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平洋战争》
第627节

作者: 青梅煮酒1970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人显然比南云更加猴急,美军攻击暂时结束之后还不迟迟发动反击让“飞龙”号上的山口少将非常恼火,他对南云的磨磨蹭蹭大为不满。附近海域已经发现了美军航母,山口此时肯定想起了1937年弗雷德里克霍恩海军中将的一句名言,“一旦敌军航母进入对我军舰队的打击距离,我方在消灭它的飞行队之前就毫无安全可言”。山口认为,如再不对敌人发起攻击就是发疯,于是他怒冲冲地发出了信号,“立即出动进攻部队是可取的!”此时机队部队的方形编队已因躲避空袭变成了菱形,“飞龙”号因航速最快已冲得很远,山口发出的信号不得不通过“野分”号驱逐舰转发给南云。前文多次提到,山口和南云素来不睦,他的提议只会起到反作用。

  没有采纳山口的建议立即放飞第二航空战队的俯冲轰炸机成为后来无数史学家—其中也包括很多日本人—指责南云优柔寡断、错失良机的最佳铁证。但如果稍加留意就会发现,事实上山口的建议并不成立,此时机动部队并不具备立即对敌发动反击的能力。老酒在上一贴配发的几张照片上明确显示,日军几艘航母的飞行甲板上空空如也,只有零星的几架战斗机。渊田在回忆录中说此时“飞龙”号和“苍龙”号的甲板上已经停放着随时可以出发的俯冲轰炸机,显然是对那些美军飞行员拍摄照片的不尊重。山口的建议相当于完全放弃友永机群,将攻击机迅速提升至甲板、定位、暖机、起飞,这一过程至少需要45分钟。也就是说在9时05分之前,南云不具备放飞攻击机的基本条件。 如果放在袭击珍珠港之前,以哀兵姿态出击的日本人尚有可能采取这种孤注一掷的做法。现在机动部队是连战连捷的百胜之师,南云会为了贸然出击付出非战斗损失近百架飞机的惨痛代价吗?对山口的建议,南云简直都懒得搭理。

  在南云看来,对攻击目标的选择不需要任何踌躇,首选目标当然是美军的航空母舰。问题在于,现在是立即将具备条件的攻击机派出前往攻击敌军航母,还是让友永机群降落,补充油弹后再以集团进攻来对付这一刚刚出现的重大威胁?虽然今天我们倾向于南云应毫不犹豫地发起攻击,但这是以现在知道最后结局为基础的。作为现场指挥官,南云肯定考虑得更多更远。他肯定不会忘记一个月前在珊瑚海,高木中将的贸然出击只击沉了美军一艘油轮和一艘驱逐舰,从而错失了攻击敌人主力航母的绝佳机会。

  如果像山口所言,完全放弃友永的返航集群,此时南云完全具备发起一次大规模攻击的能力。到7时45分,“赤城”号和“加贺”号的重装工作已大约完成了三分之一。机动部队能以最快速度起飞攻敌的飞机包括:“飞龙”号和“苍龙”号的34架俯冲轰炸机,只需提升至甲板挂弹即可出发;“赤城”号和“加贺”号机库内尚未换装为丨炸丨弹的鱼雷机,分别为12架和18架,两项总计攻击机64架,这仍然是一支极端恐怖的攻击力量。如果能够准确锁定目标并发起攻击,上述力量足以将美军的三艘航母全部送入海底。但南云认为,不宜立即派出攻击机群有以下三大原因:

  第一,日军认为对舰攻击的首选利器是鱼雷,这一观念根深蒂固,日军的长矛鱼雷也的确是同时代最好的。作为日本海军中首屈一指的鱼雷战专家,南云对这一观念的理解无疑会更加深刻。因此,有必要将第一航空战队完成换装的三分之一鱼雷机再由丨炸丨弹换回鱼雷。水平轰炸无论如何也不理想,效果也差,而俯冲轰炸的效果也不见得好多少。此时南云完全忽略了一个事实,在印度洋上,击沉英军一艘航母和两艘重巡洋舰的恰恰正是江草率领的俯冲轰炸机队。

  第二,此时南云已派不出战斗机为攻击机群护航,他的战斗机已全部升空。有的正随友永在天上盘旋,有的正在追歼中途岛陆基飞机的残兵败将。所有这些飞机上油料都所剩无几,飞行员也都人困马乏。之前由于没有战斗机护航,中途岛美军攻击机遭受重创的悲惨场景犹在眼前。源田同样支持南云的观点,草鹿的立场则更加坚定,“山口提出不补充油料弹药就去攻击敌舰队的观点,我并不完全反对。但不派战斗机掩护这一点,我是不同意的。因为我亲眼看见了没有战斗机掩护的美轰炸机是怎样被我方战斗机无情地、几乎全部消灭的。我真心实意地想尽量为他们提供战斗机的掩护。”

  事实上草鹿和源田的说法同样属于“事后诸葛亮”,目的是为最后的战败辩护。实际上两人计划只为第二波空袭派出区区12架航战斗机—四艘航母各3架。这也符合人性之常理,在伤敌和自保之前,我们往往先选择后者。人家中途岛上的美国人甚至连一架都不派呢。
  第三,飞行甲板只能从事一项工作,要么将具备攻击条件的轰炸机和鱼雷机立即提上来,要么回收返航的友永机队。友永机队的燃油每一秒钟都在下降,处境危急。如果任由他们迫降在水上,机组成员还可以由驱逐舰救起,但近百架精锐战机几乎要悉数报废。出征之前,机动部队连舰载机的正常编制都配不全。如果南云那样做了,即使最后能够打赢—事实上此举只会增加美国人的损失,完全打赢是不可能的—南云回到国内也会被愤怒的民众活活骂死。他还有何面目去面见“天皇陛下”、永野总长、山本司令官及一众江东父老?如此重大损失对于穷酸的日本人绝对是不能容忍的。

  归根结底,南云及草鹿仍觉得此时局势对自己非常有利,没有必要急于发动兵力不均衡的进攻,第二波攻击可以等到万事俱备时再进行。办事素来有条不紊的草鹿偏好“经过充分准备和缜密谋划后集中兵力一击制敌”。他和战斗机飞行员出身的源田对自己的零战充满信心,认为空中现有的加上友永返航的战斗机,完全可以粉碎美国人的任何攻势。渊田后来在书中写道,“我们一致认为,敌人的攻击毫不可怕。”南云这个暂取守势待机反扑的作法,事实上与1944年6月19日斯普鲁恩斯在马里亚纳猎火鸡之战中的作法毫无二致。可惜的是南云未能做到,人家斯普鲁恩斯却做到了。

  机动部队的精神领袖源田中佐此时早已是心急如焚,这关系到近百架飞机的命运,还有机上约200名机组成员。那些人大多是源田的好友,于公于私都不能把他们抛下不管。于是他向南云和草鹿建议:先回收返航的第一攻击机群,做好充分准备再发起第二波攻击。
  南云当即采纳了源田的建议。他的部队搭配得当,在实力上占据绝对优势。如果把全部兵力投入到一次大规模的攻击中去,彻底消灭敌人并非难事。这是一种正统的战略思想,但却忽略了一个关键因素—时间。战争的胜利并不总属于力量强大者,而往往属于能够果断应对意外情况,并能迅速抓住瞬间即逝战机的一方。
  在作出先回收返航机群决定的同时,南云在8时32分断然下令:“所有攻击机准备第二次攻击。鱼雷机换装鱼雷,俯冲轰炸机装载250公斤丨炸丨弹!”要知道老酒罗里吧嗦说了半天的事儿,在南云脑海里可能仅仅是一瞬间。从接到甘利的电报到发出命令,他只用了大约12分钟时间。换成老酒,早连急带吓尿湿好几条裤子了。
  命令迅速下达到机库。一向随和的增田中佐乐呵呵地说:“看看,又得重来一遍!这玩艺儿赶得上快速换装比赛了。”领导动动嘴当兵的跑断腿,那些具体操作换弹的军械兵们却无论如何也高兴不起来。一些水兵边干边开始发牢骚,“司令部究竟在搞什么名堂?”
  甲板下的机库里,穿着短衫、短裤的舰员们汗流浃背地把刚刚换好的丨炸丨弹再次卸下来,更换挂架,再次装上长矛鱼雷。丨炸丨弹和鱼雷的重量均超过800公斤,再次换装绝非易事。他们来不及把卸下的丨炸丨弹送回到下面的弹药库去,而是将它们胡乱地堆放在机库里,许多丨炸丨弹还装着引信。倒不是因为偷懒,他们根本没有将丨炸丨弹重新送回弹药库的时间。这在随后引发了更大的灾难。

  回过头来,说“换弹命令”是诱发日军随后一切灾难的根源未免有些言过其实,随意堆放的这些丨炸丨弹不过是助长了那些灾难而已。要知道“飞龙”号和“苍龙”号并未执行换弹命令,同样在美军的一轮有效打击下彻底崩溃。这是由日军航母自身的易损性所决定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