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若凡水断情肠》
第7节

作者: 小雨林木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啧啧啧!”白露夸张地摇着头。“我怎么会生出像你这种稀奇古怪的女儿来呢?人家子航对我好,我就得跟他谈恋爱了?!那王伯伯也对我很好哇!你怎么不说他?还有王伯伯家的小狗哈利呀!它也对我很好,每回见了我,都对我摇尾巴呢!难不成我也要跟它谈恋爱?!”
  “妈!”叶娇开始有点心虚,可是白露丝毫不让她有说话的机会。
  “子航让我了解新的生命意义,让我找到我的兴趣;像以前,我学什么插花啦,烹饪之类的,自己搞得很累不说,也搞得老师很烦。可是自从子航介绍我到古老师那里学画,让我发现了我的潜能,也让我肯定了自己的能力;现在的我,过得很充实,难道我说是他带给我新的生命意义也错了吗?”白露瞪着叶娇。
  叶娇不好意思地低着头,有点耍赖似的。“是你自己没说清楚的嘛!也不告诉人家你在学画,所有我才——”叶娇拉拉白露的手,撒娇的说:“妈,你大人有大量嘛!我是童言无忌,你就让它随风飘去嘛!”

  “我原谅你可以,可是你得向子航道歉!难怪我老觉得你在他面前阴阳怪气的,原来你在搞这种飞机。”
  “好啦好啦!我一定会向他道歉的啦!”叶娇话说得心不甘情不愿的。
  “对啦!娇娇,你跟顾浩到底有什么打算?”
  “什么打算也没有,他下个星期就要订婚了。”叶娇向母亲摊摊手。
  “是不是你欺负人家,所以人家才不要你了?”
  “哎呦!妈——对你女儿有点信心好不好?是我不要他的耶!”叶娇揽着母亲,把头靠在她肩上。“我跟他有太多观念不合,所以分开未必不是一件好事。别为我操心,像我这么好的女孩子,娶不到我,是他没福气!”
  “你喔!”白露怜爱地捏捏叶娇的鼻子。
  “娇娇,如果妈妈的对象是古老师,你会反对吗?”白露有点害羞地问。
  “古老师?这个嘛——”叶娇故作深思的样子,看白露愈来愈不自在了,她才冷不防地亲了白露一下。“当然不反对啦!只要他对你好。妈——他对你好吗?”
  “很好啊!他有才华,又博学,他画的画还得过好几次奖耶!”一提到古老师,白露整个脸庞都亮了起来。看着母亲那幸福洋溢的模样,叶娇才惊觉自己是笨啊!昨天晚上,她竟然没有看出来。
  白露倒是没有发觉叶娇的闪神,一味诉说着:“跟他在一起,虽然没有年轻人那种轰轰烈烈的恋爱感觉,但是,我觉得很踏实,而且跟他在一起,我觉得很快乐。”
  “妈,只要你快乐就好了。”叶娇握着母亲的手,诚挚地说。
  “白露、娇娇,吃早餐了。你们母女俩在聊什么?聊得那么起劲。”
  外婆的叫声,换来母女相视一笑;叶娇挽着母亲,手提着刚摘下的玉兰花,朝厨房走去。
  当叶娇看到外婆熬的清粥和小菜时,才发现肚子真的有点饿了,正想坐下来享受的时候,白露却让她去叫子航下来吃饭。由于自己答应母亲要跟单子航道歉了,她只好乖乖地奉命行事。
  叶娇敲了敲子航的房门,没有回答,又敲了一次,还是一样静悄悄的;她当下决定进去一探究竟。
  “单子航。”
  他躺在床上没有动静。
  她走过去,在他耳边大叫:“单子航!”
  这次他动了一下,翻身继续睡。

  老天!他不穿衣服睡觉的吗?露出薄毯外的酮体是光溜溜的,尤其是那胸肌,结实得让人想戳他一下。
  她正为他的男性美赞叹着,冷不丁单子航一伸手,便把她拉到他身上。
  “看到你喜欢的了吗?”他吻着她的颈项,双手紧紧地抱着她。
  她喘息不已,心跳飞快,一心想避开他的唇;他则一边轻笑,一边把她的身子往下压,她那柔软的胸部着实碰到了他那坚实的胸膛,她差点就要呻*出声。
  不行,得想个办法阻止他!

  她看到床头上有一叠书籍,想也不想的,拿起来,便往他头上敲。
  “哇!搞什么鬼,谋杀啊!”子航摸着头,坐了起来。
  “谁让你偷袭人家?”叶娇红着脸。“吃早餐了,快下楼啦!”她用手捂住不断发烫的脸颊,飞快地离开子航的房间。
  日期:2017-03-13 08:05:26
  子航进入厨房的时候,一面揉着头。一面用眼睛斜睨着叶娇;她则满脸通红,头愈来愈低,几乎要埋在她手上的那碗粥里了。
  “子航,你的头怎么啦?”白露关心地问。
  子航一脸委屈地控诉着:“露姨,娇娇用书打我啦!”
  “娇娇?”白露瞪着叶娇,不敢相信地说:“你怎么这样暴力呢?难怪顾浩不敢娶你。”
  “妈!是单子航他——他——”叶娇怎么样也不敢把刚才在楼上发生的那一幕跟母亲说。
  “他怎么样?你说啊!”白露摇摇头。“你这个丫头!”旋即又转头对子航说:“你的头要不要紧?看在露姨的面子上,原谅她好吗?”
  “原谅她是可以啦!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这个单子航得了便宜还卖乖?!叶娇气得想掐死他。
  “什么条件?你说!露姨保证一定要她做。”白露拍拍胸脯保证。
  “其实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只是要放自己一天假,想请娇娇陪我去钓鱼。”他故意吞吞吐吐地吊叶娇胃口。
  “没问题。”白露看看女儿。“娇娇?!”
  “好啦好啦!反正母亲大人的命令,做女儿的怎么敢违抗?”
  “嗯——这样还差不多!”白露想起母女俩在玉兰花下的对话。“对啦!娇娇你跟子航道歉了没有?”
  “道歉?道什么歉?”子航不解地问。
  “娇娇,你自己说。”白露将烫手山芋丢给叶娇。
  “单子航,我郑重地向你道歉。”叶娇涨红了脸,不敢直视他。“我不该听了我妈的片面说法,就误解你和我妈之间有不寻常的关系,而且还对你凶巴巴的,请你原谅我。”她的声音愈来愈小声。
  “你说什么?我听不太清楚?”子航故意捉弄她。
  “我说对不起啦!”叶娇嘟着嘴,很不情愿的样子。
  子航开心地笑了起来,而这笑声是非常有传染力的,连一旁的白露,以及搞不太清楚状况的外婆也笑了。最后连叶娇也忍不住加入了笑的阵容。满室的笑意,像窗外的阳光,洒遍屋里的每个角落。

  另一个一夜没睡好觉的人——李梅,在房里苦思。一个疯狂的计划在她脑里成形,她决定付诸行动;急急地将自己打点好,便匆匆出了门。她在路口打了个电话后,便拦了部出租车,朝市区疾驶而去。
  李梅在一家奶茶店门口下车,一个年轻的男孩正在那儿等她。
  “李老师,还不到八点耶!你找我做什么?”他一面打哈欠,一面问。
  这个男孩叫小皮,是李梅所任职的那所中学被退了学的学生,成日无所事事,跟一群狐朋狗友到处打架滋事,吃、喝、拐、骗、抢,样样都来。
  李梅嫌恶地望着他额前的一撮红发,以及一身破烂的牛仔裤。“小皮,想不想赚点外快?很轻松的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