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死人开口说话》
第317节

作者: 阿良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女人点头说:“是的,不然呢?你们那么猖狂的对他们展开大规模的调查,如果你是组织成员,你会放过你们这样的人吗?”
  的确如此,范炎炎和欧阳雪琪之前所做的事情极大的威胁到了夏侯武组织的安全,但他们现在已经没再调查了啊!他不甘心的说:“可是雪琪不是说调查的工作由你来做吗?为什么他们不针对你,反而要来对付我们呢?我们现在已经没再管他们了,夏侯武组织什么的,跟我们一点关系都没有了!”
  女人淡然的说:“世间万物,冥冥之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认为你和那个律师已经脱离跟夏侯武组织的干系了,其实不然,或许你们正身陷其,夏侯武组织想不对你们下手都很难!”
  范炎炎心非常慌,要是组织的人对他下手他还能接受,毕竟夏侯武曾是他的老师,调查夏侯武组织最初是因为他在夏侯武家找到了夏侯武的名单,可要是夏侯武组织对欧阳雪琪下手他有些受不了了,因为欧阳雪琪完全是一个局外人,他可不希望欧阳雪琪因为他而卷入这场不必要的纷争之!
  又沉默了两秒,范炎炎问:“然后呢?你找我为了跟我说这些?你这段时间有没有找到什么有用的线索,夏侯武的组织到底在投资什么机构,你弄清楚了吗?”
  女人摇头说:“线索暂时还没有,我只是来警告你一下,张镇死了,你们或许会成为夏侯武组织的下一个目标,做好心理准备吧……”

  说完这话,女人转身离开,范炎炎连忙问:“等一下!你至少留个联系方式吧,要是我们想找你该怎么办?”
  女人头也不回的说:“不用了,我能找到你行了,你们需要我的时候,我随时都会出现。”
  这样,女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浓郁的夜色之,范炎炎呆呆的看着她离开的方向,半天都没回过神来。
  范炎炎独自回到了寝室,在自己的床坐下来,开始仔细思索刚才那女人说的话,虽然他很不愿意相信,但现在也不得不接受事实,张镇已经死了,死于自杀,夏侯武的组织之前一直想让他死,现在他死了,夏侯武的组织要找的是他和欧阳雪琪了!
  范炎炎越想心里越不安,他拿出手机打通了欧阳雪琪的电话,响了两声之后,那头的欧阳雪琪接了起来。
  “喂,范炎炎?”电话那头欧阳雪琪的声音有些疲惫,全然没有以往的蓬勃朝气。
  范炎炎也一时不知道从何说起,他想告诉欧阳雪琪张镇已经死了,但又觉得直接这样说出来会较残忍,于是他说:“雪琪……最近还好吗?”
  “嗯……还好吧,你怎么了?听你的声音,心情不太好?”

  范炎炎忍不住苦笑了一下,他那么尊敬的张检察官都离开了人世,他心情能好得起来吗?他想到那个神秘女人告诫他的话,于是继续说:“雪琪,最近夏侯武的组织可能要对我们动手了,我们要做好心理准备,做好应对的准备,千万不能落单,不能被他们抓到机会!”
  “哈……你怎么了?我们不是一直都在这个组织的目标之吗?从我们最初决定要调查他们的时候,我们已经走了这条不归路,这条路是无法回头的,既然选择了要一直坚持到底,不能因为对方是犯罪组织怕了他们!”
  范炎炎还是忍不住苦笑,不知道当欧阳雪琪知道张镇已经死了的这个消息之后还能不能这样轻松的说出这番话来,他想了想,决定跟欧阳雪琪见一面,当面把这件事告诉她,于是说:“雪琪,明天有空吗?有些事情我想当面跟你聊聊。”
  “嗯……明天是星期一,你……不用课吗?”
  “没关系,我什么时候过课?你有空吗?有空的话我们见一面吧,我有些事情要跟你谈,挺重要的。”
  “哦,明天我有空,那我们明天电话联系吧!”
  挂断了电话,范炎炎的心仍然平静不下来,他突然感觉很累,觉得自己承受了太多,这些本不应该由他来承受的,但正如欧阳雪琪所说,他们已经走了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从他们决定调查夏侯武组织的那一刻起,他们无法回头了,现在他们唯一的出路是把夏侯武的组织调查清楚,把整个组织连根拔起,如果他们不这样做,组织的人会主动来找他们的麻烦的!
  第二天,范炎炎一早起了床,他没有去课,而是直接前往跟欧阳雪琪约定好的地点,学校门口的那家咖啡厅。

  在咖啡厅,范炎炎顺利的见到了欧阳雪琪,让他稍微有些意外的是,这一次的欧阳雪琪终于一改之前的萌少女风格,穿了她最具职业性的小西装,引起他注意的事不止这些,他还看到欧阳雪琪右臂缠着一个黑色的纱布,他也不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好像是出席葬礼的时候需要戴的吧。
  范炎炎问:“雪琪,你这戴的是什么啊?”
  欧阳雪琪转头看了一眼她手臂的纱布,然后笑着说:“这是黑纱啊!怎么样,没见过吧?”
  范炎炎被欧阳雪琪这开朗的样子吓了一跳,他仔细看时,却见欧阳雪琪眼眶红红的,脸还有泪痕,看样子像是刚哭过一场。
  只听欧阳雪琪继续说:“不好意思,我的一个好朋友去世了,可能会影响到你的心情……其实你已经知道了吧?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是想说这个吧?”

  范炎炎吓了一跳,问:“你也知道了吗?张检察官去世的事?”
  欧阳雪琪凝重的点了点头,她阴沉着脸说:“我是今天早才知道这件事的,我去医院想看看他,却只看到一张空着的病床,再去问医生护士的时候,才知道他已经去世了……”
  范炎炎松了口气,看来欧阳雪琪已经知道了,这样也好,尽早知道也能尽早接受事实,他怕欧阳雪琪承受不了这个打击,但现在看来,欧阳雪琪的承受能力还是很强的。
  欧阳雪琪低着头沉默不语,范炎炎觉得气氛有些尴尬,他又问:“那……今天你去参加了他的葬礼吗?”
  欧阳雪琪抬起头来,疑惑的问:“什么葬礼?你是说张镇的葬礼吗?”
  欧阳雪琪苦笑着说:“什么葬礼,你想太多了……他的前妻在米国,女儿也在米国,国内又没有什么亲戚,哪会有人给他举办葬礼!”
  范炎炎立即问:“那毕思敏呢?毕思敏曾是他的学生,家里还那么有钱,给自己死去的老师举办葬礼,对她来说不是什么难事吧?”
  欧阳雪琪苦笑着说:“可是,等我们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晚了,张镇已经被送往火葬场火化掉了,我们连他的最后一面都没见到!”
  范炎炎惊讶的问:“什么?谁把他火化的?他们经过谁的同意了?凭什么随随便便火化了?”
  欧阳雪琪苦笑着说:“还能有谁,当然是监狱的人啊!张镇本来是监狱的犯人,监狱想怎么处置他都可以的,死了当然要送去火化,不需要经过任何人的同意的!”
  范炎炎心很是震惊,虽然他也看出来监狱向来独断专行,但没想到他们能独断专行到这种程度!虽说张镇是他们所管理的犯人,但犯人也是有自己的人权的啊!哪有不经过任何人的同意直接火化的?要是张镇不是死于自杀,监狱的这种行为岂不是掩护了杀害他的凶手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