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勉传--民调局异闻录前传》
第1019节

作者: 儿东水寿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在石棺的夹缝里……”囚闽这时候也放弃了百无求。重新回到了石棺旁,就在他打算在继续找的时候。突然听到了里面的木棺当中传出来了一声闷响,听着就好像里面有人再叹气一样……
  饶是囚闽没有丝毫惧怕鬼的意思,也被邱武真棺材里面的声音吓了一跳。他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有些惊恐的回头看着归不归说道:“这里面是什么?”
  “老人家还等着问你呢。”归不归嘿嘿一笑,身子向上轻轻一纵,轻飘飘的站在了石棺边缘。看着已经走到石棺另外一边的吴勉说道:“老人家我真是越来越好奇当年徐福把什么东西藏在这里面了。”
  “徐福?你说是徐福做了手脚?”没等吴勉说话,囚闽已经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有了吴勉和归不归壮胆。他也跟着再次走到了石棺旁边。盯着里面的木棺说道:“不可能,徐福不可能发现这个的。那个人不敢欺瞒……”
  没等囚闽说完,吴勉已经冷笑了一声,说道:“有你废话的时间,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一句话说完,白发男人对着木棺的棺盖虚抓了一下。随着他的动作。囚闽只听见“轰隆”的一声,随后就见棺盖被凭空掀了起来,掉落到五六丈远的空地上。
  木棺的棺盖被掀开之后,里面便一股淡黄色的雾气飘了出来。雾气当中又有好像有人叹气的声音一样,囚闽看不清雾气里面的情况,听到了这声叹息之后。先后退了几步避开了再说。
  而吴勉和归不归两个人没有一点后退的意思,两个人转眼间便被雾气包裹住。后面的百无求和小任叁吓了一跳,两只妖物不知道里面出了什么事情。当下二愣子就要往雾气里面冲。却被小任叁一把抱住它的大腿。小家伙拦住了百无求之后,扯着嗓子大声喊道:“吴勉,老不死的!你们俩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情?”雾气里面传来归不归那慢悠悠的声音:“只是一点阴魄死气而已,我们俩又死不了,这点死气还奈何不了我们。”
  归不归说到前半句的时候,囚闽已经准备也进入那团雾气中查看。不过听到归不归说这雾气是阴魄死气的时候,他非但没有向前,反而后退了几步,紧张兮兮的看着这团正在慢慢消散的雾气。
  阴魄死气是从死人身上剥离出来的,活人吸入之后身体里面的生气便会被挤走,变成活死人一样的怪物。虽然还有办法救治,不过这样的情形。还是不要招惹的好。想不到他们这样长生不老的人连阴魄死气都不惧怕。
  好在这死气不能存与空气太久,没过多久便消散的一干二净。一直等到死气完全消散之后,囚闽才冲了过去。手扶着石棺看着里面已经被打开的木棺。就见里面除了几十件陪葬品之外,连邱武真的尸首都没有,剩下的就只有一面青色的石板了。这里明显看不到有自己要的东西。
  这时候,囚闽的心里已经开始发慌。他直接跳进了木棺当中,满脸通红的找自己要找的东西,最后无奈之下才对这个刻满了字迹的石板发生了兴趣。石板可雕刻成人的模样,算是代替邱武真的尸骸躺在这里。

  囚闽将里面的陪葬品一股脑的扔到了外面,随后跪在石板上。仔仔细细的盯着上面雕刻的文字。他最后的希望就在这块石板上,希望能从这上面找到那件东西的线索。
  不过让囚闽失望的是,石板上面雕刻的文字并没有提及他要找的东西。不过看完之后,还是让他起了一身的冷汗。
  石板上面写的是方士一门大方师邱武真另外的一段生平,从他进入方士一门起,一直写到为什么会突然暴亡都写的一清二楚。看着完全就是徐福的口气,没有一点隐晦的地方。最后竟然还写着方士门中有人暗通邱武真的门人,未防宵小再有不轨的举动,徐福已经将邱武真的尸骸改到了其他地方下葬。连同不属于这里的东西,也一并取走由徐福大方师妥善收藏。
  看到最后的时候,囚闽明白这一趟自己历尽千难万险,什么都得不到了。当下他靠在木棺里面,眼睛直勾勾的看着脚下的人形石板,半晌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石板上面的文字。吴勉和归不归在雾气当中已经看过。囚闽跪在棺椁里面读上面文字的时候,两个人已经从里面出来。老家伙叫过来百无求,正在将散落的陪葬平捡起来,塞进二愣子的衣服里面。转眼间,归不归父子俩衣服里面已经是鼓鼓囊囊,将一半的陪葬品都塞进了怀里。
  “你要把棺材看穿吗?”站在石棺外面的吴勉冷冷的看着有些萎靡的囚闽。顿了一下之后,他继续说道:“死心了吗?死心了我们再谈谈你我之间的恩怨……”
  “谈?我凭什么和你来谈……”囚闽无神的看了吴勉一眼,随后继续说道:“杀师之仇不共戴天。还有我那些同门师弟。既然这个仇我报不了,那也不能和你同存一个天地之下。动手吧……”
  “你师尊的死我认,你同门的死别算在我的身上。”吴勉用他那嘲弄的眼神看了一眼囚闽之后,继续说道:“害死你同门的人和我没有交情,我干嘛要替他背上这个黑锅?傻子,那个邱武真死在我的手上。你我已经不共戴天了,我犯不着躲这个。”
  囚闽愣了一下之后,目光从吴勉转移到了被百无求扔在地上的元昌身上。顿了一下之后,他从棺椁里面爬了出来。慢慢的走到了和尚身边,上下打量了一番元昌之后,囚闽对着和尚的脑袋伸出了巴掌。
  就在囚闽发力之前。归不归突然嘿嘿一笑,冲着他说道:“不打算等他醒过来问两句吗?问问他干嘛拉你下水也好。就是可怜你的同门师弟了,好端端的被这个和尚做成傀儡了……”
  “不用问了。知道了又怎么样?马上就要去奈何桥上喝汤了,还不是一样记不住吗?”说到这里,囚闽顿了一下。看着归不归说道:“既然我马上就要死在眼前了,这一世马上就要过眼云烟,有件事也不瞒你了。邱武真大方师其实……”
  囚闽的话还没有说完,墓室外面突然有掠过一道寒光钉在他的头上。“嘭!”的一声闷响,囚闽的脑袋瞬间变成了一团血雾,他的腔子在地上晃悠了两下之后,一头栽倒在元昌的身上。
  囚闽倒地的同时,墓室外面传来了一个熟悉的声音:“擅入大方师墓陵者,当诛……”话音未落,就见一头白发的广仁带着红头发的火山走了进来。
  “归师兄,我是请你来处置囚闽的,可不是让你带着他们一起下来惊扰邱武真大方师的。”这时候。广仁的脸色已经阴沉了下来。顿了一下之后,看着倒在地上的元昌皱了皱眉头,随后继续说道:“这个人知道问天楼主的下落。我要带回去查……”
  “擅入大方师墓陵也有我们几个,大方师你什么时候连我们一起诛了?”没等广仁说完,吴勉已经冷笑了一声,随后他手里凭空出现了那柄非刀非剑的法器贪狼。
  法器在手之后,吴勉继续说道:“还是说刚才在外面的水池,你们已经诛过我一次了,这就算放过我了?”
  日期:2017-04-16 18:5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