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21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百无求明白了过来,不过它还是嘟囔了几句:“那么你也挣吧一下啊,干嘛好端端的就把东西给他了?老家伙你这么块就怂了,老子我也没面子……”
  “上面写的是邱武真总结出来,可以快速提升术法的法门。应该就是徐福给广仁吃的小灶。”说到这里,归不归看了身边的吴勉一眼,看他没有什么反应,这才继续说道:“东西是好东西,可惜那是为广仁那样的人特制的。只有广仁、囚闽那样体制的人才能用得上。”
  说话的时候,归不归看了一眼石棺的方向,苦笑了一声之后,继续说道:“可惜老人家我费尽心思在石板后面替徐福写的字了,早知道就不费这个事了。”
  归不归说的没完没了的时候,广仁、火山已经带着元昌除了村子。在村口的时候,和尚已经醒了过来。看到的第一个人便是广仁,这位曾经的大方师对着他说的第一句话:“你还在惦记什么?为什么还不去找那两位楼主……
  ”

  明白自己是被两位大方师救出来的之后,元昌先是沉默了片刻,随后看着广仁说道:“大方师,我找的到那两位楼主又怎么样?你真的以为他们俩没有后手吗?之前和你说过的,你们两位不帮我,没有十足的把握,就算那两位没有了术法的楼主站在面前,元昌也不敢去动他一根手指头。他们俩都是活了千年的人物,不可能没有想到有朝一日失去了术法的应对。”
  “元昌。你有选择吗?”火山冷冷的看了一眼面前的和尚,顿了一下之后,看到自己的师尊没有什么不悦的表情。火山这才继续说道:“你现在长生不老的身体是谁给你的?就算没有那两位楼主,你早已经投胎转世多次了。福兮祸所依这句话你不知道吗?成败都在你的一念之间,按着大方师说的去做。做的好。助你成佛,做得不好,送你入魔……”
  听火山带着威胁的话。元昌低下了头,再不发一言。这个时候,广仁轻轻的叹了口气。眼睛看着头顶上已经升起来月亮。嘴里对着元昌说道:“你没有选择,我们师徒二人又何尝不是?能自己选择的话,现在我已经带着火山去海外寻找徐福大方师了。好在这件事已经完成大半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广仁将怀里面的兽皮取了出来。将它交到了有些疑惑的元昌手上,随后继续说道:“还想要什么你可以和我说,能办到的我会想办法。记住,以后不可以再惊扰历任大方师的亡灵,如果再有下一次,那件事也不需要你来办了,将我给你的长生不老体制还回来。你我之后各不相欠。”

  说到最后的时候,广仁的语气变得森然了起来。顿了一下之后,他又恢复了自己不见一丝波澜的语气。看着脸色有些发白的元昌说道:“你也是看过占祖之后的乱象,你我都棋盘上面的棋子,不到终盘之前。谁都不能轻易离开。你——还不明白吗?”
  “元昌明白了”这时候,和尚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将手里的兽皮塞进了衣服里面之后。对着两位大方师双手合十,行了佛礼之后,继续说道:“我这就去寻觅两位楼主的下落,希望此事结束之后,大方师能话附前言,元昌与两位大方师各不相欠……”
  说完之后。元昌对着两位大方师行了半礼,随后当着他们俩的面,使用了五行遁法消失的无影无踪。
  看到元昌遁走之后。广仁扭脸看了一眼火山,说道:“这样的时候,你也要去招惹吴勉吗?你也是做过大方师的人。还是分不清孰轻孰重?火山,你让我有些失望了。”
  火山的脸上出现了一丝惶恐的表情,当下跪在广仁的面前,小心翼翼的解释道:“师尊,你也在姬牢送来的挂相上面,看到了吴勉、归不归这些人会和师尊反目。如其真应了挂相,您要成为吴勉的阶下之囚。倒不如趁现在您还可以克制他的时候。斩草除根的好。就算日后徐福大方师回归,也说不出……”

  “住口……”没等火山说完,广仁已经冷冷的打断了他的话。顿了一下之后,这位曾经大方师继续说道:“成为了吴勉的阶下囚又如何?你我都是逆天修的长生不老的人,就算占祖也给批天改命的机会。你以为我连自己的命都掌握不了吗?”
  说到这里,广仁回头看着地下墓陵入口的方向,自言自语的说道:“我也想看看,吴勉真有将我变成他阶下之囚的本事吗……”
  这两位大方师说话的时候,吴勉、归不归带着两只妖物正在向着地上的出口走去。一边走,闲不住的百无求一边对着自己‘亲生父亲’问来问去:“老家伙,你说好好的那俩大方师又抽的什么疯?本来还以为方士一门灭了,他们俩还能老实一点。谁能想到他们比当初还不是东西。刚才也就是你弟弟拦着老子,要不然的话……”
  “要不然的话,邱武真的空坟就便宜你了。”没等百无求说完,小任叁已经抢先说道:“不是我们人参说你,他们几个干架,扫过来一点术法,咱们俩都吃不了兜着走。不过话说回来,老不死的,广仁和火山不好好过日子。又搞的什么鬼?”

  归不归笑嘻嘻的说道:“还能搞什么鬼?老人家我刚才都说了,元昌小和尚是广仁的私生子。儿子被邻居揍了,哪怕平时和这邻居的关系再好,说不得也要翻脸……”
  “洛阳城军营当中,救走元昌那个人就是广仁。”没等归不归说完,吴勉突然来了这么一句。
  老家伙冲着没有一点意外的样子。嘿嘿一笑之后,对着吴勉说道:“现在看就是广仁、火山他们俩做的了。到底是亲生的,就是这么操心。”
  吴勉没理会归不归的胡说八道。他继续对着这个老家伙说道:“说说邱武真棺材里面的兽皮吧,除了广仁、囚闽之外,元昌呢?这个和尚合用不合用?”

  “就知道什么都瞒不过你的眼睛。归不归嘿嘿一笑之后。继续说道:“既然是广仁的亲生儿子,他老子合用的,儿子自然也是合用。要不然的话。这个小和尚干嘛这么上心?不过不用担心,广仁克制你的招数是他的杀手锏,这个不会轻易的传给什么人……”
  说话的时候。几个人已经按着原路回到了地面。这个时候,村子里面静悄悄的。老头子和那些方士村民也不知道都哪去了,广仁、火山也不会难为这些方士。算起来应该是把他们藏在什么地方了。
  吴勉、归不归几个也没有心思管这些人,当下也从村口走了出来。做上藏在附近的马车。上了官道之后向着附近最近的一个镇店行驶过去,先找个地方休息一下也好。
  顺着官道跑出去三十里,就在最近的一个叫做‘下邳’的县城。几个人本来打算在这里赵家客栈休息一下的,就在天色蒙蒙亮的时候,他们的马车到了下邳的城门前。才发现这里好像刚刚有军队大战过一场的样子。
  日期:2017-04-17 06: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