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监里的男狱警》
第795节

作者: 武学傲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军官这么一走,就再也没有回来过...镇上的人都劝她,让她再找个好人家嫁了,反正她也无儿无女,没有什么牵挂,但是她却不同意...她说,无儿无女才无牵无挂,这样才能心无挂碍的一直等下去...”
  “后来,那里的政府说是要修一条路,修路的时候要拆掉老奶奶的房子,老奶奶虽然生活极其清苦,但是却怎么也不同意,无论给多少钱都不愿意,她说...她说如果拆掉了房子,那么军官回来的时候,就再也找不到她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石南菲的语速慢了很多,我听的出来,她是在压抑着她的哽咽。
  “我走的时候,留了一些钱给那个老板,让他在能力范围内,能适当的帮助一下那个老奶奶...”
  “后来呢,那个老奶奶怎么样了?”我柔声问。
  石南菲顿了顿,才开口说:“已经过世了...在我离开的第二年,那个老板就发信息告诉了我...她嫁过来的时候二十岁,走的时候八十七岁...整整六十七年,我听那个老板说,军官走的那一天下了雪,而老奶奶死的那一天,也正好下雪...”
  我低低的叹了口气,心中不禁也有些触动。
  能坚守六十七年的等待,是怎样的一种情感呢...
  想必,在大红盖头被掀开的那一瞬间,那个老奶奶的眼里,就再也容不下别人了吧。
  我脑中不禁浮现出了那一副画面,在温暖烛光的照应下,一个年轻英挺的军官用紧张颤抖的手掀开红布,红布下面,那张温婉的娇靥一点点的露出来,当两个人的眼神相触的一瞬间,就再也没有分开...

  这时,石南菲的声音再次响起。
  “从那时候开始,我就一直在找...有没有一个可以让我像那个老奶奶对军官一样...那么真心喜欢的人...”
  我的心头陡地一跳,整个人立刻紧张了起来...
  她说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她是在向我暗示什么嘛?
  还没等我想好,石南菲便继续小声说:“好了,太晚了,睡吧...明天还有事情。”
  说完,她动了动身体,调整一下姿势,接着就没了声音。
  我心中一片迷茫,一直思考着她话语的含义,就这么想着想着,一阵困意袭来,我不禁也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当我醒来的时候,我发现身边的佳人已经没了踪影,只有她身上的香味还依稀残留。
  从窗边透进来的光线以及外面办公室的动静上可以看出,此时已经是清晨。
  我从床上站起来,舒展了一下略显酸痛的身体,推开门走了出去。
  刚一迈出门,一个贱兮兮的声音便从我耳边传了过来。
  “嘿嘿,阿叶就是阿叶,厉害厉害,这才多久,都睡一起去了!”
  我侧头一看,不是李然还能是谁?

  “滚你大爷的吧!”我笑骂:“我们可是清清白白的,还不是为了工作!”
  “呵呵,要是这样也算是工作,为工作牺牲我都愿意。”李然将手里的东西递给我,说:“拿着吧,人家怕你早上没东西吃,专门给你留的。”
  我低头一看,只见李然手里拿着一杯热腾腾的豆浆,还有几个包子,那上面还散发着热气,一看就是刚出锅的那种。
  “人家特地出去给你买回来的,她脸皮薄,托我给你。”李然的声音也认真了起来,他带着几分感慨的说:“真是好姑娘啊,你可要好好待人家。”
  “别瞎说,八字没一撇的事儿,别乱传!”
  我皱着眉接过了早餐。
  “哎,这怎么能是乱传...”
  没等李然说完,我就挥挥手打断了他的话,我一边嚼着香喷喷的牛肉包子,一边用含混不清的声音跟他讲述了我之前的发现,里面包括我发现的一切一切证据,最后都指明了真正的凶手,曹跃江。

  在听完我的讲述之后,李然瞬间便精神了起来,他激动的叫唤着:“可以啊兄弟,那咱们还等什么,赶紧去抓人啊!我靠...这案子还真是够复杂的!”
  我看了他一眼,如果最后的凶手真的被证实是曹跃江的话,那这案子真可称得上是扑朔迷离了。
  相信这桩案子,在李然的资历上也可以添上不轻不重的一笔...
  更关键的是,凭借这案子的复杂程度,还有很大一部分可能大书特书,李然有那样一个父亲,做到这种程度也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行,你先去申请一下,我马上吃完,到时候咱们一块去!”
  我咽下了嘴里面的包子,一边喝豆浆一边说着。
  李然办正事的时候还是很雷厉风行的,没多一会儿功夫,他就通知我可以准备出发了。
  我们出动的人手不算太多,石南菲要求跟着一起去,被我和李然一起拒绝了,看她的样子,还有点不高兴。
  由于曹跃江社会危害性的等级也没多高,所以我们的行动也不算太紧张。
  我们都换了便装,轻车简从的折返回我已经很熟悉的村子。
  关于曹跃江的一切资料,我们都已经很熟悉,包括他经常住的居所,以及有可能会去暂住的其他地方。
  在信息时代,想要查清楚一个人的信息,真不算是什么太难的事情。

  我们最先去的,就是曹跃江的家。
  他的家位于村子的西头,看起来颇为豪华的一个三层的自建宅子。
  抓捕过程远比我想象的要顺利的多,当我们破门而入之后,正好将曹跃江堵在了里面。
  李然冲到被拷上了铐子,半跪在地上的曹跃江面前,伸出手将他的头给扶了起来,看了两眼之后说:“没错,就是他,带走!”
  我刚才一直没有看曹跃江的资料,我也是直到此时才见到曹跃江的真容。

  当我看清了他的脸时,我瞬间瞪大了双眼!
  原来...曹跃江竟然就是他!
  他的目光正好也对上了我,虽然他极力的掩藏,但我依然可以从他的眼神里面看到一丝惊慌与焦虑!
  曹跃江依然穿着一件淡灰色的中山装,这让他看起来就像是个保守的老干部,而不是一个在村子里面也算的上风云的小老板。
  这件衣服,在我和他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穿着...
  他就是我和石南菲第一次来村子的时候,去找韩文财时,遇到的那个自称韩文财欠了他钱的人!
  我忽然产生了一种莫名的荒谬感!
  一路兜兜转转,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没想到真正的凶手,从一开始就出现在了我的眼前!

  “呜呜...”
  这时,一阵低泣声从楼梯上传来。
  我抬头看过去,却见一个穿着素白色睡袍的中年女人正靠在那里哀哀切切的哭。
  她大概跟曹跃江差不多的年纪,虽然脸上已经有了细纹,可仍然能够看出,她年轻的时候的确是个美人。

  “别哭了阿洁,你安心在家等我。”
  曹跃江扭过头,看着那女人柔声的安慰。
  我心中微动,原来这女人就是阿洁...
  看来她应该就是韩文财原来的妻子,没想到她在跟韩文财离婚后,又跟曹跃江凑到了一起...
  “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还想着回家?呵呵,你也想得太美了吧!”李然撇了撇嘴,讥讽的说。
  日期:2017-03-17 18: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