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79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情况。难道是想来一发?明天婚礼了,想想也挺激动的,不过今天来了,明天也不能错过,洞房花烛夜,虽然没有了第一次的激情,但还是很澎湃的,尤其想一想白子惠穿婚纱,那娇羞模样,还是挺诱人的。
  我走进了主卧,白子惠坐在床上,床上铺着的是大红色的被单,喜庆,白子惠坐在床角,因为床上铺着东西,早生贵子,红枣,花生,桂圆,瓜子,这几样替代,有个寓意。
  一进来,看到白子惠的表情,我心里咯噔一下,不好。
  白子惠眼睛有些红,她拿着手机正在看,我进来,她没理我。
  这是什么情况,为什么心里有点慌。
  我笑笑,说:“老婆,你怎么了?是不是因为马上要嫁给我了,很开心。”
  白子惠放下了手机,抬起头看着我,对我微微一笑,她说:“是啊!很开心,不过,你有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我说:“要对你说什么?”
  白子惠说:“什么都行。”
  我尝试着说了一句,“我爱你?”
  该死,为什么听不到白子惠的心声,不知道她心里到底想着什么。眼前的白子惠为什么有一丝丝的陌生。
  心跳的极快,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隐约有什么事要发生,可是就是猜不到。
  大概是因为害怕,所以想要誓死抵抗,心里有一丝丝的侥幸,没事的,一定没事的,白子惠只是有些恐惧,有的女人也这样。恐婚,害怕结婚以后,照顾家庭,没了自我,白子惠这种女强人,大概更加害怕。

  白子惠悠悠的叹了一口气,眼泪一下子刹不住了,滚滚而下,可她抬着她的头,骄傲的如白天鹅一样。
  我慌了。手足无措,心乱如麻。
  我快步往前走。
  “站住!”

  白子惠大喝一声,命令。
  我停了下来,我说:“老婆,你怎么了?你告诉我好不好。”
  白子惠轻轻的摇了摇头,哽咽着说:“董宁,你太让我失望了。”
  不会的,白子惠不会知道的。
  我咬着嘴唇,有些疼,血腥味在嘴里蔓延,不敢相信,不愿相信,事情却一步步向我最恐惧走向发展。
  白子惠没给我解释的机会,她拿起了手机,点亮了屏幕,给我看。
  是一张照片。

  李依然的照片,笑得很美,笑得很甜,她的手里抱着一个孩子,应该是女孩,眉眼依稀有李依然的样子。
  她应该就是我的女儿。
  “她的怀里是你的孩子,对吗?”
  白子惠缓缓的说,声音听起来很平淡很冷静,我却知道,这是假象,隐藏其中的是汹涌澎湃。
  “老婆,我...”
  白子惠打断了我,说:“你不用解释了,就告诉我是不是。”

  一时间,各种杂念。接踵而至。
  房间内,柔和的灯,照的红色暖的刺眼,本该温馨浪漫,却变成剑拔弩张,怪我,这一切都怪我,怪我太懦弱,如果早点说,或许不是现在这样。在最幸福的一刻,拥有的所有变成泡影。
  “是。”
  我这样回答。
  轻松,不,一点也不轻松,仿佛有一座山压在我的心上,就要将心碾碎。
  白子惠眼中不断涌出来眼泪,成了一条线。
  我心疼,想去擦她的泪,却听到白子惠说:“董宁,别碰我,好吗?”
  请求的口气,确实不容置疑的坚决。
  可想而知,白子惠的心很痛很痛。
  哭了一会,白子惠的眼眶发红,她对我说:“董宁,我跟你说过,很早之前就说过,什么我都可以忍受,但是不能忍受欺骗和隐瞒。”
  我说:“老婆,我可以解释的,这件事我是...”
  我不想这样说,好像我推卸责任一样,可是现在只要有一点点的机会,我都要抓住,我不想失去白子惠,真的不想。
  白子惠摇了摇头,说:“董宁,你不用解释了,这件事过了这么长时间,你都没跟我说。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对不起!”
  我道歉,心很痛,被反复拉扯着,很难受。
  不过,我心里清楚,白子惠心里更难受,明天就结婚了,这么重要的时刻,她知道了我跟别的女人有了孩子,她的心应该千疮百孔了吧。可是她表现的比我想象的冷静的多。
  沉默了一会,白子惠的眼泪不流了,她说:“你了解我,知道我一旦决定的事情不可以挽回。”

  我点点头,说:“对,我知道。”
  白子惠说:“好,既然这样,咱们就把话说开吧,我没办法原谅你,尤其是你隐瞒这件事,让我真的不能接受,我爱你,董宁,真的爱,我想跟你一起生活,但现在没办法了,我们...分开吧。”
  我沉默,现在我感觉跟死了一样,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体里钻来钻去,全身都疼。尤其是脑袋,我恨我自己,怎么那么弱智,我骂我自己,就是个大傻逼,为什么事情搞到现在这个地步,这下好了,要彻底的失去了白子惠,我不想的,我死都不想。
  我沉默了一会,抬起头,说:“可不可以再给我一次机会。”

  白子惠摇了摇头,说:“不,你了解我,你知道我不会给你机会的,那样就不是我了。”
  “好吧!”
  虽然不甘心,虽然不愿意,不过白子惠是白子惠,我知道她的决定,就算不舍得。还是要决断。
  白子惠说:“我们现在这个样子,给所有人都添麻烦了,一会,我回我家,你下楼,我跟我家里面说,你跟你家里面说,明天的婚礼取消,还有酒店那边婚庆那边,你就辛苦一下,告知一下吧,钱不钱的无所谓了。”

  我低下了头,说:“好!”
  眼眶湿润起来,温热。
  真他妈的难受。
  我好想对白子惠说不,好想让她改变主意,可是想到她的眼睛,我放弃了,她的眼睛包含着深情,不过是缅怀,她已经在祭奠我们的爱情,她的心已经死了,我这个混蛋,挽回不了她了。
  白子惠站了起来,故作轻松的说:“那么,我们就告别吧,你以后...”

  说到了这里,白子惠又哽咽起来,已经停下来的眼泪又流了出来,就算拉下了闸门,也挡不住放肆的情绪。
  我抬起头。眼泪滑落,胸口很堵。
  白子惠继续说了下去。
  “你以后要多主意安全,别太拼命了,你爸妈希望你好,为了他们,一定别出什么事情,知道吗?”
  我点了点头,说:“你也别太拼命了,别天天加班,把身体熬坏了。”
  “嗯。”
  我想了想。说:“我会尽快搬走的,到时候把钥匙给你,你看怎么方便。”

  白子惠说:“房产证上是你的名字,房子就是你的。”
  我说:“还是不了,我欠你太多了,我们会尽快搬出去的。”
  白子惠说:“那好吧,有时间我们去办一下离婚手续。”
  我说:“好。”
  说完,我们沉默了。

  我看着白子惠,白子惠看着我,距离很近。却又很远,我想伸出手,触碰她,可是没有抬起的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