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12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沈连清道:“嗯。今天是陪那个潘长河的人吃饭。楚市长喝多了。我正好这两天胃不舒服,才躲过了。”
  潘长河这个名字也有段时间没听到过了,这会听到沈连清提到他,梁健立即想到了他那个电池厂的项目,就问:“项目现在进行得怎么样?”
  沈连清回答:“其他都还好,就是钱到位得太慢。这个潘长河太狡猾了。”
  梁健听后沉默了一会,潘长河的狡猾,梁健是有数的,要不是他狡猾,当初他的电池厂项目也不能落户在荆州。梁健在心底叹了一声,楚阳太忠厚,跟这个潘长河玩,有压力。他问沈连清:“楚阳怎么样?”

  这含糊的一句话,沈连清却听得懂。他回答:“各方面都不是很好,比较焦虑。赔偿款项,上一次到了一半,剩下的一半,潘长河不打款,这边就付不出去,付不出去,当时的承诺就成了笑话,楚市长压力很大。”
  梁健听后,心底多了些阴霾。潘长河的电池厂项目虽然当初梁健是让楚阳自己做的决定,但荆州毕竟是隶属于太和市的,现在潘长河那边闹幺蛾子,梁健心里到底还是不舒服的。这时,沈连清可能觉得自己说得太多了,忙转移了话题:“书记,您找我有什么事吗?”
  他还是以前的称呼。
  梁健回过神,想起刚才沈连清的话不由犹豫了一下。这个时候,把沈连清弄回来,无疑楚阳的压力更大。但就像徐京华无人可用之外,市委秘书长的位置无论谁坐,都不如沈连清坐来得让梁健放心。
  梁健迟疑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最近市里可能会有调动,我想让你到市里来,你有兴趣吗?”
  沈连清那边安静了一会,不知是惊讶还是在考虑。大约过了有七八秒钟,梁健听到沈连清回答:“我听书记您的安排。”
  对于这个答案,梁健还是满意的。沈连清从永州跟着他到这里,对于沈连清,梁健的心里除了是秘书,助手之外,还有朋友,甚至是家人这样的情感在其中。
  “豫元可能要调去省里了,到时候我希望你来坐这个位置,有信心吗?”梁健问他。
  沈连清尽量平静,声音中却依然难掩惊讶:“这会不会太快了?我怕我自己做不好。”
  “没有人是生来就会当官的。三分天注定,七分靠打拼。做官这事,三分运气,一分天赋,还有六分都是靠努力!你不笨,运气已经来了,剩下的就看你自己想不想了。”梁健平静地说道。

  电话里安静了一两秒时间后,听到沈连清回答:“您以前说过,不想往上爬的人当不好官。按照这个标准,我觉得我这辈子可能都当不好官,不过,我喜欢跟在您身边。我会努力不辜负您对我的期望的!”
  听了这话,梁健忽然响起,当时在永州时,自己本来曾打算在离开那里前,将他安排好的,但当时他却提出要跟着他到太和来。想起那时候的事,梁健就笑了起来,道:“你现在还是一个人,等以后结了婚,有了家庭,你不想往上爬,也得往上爬的。”说到这里,梁健顿了顿,又问:“说到这里,你现在自己的终身大事,打算什么时候解决?”
  沈连清沉默了一会,道:“这种事,急也急不来,看缘分吧!”
  毕竟是私事,梁健也不好多说,略微唠叨了两句后,正好霓裳过来找他,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天还没亮,梁健就从家里出发了。他要去见刁一民。为了避开徐京华,梁健特地赶在一大早,在刁一民出门前,去他家里找他。

  378 清早上门
  刁一民家梁健去过一回,车子开到省府大院的门口时,被警卫拦了下来。梁健正准备递支烟,警卫认出了他,说:“你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梁健吧。”
  梁健打量了一下他,却在脑海里找不到什么印象。不过,警卫认出了他,倒是省了些事,登记了一下,梁健就被放了进去。
  车子绕了点路,停在了一个偏僻的地方,然后下车往刁一民住的点走过去。

  到了地方,按了门铃后,保姆出来看到他,问:“你来找谁?”
  “我是太和市的梁健,我来找刁书记。”梁健道。
  “首长知道吗?”保姆问。
  梁健撒了个谎,说:“知道。”梁健昨天跟刁一民的秘书打了电话,确定了刁一民今天在家的,但没说要过来的事情。
  保姆听后,打量了一下,将他放了进来。
  “你在这等等,我去跟首长汇报一下。”保姆走向书房。梁健看了下时间,才七点不到。很快,保姆就回来了,脸色不大好。梁健知道,她肯定是知道自己刚才骗了他。
  “首长让你去书房。”保姆声音都变得生硬了许多。
  梁健朝她歉然地笑笑,然后去了书房。刁一民坐在办公桌背后正在看什么文件,听到他进来,将文件夹一合,抬头看向他,神情冷漠,道:“现在这些警卫工作越来越不称职了!”
  “是我的错,不怪警卫。”梁健忙低头作揖:“谢谢刁书记愿意见我!”
  刁一民哼了一声,然后也不让他坐,就问:“找我什么事?”
  “徐省长最近似乎想让豫元同志到省里来任职,这样的话,我那边的市委秘书长一职就空下来了。我想让目前在荆州任市长助理的沈连清同志过来担任这个职务。”梁健一口气就将事情给说完了。
  刁一民伸手去拿茶杯,茶杯放在桌子的另一角,刁一民坐着是够不到的。梁健忙上前一步,将杯子拿到了手中,然后递到了刁一民的身边。
  刁一民接过后,看了他一眼,然后道:“站着干什么!这里又不是没椅子给你坐!”

  梁健忙坐了下来,刚坐稳,就听到刁一民开口说道:“市长助理,到市委秘书长,这个跨度大了点。”
  说完,他盯着梁健看。梁健忙道:“可以先不进常委,等他在这个位置上做个一年半载后,再考虑进常委。”
  刁一民没接话,喝了口茶后,才慢慢悠悠地说道:“看来,你都想好了。”
  “不敢,我想得再多,最终还是要您拍板的。”梁健道。
  刁一民忽然哼了一声,嘴角带了一丝嘲讽的笑意,道:“你现在这种奉承话倒是说得越来越顺口了!”
  “我说得是实话。”梁健道。
  刁一民看了他一眼,忽问:“你说得这个沈连清,就是当时你从永州带来的那个秘书吧?”
  “是的。”梁健道。
  刁一民嘴角又露出了那种嘲讽的笑容:“一年时间,秘书就成了市委秘书长,你还真是胆子大啊!我都不敢这么玩!”
  “不同人不同对待!沈连清同志的能力还是可以肯定的。”梁健道。
  “要是都只看能力的话,那还不乱套?”刁一民道。

  梁健抿着嘴沉默了一会,道:“我个人认为,这个机会,沈连清同志还是值得给的。”
  刁一民盯着他,道:“值不值得不是你来说的。”
  “我知道,所以我在恳求刁书记能给他这一次机会,让他证明一下自己的能力。”梁健将恳求两个字咬得特别重一点。
  刁一民看了他一会,忽然一挥手,道:“行了,现在事情连个眉目都没有,说这些都还早,就这样吧。你可以走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