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狠人狠事-记录大江南北狠人狠事,你我身边的江湖!》
第353节

作者: 三分江湖气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321章:鱼死网破
  九点开庭,楚震东八点就到了,这件事早就轰动了泽城,不单单是市里来的记者,就连泽城电视台,都在唐振藩的安排下,派了两个记者来凑热闹。
  楚震东一下车,就被记者围住了,大家纷纷喊道:“楚总,楚总,能不能说一下,你是因为什么状告安全局长的吗?”

  这就和对好的一样,楚震东停下了脚步,扬声说道:“我是泽城的一份子,对泽城的繁荣昌盛,具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周局长贪赃枉法,纵容其堂哥逼死人命,我仗义执言,他却对我各种打击报复!我之所以告他,也是必不得己,我的公司得生存下去,泽城的百姓需要一个公平公正的环境,国家的尊严不能被这种人践踏,无奈之下,我不得不挺身而出。”
  另一个记者紧跟着问道:“楚总,有人说你们是公丨安丨局长向你索要贿赂不成,才反目成仇的,是不是这样?”
  楚震东一点头道:“是!周怀义身为公丨安丨局长,公然向我索要贿赂,在被我拒绝了之后,恼羞成怒,这也是他目无法纪,肆意打击我的企业的另外一个主要原因。”
  紧接着又有一个记者问道:“据说公丨安丨局长指责你,是你杀了他堂哥一家四口,有没有这回事?”
  楚震东一听,顿时做出一副义愤填膺的模样来,一伸手就将移动电话拿了出来,将在杀周怀礼一家四口当天夜里,周局长给周怀礼打的电话记录翻了出来,对所有的记者缓缓晃了一圈,说道:“周局长此番言论,完全是对我的污蔑,是恶意打压我的借口,大家看看,这就是在周怀礼一家四口被杀之前,周怀义用我的移动电话,给周怀礼打的电话记录。”
  “打这个电话的时候,我正因为没有答应周怀义的索求,得罪了他,因而请他吃饭,希望能够得到他的谅解,不至于为难我,当时他打通了电话,周怀礼还好好的。其后他再度找我索要钱财,我没有同意,因此再度闹翻,酒喝一半,他摔门而去,我心情郁闷,请了许多好友解酒解闷,结果喝醉了,在酒店睡了一夜,当夜,有三四十人与我在一起,都可以作证。”

  “各位想一下,我当夜是请周怀义吃饭,就是想和周怀义化解怨恨的,我会去杀他堂哥吗?这完全不合情理,其后我一夜心情郁闷,烂醉如泥,又如何去杀周怀礼一家?何况,我身边有三四十个人在,这三四十人之中,有很大一部分,都是我平时交好的商家,还有一部分则是国家的公职人员,他们难道都没长眼睛吗?我根本就没有任何的作案时间!”
  “而就在当天夜里,周怀礼一家四口死与非命,周怀义明知道和我没有关系,却因为我在酒席间没有答应他的要求,怨恨与我,用此为借口,打压与我。”
  “当然,我对周怀礼逼死人命之事,也确实激奋难耐,在酒席间为此顶撞了他,可他身为公丨安丨局长,人民公仆,知法犯法,屡次索要钱财不说,还为其堂兄撑腰,让其堂兄横行乡里,无恶不作,最后遭了仇家报复,不但不知反悔,却借此打压与我,我相信,法律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国家一定会还我一个公道,还请各位仗义执言,为我楚震东洗清冤屈,为泽城的老百姓造福。
  楚震东这一席话,说的铿锵有力,落地有声,为了今天的演讲,他已经准备了许久,今天终于有了这个机会,他又怎么会放过,之所以提前一个小时到法庭,就是为了先声夺人,不管今天输赢如何,也要先把周怀义的名声搞臭。
  周局长要是知道他当夜打的那个电话,会成为楚震东洗脱嫌疑的借口,估计肠子都能悔青了!
  等他这番话说完了,那些记者又东问西问了四十多分钟,周怀义才到,同样一露头就被记者围上了,可他还没来及回答记者的问题,已经开庭了。
  这一开庭,周局长就更惨了!
  为什么呢?双方都没有请律师,全靠的自己,楚震东准备了许久,各方面的证据十分充足,讲的一切,有理有据,周局长则是抱着鱼死网破的心情来的,辩论之上,直接就落了下风。
  这样一来,别说那些记者了,就连陪审员和审-判长,都摇头不已,几乎认定了周怀义是找楚震东索要钱财不成,怀恨在心,才对楚震东打击报复的。
  就在这时,周局长来了一句:“审-判长,各位陪审员同志,我周怀义,当了十几年的公丨安丨局长,如果真像楚震东所言那样,为什么之前从来没有人告过我?他所说的一切,看上去像真的一样,我想请问一下,他有任何的证据吗?我们这是法庭,一切都要靠证据说话,如果只是凭巧舌如簧,那要法律何用?”
  刚说到这里,楚震东就冷哼一声道:“周怀义,你是不到黄河心不死,你要证据是吗?好!我给你证据!”
  一句话说完,对审-判长一鞠躬道:“审-判长,我要求当庭出示证据!”
  这完全是合理要求,何况,周怀义现在已经不是公丨安丨局长了,谁不知道该怎么站队,唐振藩又早就打过了招呼,当下审判长就同意了。
  这一同意,楚震东立即一挥手,许端午和王朗就站了起来,直接提了一台摄像机,当堂挂了块电影布幕,随即播放起电影来,竟然是当天夜里,楚震东在酒席之上,怒斥周怀义的一幕。
  这一幕一放出来,举座惊呼出声,特别是那些在泽城他就是王法的言论一出口的时候,所有的记者都发出一声“哦”来,周怀义顿时面如土色,他怎么也没有想到,楚震东竟然暗中玩了这一手。
  这一手,是楚震东秘密安排的,掐准了时间,在惊雷停止之时,又制止了其他兄弟说话,所以声音收录的特别清楚,而且,座位的安排,都是楚震东一手设计的,当时这台摄像机,就在隔壁包间里,在墙上开的洞,画面也异常清晰,事实俱在,周怀义就算想赖,都赖不掉。

  而楚震东在影片中的正义言辞,也直接引起了法庭人员的共鸣,当下看向周局长的眼神,就不一样了。
  这台摄像机,是楚震东花了重金购买的,就是为了对付周局长的,一直都是在秘密进行,就连王朗和许端午,楚震东都没有露出半点风声。
  其实,楚震东的手段,远远不止这些,在当天夜里,楚震东曾经和兄弟几个说过一句话,他问兄弟们有没有发现少了一个人,实际上就是指的唐振藩,在他实行这件事之前,就已经和唐振藩说好了,由他秘密安排人录下这些画面,只要周局长的靠山一倒,由唐振藩交到市里去,周怀义正是因为这个,才被拿掉了局长的职务。
  这就是一个秘密丨炸丨弹,所以楚震东在整个过程之中,一直秘而不宣,到了最后时刻,送了周局长一份大礼,而这也正是楚震东在被周局长各种打压之下,依旧能够悠然处之的筹码之一!
  审判长看到这里,几乎已经没有必要再审下去了,所以直接问了一句:“被告人,你还有什么需要申辩的吗?”
  周怀义的面色一片惨白,他早就知道自己这次会输,自己的靠山已经倒了,局长的职务也被拿了,楚震东背后是唐振藩,他根本就不可能斗得过,可他没有想到,自己会输的这么惨,这个录像一放,自己几乎连翻身的机会都没有了。
  所以周怀义反而迅速的冷静了下来,既然到了这一步,那就鱼死网破吧!当下惨白着脸起身说道:“审判长,我对我的不当言论负责,可我并没有冤枉楚震东,他有证据,我同样也有证据,而且,我还有证人!完全可以证明,我堂哥周怀礼一家,虽然不是被楚震东亲手杀死,却正是出自他的授意。我请求,宣我的证人出庭作证。”
  审判长一愣,其他所有的人,也全都一愣,周局长毕竟干了十几年的公丨安丨局长,他能说出这番话来,只怕这份证据足够让楚震东吃不了兜着走的,周局长这场官司输了,无非就是丢官弃职,可楚震东这却是命案,而且还是四条人命,两者完全不可同日而语,除了楚震东,其他兄弟几个的脸上全都变了色。
  但审判长也不能不让人出示证据啊!也不能不让证人出场啊!在场的还有市里下来的十几个记者呢!当下只好点头同意,让周局长出示证据和宣证人出庭。

  这一点头,法庭旁边的侧门一开,就走进来一个人,大家一看,顿时全都傻眼了,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人竟然是老刀!
  老刀曾经是楚震东团伙之中的骨干成员,别说杀周怀礼一家四口的事,他一清二楚了,就连楚震东团伙之中的各种违法乱纪的事情,他就没有不知道底细的,他这一出庭作证,只怕扳倒的不是楚震东一个人,整个楚震东团伙的骨干成员,只怕一个也跑不掉!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