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8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苦笑一下,大概没有人会想到,明明那么相爱的两个人,瞬间分道扬镳。
  白敏德说:“董宁,我是把你当女婿看待的,你要做什么我都会支持的,你看,你和子惠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吗?”
  我说:“叔叔,子惠是你的女儿,你应该了解她,她一旦决定的事...”
  白敏德又叹气起来,显然对白子惠,白敏德也是头疼的,白敏德的意见,左右不了白子惠。
  站在家长的角度,知道了我和白子惠的矛盾,他们大概也会站在我这边,在他们看来,已经认可我这个人了,有些缺点也是可以容忍的。
  出轨的男人也有不少被原谅的,我这算是被人强行发生关系。比主观出轨让人容易接受一点。

  我错了就是错了,不想白子惠父母给白子惠施加压力。
  白子惠已经说的很明白了,以后减少见面的可能,因为她知道,我们见面,只有痛苦,越见越痛苦,为了彼此好。还是不见的好。
  我听了心里特别的难受,但我说了好。
  我想,我以后只能站的远远的,用我余生去注视她,守护她。
  想到这一点,心里特别的悲凉。
  白敏德打量了我一眼,说:“你注意身体,最近瘦了,人也憔悴了。”
  我说:“谢谢叔叔,我会的。”
  想了想,没什么好说的了,白子惠父母已经到了,我留在这里只是个麻烦,白子惠不想见到我,我就不给别人添堵了。
  我说:“叔叔,我先走了。”
  白敏德想了想。说:“要不要进去再看看子惠。”

  我轻轻的摇了摇头,说:“算了。”
  白敏德说:“好吧,你慢点,还有,谢谢你救了子惠。”
  我说:“应该的,我也不想看到她出事。”
  走出了医院,我听到白子惠进了病房,白子惠问道:“董宁呢?”

  白敏德说:“他走了。”
  长时间的沉默。最后悠悠的一声叹息从白子惠嘴里发出来,分外寂寥。
  生活还要继续,不管我愿不愿意,我现在挺渴望工作的,忙起来的话,比闲着要好。
  深夜躺在床上,睡不着,想事情。
  曾茂才害了关珊,这件事应该有了了断,男人不能退缩,在这件事上,我退缩了太久了,以至于都不像是一个男人,我清楚的认识到我一个人不行,我需要帮手,但是这个帮手不能介入太多,我要借用各方面的关系。
  还是自己的实力太弱,受制于人。
  特勤,同舟会,都有可以借力的地方,就算是那个变态,也可以考虑合作,我心中已经没有绝对的对与错,只要是有利于我,我便可以利用。
  现实给我上了一课,我弱小,便有人不断的设计我,之前是关珊的死,现在是白子惠的离开。
  因为什么,因为我不强,如果我能早一点知道事情发生,便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想通了。明白了,我开始计划做事了。
  曾茂才,我的目标。
  接近他,了解他,俗话说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我现在还不够了解他,还没有进入他的那个圈子,诚然。他对我很好,可他是有目的的,我只知道他是特勤的人,隐藏的很深,除此之外,一无所知。

  关珊这件事,我要搞明白,曾茂才为什么要杀关珊。我觉得这里面肯定有我所不了解的内幕。
  脑子里面想这些,失去白子惠的痛苦少了一些,人也变得正常了一些。
  白子惠,你要好好吃饭,好好休息,身体不要垮掉,这是我希望看到的,我们不在一起了,你也好好好对待自己,这是我最后的心愿。
  被黑暗包围的我,如是说。

  还有啊!还有另外一个女人也让我牵挂。
  李依然,你还好吗?
  没想到我会跟你有了孩子,还是那么可爱的女孩,真是好奇妙啊!
  希望你一切都好。

  我不怪李依然,我和白子惠的事跟她没关系,只是这事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了,仅此而已。
  不知道是不是生活有了目标,没有喝酒,我竟能睡着了,只不过起来的比较早,出去锻炼了一下,顺便买了早饭回来,洗了个澡,吃了饭。胡子我没刮,可能是想提醒自己一下,不要犯之前犯过的错。
  想了想,我给曾茂才打了个电话。
  我说:“曾哥,你上午有时间吗?我想过去找你说点事。”
  曾茂才说:“欢迎,早饭吃了吗?我给你准备点。”

  我说:“曾哥,不用麻烦,已经吃了。”
  计划第一步。打入曾茂才的圈子,成为他倚重的人,曾茂才对我还是戒备的,从他跟柳笙的对话能感觉出来,不过,我有特殊能力,曾茂才为什么不用呢,利益永远能蒙蔽人的双眼。
  至于特勤那边会对我的选择不太理解,我现在担子挺重的,为什么往曾茂才这边跑,我不想解释,齐语兰会理解,她看到的是做事的我,经营社会关系的我,前因后果,前因是我跟白子惠分开。后果是我把精力投入到其他事情中,合情合理。
  组织交代我的事我干,我有空闲时间做别的,不犯法吧。
  况且,我也要为家里面考虑,现在没了白子惠,只有父母和姗姗,我要让他们过上好日子。

  开车到了会所。柳笙得到了消息,已经在门口等我了,看到我,柳笙说:“董宁,最近你一定不太好受吧,有什么需要跟我说。”
  我说:“谢了,不过,我没事了。”
  柳笙白了我一眼,说:“还说没事呢,你看你胡子也不刮,人显得老气。”
  我笑笑,说:“老气不老气,对于我现在没什么所谓。”
  柳笙说:“话不是这样说的,你跟白子惠分开,还有追求幸福的权利呀,现在好女孩很多。用不用我帮你介绍几个啊!”
  我说:“你真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现在没有那个心情。”
  柳笙很自然的挽着我,往里面走,她说:“哎呦,董宁,没看出来了,你现在这是四大皆空了被,我跟你说,我没开玩笑,我手里确实有资源。”
  我说:“你这是干什么,拉皮条啊!之前怎么没看出来呢。”
  柳笙脸若桃花,透着亲热劲儿,她说:“去你的,我是关心你好不好,这几个家庭条件可都不错。”
  我心里警惕起来,这次过来,柳笙明显热情了,之前也挺热情的,可是现在有点刻意的感觉,让我察觉出来。
  想来是曾茂才不放心,让柳笙跟我走的近一些,探探我的口风。
  我拒绝道:“算了,我这样的,没人看的上。”
  柳笙说:“有我呢。你怕什么?”
  我说:“我怕,还有,我真的没那个心情。”
  柳笙说:“好了,好了,那这事不提了。”
  那话,那笑,不见外,好似真的关心我一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