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80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以后,我还能跟你做朋友吗?”
  白子惠摇摇头,说:“不好,我不想跟你做朋友。”
  我默默的点头。
  “我走了。”

  白子惠这样说。
  我看着白子惠,咬着牙说:“可以再抱抱你吗?”
  白子惠想了想,点了点头。
  我往前迈了一步,感觉好神圣。有一种仪式感,大概,这是最后一次抱住白子惠了吧,好不舍。

  伸出了手,有些生涩,心情不同,动作都变形,白子惠也张开了手臂。
  我们...抱在了一起。
  我闭上了眼睛,脑中是从前的过往,怀中的白子惠很温暖。她的心在跳,哈气喷在我头发上,对了,还有泪水,很热。
  我贪恋此时此刻,只想抱着白子惠,身体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怀中的白子惠也是一样,我们像是冰天雪地里的人,抱在一起互相取暖。可是温度一点点的流失,给我们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董宁,原谅我这样狠心。”
  “我没有办法接受,我的心很难受很难受,为什么要骗我呢,偏偏在这个时候让我知道,我就要嫁给你了,我就要是你的妻子了,别的时间,我都会做出不一样的选择。可是偏偏是这个时间,我怎么可能还嫁给你。”
  “所以,只能再见了。”
  “不,没有再见,我以后不想见到你,我们做不了朋友,因为见到你我就会心痛,想到你我也会心痛,对彼此好,还是不要见了。”

  “我不后悔遇到你,真的,让我有了一段感情经历,很美好,只是世事无常,命运多舛,我们走不到最后,我想以后我会一个人吧,就像在遇到你之前那样生活。”
  “董宁,我爱你。”
  “董宁,我恨你。”
  “董宁,我...好舍不得你。”
  白子惠最后还是走了。

  我们抱了很久,很舍不得彼此,可最后,我还是没能留下来她,我的错,我没有握紧白子惠的手,她如断线的风筝一般,飞走了。
  心里面清楚,白子惠就算再舍不得我,她还是会走的,这不是自尊不自尊的问题,是做人原则问题,白子惠很有原则,如果违背,那就不是白子惠。
  明白是明白,可我现在很晕,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我竟然失去了白子惠,这种事怎么可能发生,怎么会发生。
  我怨恨我自己,我就是个废物。我就是个蠢货,我想死,不,我已经死了,从白子惠离开那一刻,我的心就死了,只剩下躯壳。
  实在不知道要做什么。全身痛到无力,我哆哆嗦嗦的拆开了一包烟,真他妈讽刺,我拆开的是喜烟,是为明天宾客准备的。
  抽出了一只,放进了嘴里,嘴唇一哆嗦。烟掉了下来,落在了地上,我捡了起来,又塞进了嘴里,点火,三次之后,才点燃。
  缓缓的抽着。我的脑子里还是乱,不过没刚才那般混乱了。
  现在的事实是我失去了白子惠,不过她还爱我,这是对我有利的一个因素,只要保持着这种感情,我便有追她回来的希望,可这也是一个不利的因素,爱多深,恨多深。
  除了这一点,我开始琢磨起来,那个图片是谁发来的,能有那样的照片,只能是李依然,或者是李依然身边的人。
  我想应该不是李依然,她不会选择这个时机,太巧了,明天就结婚,今天把照片发过来,这样做的只会是别有用心的人。
  李依然的心思我懂,她不是那种给别人找麻烦的人,况且她觉得亏欠我,关珊的死,关珊肚子里的孩子,李依然觉得是李国明的错,是以,她要还给我。
  那么,到底是谁。
  突然我想了起来,变态的那个电话,他说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告诉我,难道就是这个消息。

  这事,他干的?还是他知道谁干的?
  乱,好乱。
  因为我不知道对方这样做有什么好处,破坏我和白子惠的婚事,不是对我有企图,就是对白子惠有企图。
  左看右看。没有这样的人。
  之前有,王承泽虎视眈眈,想要得到白子惠,但他已经死了,我亲手杀的,死人怎么回魂,另一个。童香,她对我有那个意思,不过,童香根本就不要身份,她又没有跟我结婚的意思,只是要一夕之欢,想来也不是童香。
  一根烟抽完。我感觉自己抽的不是烟,是愁绪。
  我拿起了手机,找到变态那天打过来的号码,拨了过去。
  铃响了五次,被接起。
  我没来由的一阵紧张,变态会接起来这个电话吗?还是说接电话的是其他人?
  “董宁,你主动给我打电话,还是在这个时间,一定是那件事事发了,对吧。”
  听变态的声音,感觉他心情不错,很高兴的样子,好像是在笑。
  我忍着心中的怒火,事实上,我现在没有多少怒火,我内心悲凉,我失去了对我来说极为重要的东西。
  “是你干的?”

  变态马上说:“怎么可能?拜托,你仔细想一想,要是我做的,我会拿来跟你做交易吗?再说,你有几个女人跟我也没什么关系。其实你的女人越多越好,到时候我用这些女人来威胁你,岂不是很容易就控制了你。”
  “那是谁?”
  变态说:“这个问题呢,我其实可以不回答你的,不过考虑到你的心情极其不好,加上咱们之间的关系,我就不卖关子了。其实我现在也不知道是谁搞鬼,总之应该是你小情人身边的人,她所在的那个组织,嘿嘿。”
  变态说到这里,笑得很特别。

  “那个组织怎么了?”
  变态说:“那个组织大部分都是女人,还都是充满怨气的女人,所以你遇到这事就不难理解了。”
  仔细想想还真是这么一回事,李依然所在的组织见李依然怀孕,生下了宝宝,肯定会问宝宝的爸爸是谁,李依然可能会说,可能会不说,那个组织在日本活动,对国内的事知道比较多。查到我的消息不难,知道我要结婚也不难。
  发照片过来,不是李依然的意思,是那些人打抱不平的行为,这样理解,还挺合理的。
  怨气,需要一个地方发泄,身为女人,见不得男人不负责,此时此刻,我是众矢之的,就是一个大大的靶子。
  发李依然抱着孩子的照片,加一段文字说明,诉说详细状况。这报复只是小儿科,我觉得如果不是距离远,李依然身边的人能撕烂了我。
  变态又接着说道:“我只查到有人查你的信息,追踪过去发现手机里有这样一张照片,想想就知道怎么回事,拿来想跟你做交易吧,你又不答应,希望你现在不要后悔,好了,不跟你说了,你现在就是丨炸丨药包,指不定什么时候爆炸,我可不想被你骂,就这样吧。挂了,还好没给你准备结婚礼物。”
  日期:2017-03-17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