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8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跟着柳笙往里走,到了曾茂才的房间,曾茂才见我进来,站了起来,走过来说:“董宁,最近苦了你了。”
  我笑了笑,说:“曾哥,我没事了,你不用担心。”
  客套还是要客套的。
  曾茂才说:“那就好,这事吧,你一时半会还过不去,还是要靠自己多调节。”
  我说:“曾哥,我懂。”

  曾茂才让我坐下,给我递过来一杯茶,说:“董宁,你在电话里面说有事,具体是什么事?”
  我想了想,说:“曾哥,我想找点事干,你也知道我现在的情况,找个事做忙起来,可以忘记现在的烦心事,另外,特勤那边现在对待我的态度不是很明确,我感觉自己被边缘化了。”
  曾茂才点点头,说:“你说到点子上了,确实这段时间特勤冷落了你,也没办法,之前你出了风头,想把你立起来,但特勤这里面水也深,把你立起来,等于打了别人的脸。所以才有现在这个情况。”
  我点了点头。

  我来这边就是实话实说,对曾茂才这种人,最好不要用什么花招,就是实打实的,说说我现在的情况,还有接下来的打算,也不用把自己表现的多么惨,曾茂才这样的人,心里有数,自己能评估出来。
  永远不要觉得别人蠢,这是安身立命之根本。
  曾茂才说:“董宁,你别着急,我最近也在琢磨一些事,开拓开拓,你这样,你先安心在家里面,有了安排,我通知你,怎么样?”
  我说:“谢了,曾哥。”
  曾茂才说:“你还是这么客气,咱们的关系就不用提这个了,对了,你父母还好吗?”
  我说:“挺好的。”
  曾茂才说:“那就好,别让他们太操心你的事了,对了,柳笙给我提我,你现在开着那辆车有些普通,我这边有不少车没人开,档次还可以的,你选选,看中哪一辆开走就行。”
  我说:“曾哥,这不行。”
  曾茂才笑笑,说:“都是特勤的兄弟,咱们受的苦遭的罪我都知道,我力所能及让人过的舒服一些,你就别推辞了。”

  送我车开,是真的为人好,还是因为关珊那件事补偿。
  我,不清楚。
  跟曾茂才谈了好一会,我便走了,曾茂才这边的事不少,总有电话打过来,曾茂才没觉得不方便,什么话都说,我就算不想听,也听了不少去,有些是挺机密的事,让我对曾茂才的关系网有了新的认识。
  这招是拉拢人心之招,说什么都不忌讳我,好像把我当成了兄弟,实际上呢,背后玩的是另外一手,论玩弄人心,变态胜,但是论演戏精彩,还是曾茂才,这人面面俱到,不露声色,不透口风,深不可测。
  柳笙送我出来,又是亲昵的挽住了我,一点都不注意影响。这般亲昵,让她那凸出的前胸,在胳膊处蹭来蹭去,之前会有心痒痒的感觉,现在我好似没了欲望,一点感觉都没有,柳笙的意思我知道,没点破没说破。柳笙也不会放在心上,她应该只是觉得我意志消沉,除此之外,她不会多想。
  人与人之间,没有真诚可言。
  往外走的时候,柳笙说:“刚才你都听到了吧,我带你去选选车。”
  我说:“你饶了我吧,好车我可不敢开。”
  柳笙掐了我一下,说:“白给你开,你还不开啊!真傻,你矜持什么劲儿,这车放着也是放着,你开还能物尽其用。”
  我说:“加不起油。”

  柳笙说:“有加油卡,要多少给多少,开时间长了,我派人开走去保养。你再换别的车。”
  我说:“不是,我真没必要开好车。”
  柳笙说:“也不是什么好车,再说了,刚才你在屋里面也答应了啊!”
  柳笙的眼神有点哀怨,似乎是怨我区别对待,对曾茂才就答应,到了她柳笙这里,我又推脱。这算什么。
  我说:“不是,我没那个心理准备,我也开不起那么好的车。”

  柳笙说:“我还不知道你,你是不是怕被白子惠看到,你现在颓废一点,没准白子惠心一软,还能回到你身边。”
  不得不说,我是有这个想法,我要开个好车,出去嘚瑟,白子惠看到以为我不把我们之间的感情放在心上。
  那样的话,真是说不清楚。
  我没回答,柳笙叹了一口气,说:“董宁,人都是往前看的,别站在原地,等的太久了,到时候你会发现失去的太多,这车呢,你是必须要开走的,以后,给你分了活,你总不能开你那台车出去吧,现在人都讲究个面子,你不开一辆好车,不戴一块好表,人家都看不起你,你应该认识挺深刻的啊!”
  我说:“好吧,我也不矫情了,不过,今天让我把车开回去,哪一天我打车过来。我再开走,你说,行吗?”
  柳笙咯咯笑了,说:“早这样不就好了,扭扭捏捏的,对了,还跟你说件事,那个姓蒋的还想找你玩玩。”
  姓蒋的应该就是那个蒋为民蒋局长了。
  我说:“有这个必要吗?”

  柳笙点点头。说:“有这个必要,维持这层关系,对我们还是有利的,他对你兴趣挺大的,老问我,看来,他对你击败他那件事还是耿耿于怀的,女人永远忘记不了第一个刺入的男人。这男人也永远忘不了让他失败的人。”
  这他妈的是开黄腔了吧,说这个不太好吧。
  算了,特勤的人都疯。
  从曾茂才这里离开,我想了想,去找了齐语兰,也没别的事,就是把找曾茂才的事跟齐语兰说了说,毕竟齐语兰是我的主管领导,我现在这是要去干别的事。
  齐语兰是跟我在外边见面的,正好一起吃饭,我说完这事,齐语兰愣神了,她看着我,好一会才说:“你确定?”
  我点了点头,说:“确定。”
  齐语兰小声的说:“董宁,我知道你最近过得不太好,也知道特勤那边争斗的比较厉害,你现在想多做做事,其实我也理解,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你给我一种感觉,你的目的不纯。”
  真厉害,竟然感觉出来了。
  女人的第六感有的时候还是挺可怕的。
  我觉得我表现的挺好,没有露出半点马脚。我说:“咱们接触这么长时间了,你还是挺了解我的,我现在感觉挺不好的,实话实说,这事对我打击挺大,我有些不敢在家里面呆着,我怕控制不住自己去琢磨这个事,实在头疼。就喝酒麻痹自己。”
  齐语兰关切的看着我,说:“你想没想过挽回。”
  我说:“白子惠她挽回不了,我心里明白,不说这个了,我也是怕自己在家里太沉闷,出来做点事,挺好的,另外,我也想多点收入,让家里过点好日子。”
  日期:2017-03-18 08:2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