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16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放心。”小许笑着将潘长河送出门后,顺手将门带上,然后坐到了梁健旁边。看了眼梁健的杯子,道:“梁书记,真的不喝一点?”
  “今天不是喝酒的日子,改天吧。”梁健道。说完,他看着小许,问:“许处长找我,是有话想说吧?”
  小许嘿嘿了两声,奉承道:“梁书记火眼金睛,我这点小心思果然藏不住。确实有点小事,想请梁书记帮个忙。”

  梁健心里凛了凛,口中笑着说道:“许处长现在是省长秘书,你都办不到的事情,我能办到?”
  “我也就是借了省长的光,说起来好听而已,您是实权派,掌管着几十万人的生死呢,哪能是我这个秘书能比的!”许处长的奉承话说起来顺溜极了。梁健心想,能在徐京华身边当秘书当这么久,果然这说话的功夫也不是盖的。他笑了笑,道:“许处长夸大了,什么生死不生死,那也不过是组织上照顾,混口饭吃。”
  “您都是混口饭吃,那我们岂不是没路可走了?”小许说道:“您放心,以您的能力,这事情,绝对就是说句话的事情。您就帮个忙吧!”说罢,不知何时,他给自己倒了一杯酒,此刻拿了起来,要敬梁健。
  梁健拦住他,道:“酒,今天肯定不喝。”
  “那事情呢?”小许试探着问。
  梁健迟疑了一下,问:“你先说什么事情?”
  小许微喜,忙说道:“就是我有个亲戚,最近考上了你们太和市的公务员,马上进入面试了。他这个人性格有点内向,面试难度有点大,想请您帮忙说句话。”
  “就这个事?”梁健愣了一下,他以为小许这么大的阵仗,会是件什么大事,却没想到是这样一件小事。

  公务员考试笔试能过,说明理论基础上是没问题的,面试的话,打声招呼,也不是什么大事,这在下面也是很常见的事情。
  “那您是答应了?”小许赔着笑,显得小心翼翼。梁健看到他的笑容,心里忽然又多了一丝犹豫,这一犹豫,就多了个心眼,假装随口问道:“他考的是哪个岗位?”
  381 疑点重重
  “就在您麾下的市委办,他是华南大学的政治学硕士毕业,学业上还是比较优秀的。希望梁书记能多多提携!”小许笑着,话说得很是光溜。
  市委办。梁健现在对于任何靠近自己的事和物,都总是会下意识地保有几分警惕。不过,一个新进的人员,对于梁健来说,威胁是不存在的,只不过他既有小许这层关系,考的又是市委办,恐怕还是有企图的吧。
  梁健心里划了几道圈圈后,道:“政治学硕士,考市委办,是不是有点浪费?”
  “他这个人内向,其他岗位性格上恐怕不行,到市委办,跟着您多锻炼锻炼,也是好的。”小许呵呵笑着说道。
  “他叫什么名字?”梁健问他。小许一喜,忙道:“叫吴琼碧。”
  梁健眉头一皱,问:“是个女的?”
  小许点点头回答:“是的。”说完,观察着梁健的脸色小心翼翼地问:“有什么问题吗?”
  “没有。”梁健道。
  “那这件事就拜托梁书记了。”小许又端起了酒杯:“我再敬梁书记一杯。”说完,自己将酒给一口干了。
  酒都已经喝了,虽然背后到底这小许是什么打算不好说,但这事情表面上看确实不是什么大事,小许毕竟是徐京华的秘书,虽然他和徐京华之间现在貌合神离,各自怀有心思,但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小许的这个面子还是要给的。
  梁健应下来后,两人闲聊了几句,潘长河和楚阳都回来了,小许又拿着杯子走了。他走后,梁健也想走,再在这里坐下去,也没多大的意思,潘长河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他肯定会千方百计想要来说服梁健的。
  所以,还没等潘长河他们坐下来,梁健就道:“饭也吃得差不多了,时间也不早了,今天就到这吧。我还有事,就不陪潘老板了。”
  潘长河见梁健要走,有些着急,忙到:“那地的事情?”
  梁健抿着嘴看了他两秒,又瞄了眼神色总是灰颓的楚阳,心里终究还是有些于心不忍。便道:“企业有难处,政府应该帮一把。这样,电池厂呢,我不要求你停工,但是泾县那边的事,你也别来求我。你要是自己能说服泾县的老百姓,把地卖给你,那我也不管。”

  这样的回答潘长河明显是不甘心的。他刚要再争取一下,楚阳忽然拉住了他。潘长河转头看向他,楚阳朝他摇了摇头,然后他自己上前一步,支吾了一下,对梁健说道:“梁书记,你放心,电池厂的事情,我一定会解决好的,不会给你添麻烦!”
  梁健看了看他,心里有生气也有无奈。他看了眼潘长河,心里又疑惑起潘长河到底用什么说服了楚阳,心里一动,便对他说道:“你还有事?没事的话,就跟我一起走吧。”
  “好的。”楚阳犹豫了一下,应了下来。
  出门的时候,潘长河说:“要不要跟许处长说一声?”
  “不用。”梁健道。
  潘长河一直将他们送到了车上。关上车门,梁健才觉得松了口气,这个潘长河太能纠缠。
  车子开出世隐庄园后,漆黑的车厢里安静得只剩下三人的呼吸声。梁健将车窗摇了下来,微凉的山风吹进来,让人头脑清醒,胸腔里的浊气都少了不少,一下子心情都开阔了。
  “你是怎么想的?”梁健转过头问楚阳,平静的声音在黑暗中,被风吹得有些冷。沉默,沉默,沉默。
  足足有七八秒钟的沉默,楚阳才终于开口:“荆州市没有钱!”
  钱!很简单也很现实的问题。荆州市没有钱,荆州市穷得叮当响,荆州市的老百姓,就快活不下去了……这是梁健上任以来,关于荆州听得最多的话。可是,一直在喊,一直没有改变。
  梁健当初为什么会松口电池厂落户荆州,有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不想再看到荆州这么穷下去,没有钱,所有的抱负都是空谈。

  可没想到,电池厂的合同签了,工程落地了,却还是没钱!
  梁健看着黑暗中楚阳那个微微佝偻的轮廓,忽然觉得,一段时间不见,他苍老了很多。以前虽然头发也有白发,但起码身姿是挺拔的,可如今,连背也弓了。看来,那一次的事情对他打击真的很大。一个人的精神要是垮了,那么其他的一切垮塌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他是同情楚阳的,却也有些怒其不争的火气。可终究,说出口的,也只剩无奈。
  “潘长河不可能没钱,这一点,你心里清楚。”。梁健道。
  楚阳似乎是点了下头,可又像是摇了下头。太黑,梁健看不清。几秒后,他说:“钱在人家的口袋,掏不掏出来,不是我能做主的。”
  “但是厂在你的地盘上!”梁健说。
  “许处长为了电池厂的事情已经去过两次荆州了。”楚阳回答。梁健心中一惊,他看着并不能看清的楚阳的脸,质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