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904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盯了他一眼,道:“你觉得是我在为难他?”
  明德脸色顿时就白了起来,忙解释:“我这一时口快,您当然不会存心为难他,您是公事公办!”
  梁健看着他,抿着嘴不说话。明德站在那里,额上开始见汗。房间里的空调似乎失去了作用。
  几十秒过去,明德愈发的紧张。
  “既然是公事公办,又有什么不好交代!”梁健终于开口。明德松了口气,可脸色却是愈发的难看。他是有苦说不出啊!今天早上,那位副厅长的口气可不太好啊!但,这话也不好对梁健说。梁健来太和一年时间,他也在他底下做了不少事,梁健的性格他也多少摸清楚了。梁健是属于猫的性格,只能捋顺毛,不能逆着毛捋。而且,他最近还听到些消息,关于梁健和北京某位大领导的关系……明德想到这里,又在心底叹了口气,偷偷瞄了眼梁健,心道:你有靠山,我没有。你在省里那些领导面前能硬气,可是我不能啊!一硬气说不定这帽子就没了!

  梁健见他眉头皱着的模样,也就猜到了他心里在想些什么。明德虽然缺少点果断,但从这一年多的工作来看,他在执行他的命令这件事上还是完成得不错的。梁健也不想寒了他的心,于是放缓了语调,问他:“汤姆现在情绪怎么样?”
  明德情绪有点低落,声音都低了几分:“他好吃好睡,倒是没怎么样。”
  “那这样吧,再关一晚上,明天放他出来。”梁健说道。明德一听,惊讶地看了梁健一眼,整个人立即就精神了起来,脸上的也舒缓了,立即说道:“好的。”
  梁健心底里笑了一声,这明德还真是一点都不藏情绪。脸上却依然严肃,道:“放归放,但是该走的程序要走!”
  明德一下子转不过弯来,问:“什么程序?”
  “你们平时放一个人要走什么程序?”梁健反问。
  明德愣了愣后,明白了过来,犹豫了一下,问:“这不太好吧?”
  “你不用管好不好,照做就行了。记住,对方并没有放弃起诉的权利,这件事虽然我们暂时帮他压了下去,但如果对方追究,还是得要找他的!”梁健道。

  明德皱了下眉头,看着梁健,犹豫了好一会,也没应下来。梁健沉下脸,问:“怎么?有难度?”
  明德在梁健的目光下,迟疑了一会,终究还是应了下来。
  梁健看着他苦瓜一般的脸,想了下,道:“如果上面问起来,你就说这么做是我吩咐的。”
  明德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出去后,梁健坐着想了会,决定给于姐打个电话。从昨天到现在,于姐虽然没给他打电话,却联系了省里,看来是有所察觉他估计没那么轻易会放了汤姆,所以想借省里的手把汤姆给从公丨安丨局捞出来。这么说来,于姐对汤姆这件事的淡定,看来也是假装的。
  电话接通,于姐道:“梁书记,我现在不方便,晚点给你回电话。”说完,不给梁健机会,就挂了电话。
  梁健听着嘟嘟的声音,皱了下眉头。于姐忙什么?他给杨弯打了个电话,让太和宾馆看了下于姐是不是在房间,很快杨弯就回复,于姐确实是在房间里的。
  那么她多半应该是假装不方便。那她假装不方便是为了什么?

  梁健想了下,看了看时间,已经七八分钟过去了。他又将电话给于姐拨了过去。电话一通,梁健就抢先道:“你现在应该方便了吧,我想跟你谈一下汤姆的事情。”
  于姐果然回答:“梁书记请说。”
  “这两天我的人已经跟对方谈过了,明天去走个程序,汤姆就能出来了。不过,对方要求暂时保留起诉的权力,如果后期他因为这次的事故引起更大的问题的话,可能还要追究汤姆的责任。”梁健道:“毕竟我们的身份不是普通人,在这件事情上,我要考虑的比一般人要多。所以这件事上,略微委屈了一下汤姆先生,还希望你和汤姆先生能理解。”
  于姐道:“你放心,我理解。而且,这也是汤姆他自己闯的祸,他承担责任说应该的。放心,我们绝对不会让你为难。”

  两人就好像是两个演员,正在互相比拼演技,每个人都在背后藏着另一番话,另一番心情,彼此都清楚,彼此都不拆穿。
  梁健道:“那这样,明天我来接你一起去接汤姆先生,然后一起吃个饭,给汤姆先生去去晦气!”
  “好。那我在酒店等你。”于姐应得很爽快,从她的声音中看不出任何一丝对梁健的不满意。
  挂了电话,梁健将翟峰叫了进来,道:“你待会跟豫元同志说一声,让他把安吉拉项目的合同去准备好,明天用。”
  翟峰愣了一下,道:“这个项目的合同之前一直都是在省里的。”
  “我知道。”梁健答,看了他一眼。翟峰立即就不再多问了。
  他出去后,立即就去广豫元的办公室找了广豫元说了这件事。广豫元一听,也是说了和翟峰一样的话,翟峰将梁健回答的那三个字告诉了他。广豫元眉头一皱,然后说:“我知道了,你先回去吧。”
  翟峰一走,广豫元沉着脸,坐在椅子上想了好一会,才拿起电话开始打电话。

  “喂,许处长啊,我是豫元哎,省长现在有空吗?”
  “对,我有点事想找他商量一下!”
  “好的,那麻烦你了!”
  372 花花心思
  广豫元拿着合同来找梁健的时候,脸色并不是很好。梁健看在眼里,心知,这脸色应该是摆给他看的。广豫元手里的合同,不是那么容易拿来的,他是想用这脸色来告诉梁健,你看我为了你一句话,可是花了不少功夫。你可得记我这功劳。
  梁健自然也要趁势关切一句,不然这人心说不定就冷了。人心都是要捂的,靠什么捂,拿手去捂也捂不到,拿话去捂是这社会最常见的现象。
  梁健问:“没为难你吧?”
  梁健没点名,简简单单五个字,广豫元抬头看他一眼,重新低头时,回答:“没有。合同我已经改过了,您过目一下。”
  梁健接了过来,随手就放到了一边,道:“你改过了,那就不用看了。”说着笑了笑,接着道:“对了,你晚上没什么事吧?”
  广豫元迟疑了一下,道:“没事。”
  “那待会一起吃晚饭吧。”梁健道。
  “好的。”广豫元应下。
  梁健没跟他说,具体和谁吃晚饭,广豫元也没打听。他走后,梁健却拿过了放在一旁的合同翻开看了起来,仔仔细细,小到每一个标点符号都研究了一遍,确认无误后,才将翟峰叫了进来,让他把这份合同拿去打印三份。
  晚饭安排在太和宾馆。汤姆是中午的时候才由明德亲自送到太和宾馆的。据翟峰从太和宾馆那里听来的说,汤姆一路进宾馆的时候,脸臭无比,往日的绅士之风,早已扔到了爪哇里。
  日期:2017-03-17 06: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