满,腰细腿长,但是没走性感路线,演了几部电影,都是大作,知名度挺高。很多代言,很多广告,上了不少真人秀,算是一线女艺人了,很火,炙手可热。

  齐语兰笑笑,说:“司徒妙菡来咱们这边拍戏。大概要呆上一段时间,好像是要拍戏,顺便出席一下活动,你当她的贴身保镖。”
  原来是这事。
  别看司徒妙菡是女明星,漂亮诱惑,她跟白子惠比,容貌上算是不相上下,不过,在我心里,差远了,就连齐语兰,这司徒妙菡都比不上,她的美貌对我来说无效,况且我听说。大牌女明星事特别的多,私生活还混乱,所以,我并不觉得这是多好的一个差事。
  我说:“领导,我能不去吗?”

  齐语兰笑笑,说:“怎么了,你有什么困难吗?”
  我说:“这种女明星难伺候的很。我现在没那个心情伺候她,再说了,这种级别的女明星应该有私人保镖吧,应该不需要咱们帮忙,况且,咱们是特勤啊!给一个戏子去当保镖?”
  齐语兰说:“董宁,你怨气还挺大的。不过看到你这样我挺高兴的。”
  我说:“为啥?”

  齐语兰说:“你这不明知故问,之前你死气沉沉的,现在有了活气,挺好的。”
  我说:“之前给你添麻烦了。”
  齐语兰说:“好了,不要说这种话了,我跟你解释一下,司徒妙菡确实有贴身的保镖。可是她惹上了人,从上京离开,来到咱们这里,说是拍戏接活动,实际上是避避风头。”
  我说:“惹了什么人?”

  齐语兰说:“一个漂亮当红的女戏子,你说能惹什么人,惹了个追求她的公子哥。”
  我觉得很诧异。我说:“这种人不应该是长袖善舞,怎么会惹恼了金主呢。”
  齐语兰笑笑,说:“因为这司徒妙菡本来就有一个金主,另外一个金主想要抢。”
  我明白了,我说:“怪不得能指使特勤来帮忙,原来是有厉害的人。”
  齐语兰说:“你也不用多想,不止你一个人去干这活,本身司徒妙菡身边就有人,你过去算是充个数,上边不少人对这个其实挺反感的,你有关系,使唤到特勤头上来了,挺不讲究的,到时候出力多少。随你。”
  司徒妙菡,当红明星,可我心里怎么半点期待也没有呢。
  这个社会就是人情社会,有关系有人脉,求了过去,总要帮帮忙的,不过,要自身有实力,你去求,对方才应,因为对方想的是以后来求你,这东西是相互的。
  齐语兰大致给我交代了一下那个金主的背景,齐语兰知道的也不详细,这人应该是大家族中的人,不是顶尖六大家族的,但实力也是不俗,齐语兰让我知道这一点就可以了,其他的事应该做多少就做多少,特勤的事,这人也不好插手过多,毕竟他是外人。

  可能也知道找特勤的人来帮忙不太好,起码不符合规矩,这位金主另外付一笔薪酬,按天数计算,一天一万,也可以,呆一段时间,赚个十多万,美滋滋。这是没出什么事的薪酬,如果遇到了危险状况,解决掉了,钱会更多。
  有钱不赚王八蛋,不过有钱也比不过有权,有权的一句话就是好使。
  这任务我接了,闲着也是闲着。
  工作是去做,但要是那个司徒妙菡拎不清楚,我可不管她。爱谁谁。
  夜晚的酒吧,有一种特别的吸引力,有欲望,有放纵。
  人来人往,期待着邂逅,在大床上战斗一场,酣畅淋漓。
  我小口的喝着酒,对面坐着的是火哥和秦凯,两个人默默的喝着酒。偷偷摸摸的看我几眼,当初瞎立flag,这不,我丢了白子惠,跟火哥和秦凯两个人一起作伴了。

  日期:2017-03-18 18:5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