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想做个足疗,但服务小妹却苦苦哀求加服务》
第1265节

作者: 一心为民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但是张清扬并没有放弃,他知道只要取得农业部高部长的支持,那么这项建议就有可能得到上层领导的讨论。而且张清扬也与之前发改委主管农业的领导交换了意见,可以说他的建议与发改委前几年搞出的那个新农业示范区有异曲同工之妙,他相信只要取得了这些人物的支持,也就相当于取得了强力人物的支持。
  现在摆在张清扬面前的问题就是,如果农业部不支持这份建议,他又该怎么办?如果农业部真的有不同意,那么这份建议书就没有理由摆到国务院领导的案头。张清扬皱眉沉思,心情有点沉重。
  张清扬的耳朵动了动,听到外间的陈雅正在接电话,没几句就挂了。张清扬知道陈雅虽然在休假,但仍然在关注着南海的局势,她手下的战士们一直在工作着。
  书房的门一动,陈雅推门进来了。她来到张清扬身前,拉着他手说:“娇娇来了,我们出去走走。”
  张清扬便笑道:“那丫头来了,你怎么不早点来叫我啊!”
  “我知道你在忙。”陈雅说道。

  “老婆啊,你要学会一些待客之道,以后碰到这种情况,就进来找我,知道吗?”张清扬摆出家长的姿态。
  陈雅明显对他的姿态有些不满意,生硬地说:“我知道照顾她的,给她端了水果。”
  张清扬哭笑不得,笑着不再说话了。他也知道家里人都知道她的脾气,没有人会怪她的。客厅里,娇娇正在和涵涵玩闹。对于从小就一直照顾自己的小姑姑,涵涵很有感情,最开心的事情就是坐在姑姑的怀里了,惹得刘娇背后总说这小家伙遗传了他老爸的不良基因“好色”。
  “哥,你怎么出来了,忙完了?”
  “不忙完也要迎接你啊!”张清扬笑道。
  “哼,满口官话,一点感情色彩也没有!”刘娇不领情地说道。
  张清扬扫了他一眼,笑道:“是不是有事找我啊?”
  刘娇的脸红了,低下头,双手交织在一起,说:“哥,那个……爸说让我今年结婚……”

  这件事张清扬知道,刘娇通过别人介绍,半年前认识了某省省委书记的儿子。通过半年的交往,陈雅并没有表示反感,这就足以说明有戏。这次回京,张丽也讲了讲刘娇的事情,家里老人自然是着急,那位省委书记对刘娇十分喜欢,就想早点把事情办了。
  现在瞧刘娇这个态度,张清扬便问道:“为什么不想结婚,他不好?”
  刘娇摇摇头,抬起头,一脸的害羞,咬着牙说:“我知道这年头找个能托付一生的男人不容易,所以更要谨慎。我更知道像哥哥这样优秀的男子太少,所以我不需要他多么的优秀,只要他明白事理,懂得尊重别人,懂得爱护自己的妻子,我就满意了。所以我……我还要再想想……”
  张清扬点点头,扭头对陈雅笑道:“娇娇长大了啊!”
  陈雅歪着头想一下,却是说:“娇娇大了,应该结婚了。”她自然是和自己比的,娇娇的年纪与陈雅相仿,陈雅已经是一个孩子的妈了。

  刘娇就笑了,说:“小嫂子,我没有你命好啊!”
  陈雅一脸甜蜜,望着张清扬笑。
  张清扬想了会儿,便说:“这样吧,我会和爸爸说的,现在又不是旧社会了,我不反对老朋友联姻,但也要你们两个聊得好才行。结婚的事情……还是由你自己决定。”
  “真的?你真的和爸爸说?”
  第1003章老实巴交
  张清扬点头道:“娇娇,还记得我结婚的时候就和你说过吗,你的幸福要自己掌握,谁也逼不了!”

  刘娇的眼角一湿,随后想到什么,嘿嘿笑道:“哥,你说这话就不怕小嫂子生气啊?”
  张清扬一拍脑门,回味过来,自己当初可是反对和小雅亲事的,所以才会有那么一说。经妹妹一提醒,他也有些不好意思,望着陈雅讪笑道:“你……你不在乎,对不对?”
  “你们在说什么啊?”刘娇圆露露的大眼睛转了转,一脸天真。
  两人都笑了,张清扬接着说:“娇娇,那你想什么时候结婚?”
  “我们认识还不到一年,有点早……”
  “小伙子人怎么样?”
  “挺腼腆的一个人,老实巴交的。”刘娇小声说道。
  张清扬望着刘娇笑,心里已经明白了,看来这门亲事、刘武的妻子坐到另一边。张清扬笑眯眯地对刘抗越说:“怎么样,你这个副军长现在权利更大了吧?”
  两个月前,刘抗越正式出任38军副军长,同时还兼任着参谋长,因此他在军中的权利又大了一些。
  刘抗越笑了笑,摆手道:“就那么回事吧。”
  “哎,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熬到头啊!”刘武无奈地苦笑,“清扬,你和老爷子说说,给我提提怎么样?”

  张清扬望向刘武,说:“爷爷不是说先让你稳一稳嘛,你别急啊!”
  刘文指着刘抗越苦笑道:“妈的,在部队里见到他,还要给他警礼,不爽啊!”
  “哈哈……”张清扬笑得前仰后合,他知道刘文、刘武这两个混世魔王现在都在刘抗越的38军。虽然关系亲密,但是在部队里刘抗越也要对他们一视同仁。
  “行了,不说,不说了,老大怎么说也是上校了,可怜我只是个中校!”刘武更加郁闷地说道。
  张清扬熟练地把肉摊在炭火上面,他久居延春,对于烤肉自然很在行。大家边吃边聊,喝了几杯酒,刘抗越有些动情地说:“哥几个啊,我早在很久以前就想过在一起聚聚了,今天大家能坐在一起,我真是高兴啊!无论怎么样,我们将来都是一家人!”

  张清扬点点头,他深知团结就是力量,无论再怎么亲密的自家人,长久不联络,也难免生份,所以才想到趁此机会大家聚在一起。
  刘抗越望着张清扬笑,说:“小子,祝你早日走上正部级!”
  “对,你小子不能给我们刘家丢脸,清扬,大家都看着你呢!”文、武兄弟异口同声地笑道。
  几人当中,只有张清扬从政,而我国历来都是干政工的要比干军事的政治地位高一点,所以张清扬理所当然是大家心中的领头人,更何况他也是整个派系的第三代领军人物。
  张清扬举起酒杯,醉眼朦胧地扫视了大家一眼,望着那几位女人在一起说悄悄话,又看到四位小家伙玩在一起,他心满意足地笑了。
  “清扬,在南海下一步做什么?”刘抗越关心地问道。
  “做市委书记该做的事情吧,”张清扬长叹一声,夹了片牛里脊放在口中,接着说道:“家里本想这次调我回来,可有些事还没有解决好,我放心不下。”

  日期:2017-03-18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