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56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4-16 15:28:00
  第324章:杨老蔫的转变
  路佳佳有她的理由,楚震东出去,必须要有个人在身边照顾着,其他兄弟也不反对,王朗和金牙旭甚至是和路佳佳、琴姐站同一阵线的,在他们看来,楚震东早就该收了琴姐的,楚震东又不能因为这个对琴姐发火,胳膊拧不过大家的大腿,只好随琴姐自己了。
  琴姐心里一直是有楚震东的,她虽然从来没有和楚震东发生过肌肤之亲,可一直将自己当成了楚震东的女人,在楚震东整合东泽集团的这一年里,在路佳佳的安排下,她也陪着楚震东出席过不少场合,都是以楚震东的女人身份出现的,替楚震东挡掉了多少不必要的麻烦,正如路佳佳所料的那样,楚震东在名利双收之下,不知道多少女人想往楚震东身上靠,都被琴姐一一挡掉了。
  每一次楚震东喝醉酒的时候,琴姐的心里都有一团火在烧,只是楚震东始终不肯逾越那道坎,不然琴姐早就成了楚震东名副其实的情人了。
  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就跟着楚震东前往中越边境了,她甚至觉得,离路佳佳远一点,也许是她的一个机会。

  在九六年夏天,正热的时候,楚震东的东泽集团完全正轨化了,楚震东带着几人,正式开启了中越边境之行!
  楚震东、王朗、金牙旭、大狗熊、刚子和琴姐,一行六人辗转到了中越边境,杨老蔫早就接到了电话,在云南的河口地区,接到了六人,随着他一起的,还有四个精干的小伙子,正是之前杀了周怀礼一家的那四个年轻人。
  大家久别重逢,自然欢喜,四个小伙子在知道那场大雨冲刷去了所有的证据,自己并没有暴露,等这边的事情一完结之后,就可以跟随王朗回泽城之后,全都雀跃不已,外乡的水再好,也没有故乡的水甜,这一两年里,这几个小伙子饱受思乡之苦,现在听说终于能回去了,又哪能不高兴。
  杨老蔫则自从见到楚震东,就一把拉住楚震东的手,再也不愿意放开,说说话眼圈就红一次,毫无疑问,是楚震东给了他第二次的生命,如果不是楚震东兄弟几个,也许他现在已经死在了老山的山林之中。
  随后杨老蔫就将自己的两个儿子引见给了楚震东,兄弟俩大的二十了,小的也十八了,都随了杨老蔫的姓,大的叫杨念楚,小的叫杨东恩,就是指念着楚震东的恩情,就从这名字上,就可以看出杨老蔫对楚震东的感激之情有多深。
  这两个小子全都十分结实,个子不高,只有一米七这样,脸上明显带有凶悍之气,这点不随杨老蔫,毕竟不是他的骨血。但两个家伙对杨老蔫十分尊敬,这几年来,都是杨老蔫养育着他们,还给他们各自准备了新房子,杨老蔫人又忠厚,对他们的母亲也好,这所有的一切,都值得他们尊敬。

  更何况,杨老蔫现在有钱!不是一般的有钱,是十分有钱!当然,这仅限是在当地,和楚震东这种来自内地的,身价上亿的大老板,是没法比的。
  人是会改变的,环境、事故、特定因素等等,都可能会改变一个人的思维方式,甚至他们的生活态度,杨老蔫的改变,更加的巨大,即使他以前是个十分蔫吧的人,可大家别忘了,他手上是沾了血的,是有人命的,杀过人的人,骨子里的凶性会被激发,也就是说,杨老蔫依旧是杨老蔫,可却不再是那个任人欺辱的杨老蔫了。
  现在的杨老蔫,气度沉稳,眼睛不里时闪过一丝精明之色,偶尔挑动的眉头,甚至露出一丝凶悍来,在中越边境这种地方,如果没有点凶悍,是别想做成任何生意的。当然,杨老蔫的忠厚还是保存了下来。
  杨老蔫甚至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杨自泽,他几乎是文盲,取名字根本就不会引据经典,都是直接按字面意思来的,意识就是他来自泽城,但即使这样,也比之前的名字好的多。

  在中越边境的几年里,杨老蔫凭借着当初兄弟几个给他的那一笔钱,一开始只是做点小生意,可他有得天独厚的条件,他娶的妻子是越南人,来往中越边境十分方便,两个孩子在越南那边,有三个舅舅,大舅舅竟然是个小官,二舅舅和三舅舅都十分凶悍,这让他在越南那边很快就站住了脚。
  而河口这边,则是很鼓励中越人民友好相处的,是鼓励两边人民通商的,当然了,非法的生意是坚决打击的,比如丨毒丨品。
  借着改革开放的新风,杨老蔫的生意越做越大,特别是那四个年轻人到了越南之后,给予了杨老蔫极大的帮助,四人到来一年多的时间里,就使他的基业翻了几翻,现在直接成立了中越贸易公司,所经营的商品包括服装、家用品以及家用电器,说白了就是个有规模的倒爷公司,将越南的东西倒腾到中国,再将中国的东西倒腾到越南去,两边的赚钱。
  杨老蔫在当地,牛逼到什么程度呢?两边中越边境上的边防军,都认识他,他运货的卡车,可以直接在边境上出入,只要是挂着他公司名义的车,边防军都只是大概搜查一下,还只针对丨毒丨品这些见不得光的东西,至于正规的商品,根本就不管不问。

  这让楚震东很是意外,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昔日那个三棍都打不出闷屁来的杨老蔫,竟然会有今天这般成就,同时心中也生起了感慨,谁说人的命是注定的?杨老蔫就是正宗的逆袭。
  更让楚震东意外的事情,则是发生在杨老蔫给楚震东几个接风的酒席上。
  酒席就设在杨老蔫的家里,杨老蔫赚到钱后,一并排盖了九间两层的楼房,他居住中间的三间,左边的给老大准备的,右边的则是给老二准备的,这在当地来说,是十分富裕的表现,以这种家底子,根本就不愁找不到媳妇。
  杨老蔫知道楚震东能喝酒,特地准备了很多当地山区的自酿米酒,浓稠香郁,倒在大碗中,都能堆出碗面,显然都是佳酿。

  喝酒的时候,没叫外人,就楚震东一行六个,加上那四个年轻人,还有杨家父子三个,围了一大桌,杨老蔫的媳妇是个憨厚的妇女,忙前忙后的整了一大桌子的菜,却不肯上桌。
  她不肯上桌,却有人死皮白赖的想往上靠,谁呢?当地的一个无赖,也姓杨,叫杨三斤,听说是出生时只有三斤,所以得了这个名字,这家伙典型的懒汉,好吃懒做,整天就闲逛,活不干,生意不做,就是鼻子贼尖,谁家做点好吃的了,他立即就凑去了。
  杨老蔫家庭,在当地毫无疑问是十分富裕的,伙食相对也好许多,鱼肉不断,之前这个杨三斤就经常来他家蹭饭,杨老蔫一直觉的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来,所以也没计较他,多双筷子多个碗的事。
  可楚震东来这天,就不一样了,本来一桌子坐了十几个人,就十分挤了,根本没有他的位置,何况,这家伙的举动,也十分的招人厌恶。
  这边楚震东等人刚坐好,他就进门了,鼻子一抽一抽的,进来就笑道:“自泽哥,家里来客人了啊!我说怎么弄这么多菜呢!离老远就闻到香味儿了。”
  说着话,猛的咳了一口痰,随地吐了,随即一眼看到了琴姐,顿时两眼都放光了,在中越边境,相对来说,条件还是不如泽城的,琴姐本来人就生的美艳,又会打扮,又是大夏天,热的冒油的时候,琴姐穿的也相对清凉一点,这一眼看上去,这家伙竟然不自觉的连吞了两口口水,当下自己去搬了个板凳,就硬往琴姐身边挤。

  琴姐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厌恶的表情来,这小子贼眉鼠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浑身还脏兮兮的,散发出一股子怪味来,琴姐哪能看得上他。
  楚震东眉头一皱,但碍于这是杨老蔫的家,就强忍住没有发火,只是看了一眼杨老蔫。
  杨老蔫这次没有再像以前那样了,而是直接面色一沉,喝道:“三斤,这是我生意场上的贵客,你要吃喝,去厨房找你嫂子,让你嫂子给你弄点菜去。”
  那杨三斤嬉皮笑脸的说道:“哪不是一样,自泽哥你别客气,我就在这混混就行了。”
  杨老蔫的脸色顿时就难看了起来,他看得出来楚震东不高兴了,立即对着他两个儿子一递眼色,两个儿子就站了起来,一左一右去拉那杨三斤,人家都拉他了,可这小子脸皮实在太厚,就是赖着不肯走。
  杨老蔫这两个儿子,直接就火了,杨念楚一伸手就将米酒碗端了起来,啪的一下,一整碗的米酒盖在了哪家伙的头上,杨东恩一伸手就将他扒倒在地上,兄弟俩蹿上去按到,就在酒桌边,一顿拳打脚踢。
  而杨老蔫则像没看见一样,端起酒碗来,对楚震东笑道:“东子,来,尝尝这米酒。”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