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若凡水断情肠》
第1节

作者: 小雨林木峰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7-03-10 21:50:00
  许下一生的承诺,爱你一生不后悔。
  ——题记
  出租车迅疾地驶离市中心,层层的热浪包围着叶娇,使她长吁了一声。淡紫色的丝质T恤紧紧地黏乎在身上,这让她不舒服得动了动身子。叶娇烦躁地摇摇头,她深深地觉得,离开故乡的这几年,除了自己的改变以外,小镇也的的确确变了不少;只是小镇的步调依旧悠闲自在,四下里的气氛令人颇为慵懒,差点就让她忘却掉过去几年在北京汲汲营营的日子了。
  当初离开小镇时,她还是个天真无邪的大孩子,而现在,她比之前成熟、历练多了。身为“青春”传媒的执行制作总监,她每天必须应付难缠的客户大老爷,学习如何安抚喜怒无常的大牌模特儿,以及分秒必争的截稿时刻。别说想偷懒了,就连私人生活也得在百忙之中才能榨出一点。如今,她已不再是那个独自咀嚼乡愁、孤独无助的叶娇了,更不再是一个小镇的单纯女孩。她这次回家,美其名曰是度假,其实那可是肩负任务的;想到这儿,她眉头一扬,泛起笑容——一抹诡异的笑。

  司机从后照镜里看着这位拥有一头长及肩膀、乌溜溜的卷发,脸部轮廓动人心魄,却隐隐刻画出许多冷酷线条的女乘客,她有一双大眼睛,却漫无目的瞅着前方,丰满的香唇猝然挂出一丝不怀好意的笑,司机师傅几乎可以断定她正在算计着某人。

  日期:2017-03-10 22:16:09
  叶娇的思绪随着窗外移动的景观不停地改变着。
  一位将近五十岁的女人,怎么可能如此这般的天真?会不会是在跟她开玩笑呢?她的母亲一向都太富有想象力,又爱幻想。都年近半百了,还谈什么恋爱呢?她心里不平地想,这一切都是“他”的错——单子航——叶娇心中狠狠地念着这个名字。
  他是当地一个远近闻名的建筑师及编剧,同时也是个有名的花心大萝卜。想到这儿,她还在心里暗骂了一句——白痴!真是白痴!
  她扭着脖子上的纯银项链,下意识地想着那就是他的四肢、脖子,不禁坏坏地笑了起来。“你这个三十岁的大白痴,你和我母亲之间的恋情即将要结束了。我辛苦地赶回来,就是要想尽各种方法、用尽各种手段使你离开我的母亲!对,彻底离开!”
  叶娇往椅背靠了靠,拨了一下掉在额前的头发,她想,从此以后,单子航只能去阅读别的女人,而不能再研究她的母亲了。而当务之急,就是得将他赶离她母亲的生活中。她皱起眉头,想起最近两、三个月与她母亲在电话里的对话,几乎每一通电话中,单子航的名字都要出现N遍。譬如:他带她母亲去唱KTV;他帮她母亲整理花园;他和她母亲一同前去享受大餐,去山上看夜景……她母亲总是子航这、子航那地念叨个不停,听得叶娇头皮发麻、四肢无力。她父亲过世多年,她母亲想再找个伴是无可厚非的,可是,对象却偏偏是单子航这个“把妹元帅”,那可就有待商榷了。

  原本,叶娇并不太在意单子航的存在,因为她母亲一向待人热忱,加上保养得体,风韵犹存,一点儿也看不出有半百的年纪;但一想到她母亲那被人卖了还帮忙算钱的热心迷糊劲儿,叶娇鬓角便隐隐抽痛起来。对于她母亲,她只能叹气罢了。
  思绪再一转,叶娇又想起自己的感情生活,一朵偌大的愁云立即笼罩在她原本就不开心的脸上。

  顾浩——叶娇心里的爱与愁,无论在心灵抑或肉体上,那都是一种爱的酷刑。当顾浩需要她的时候,她不知怎么地,就是无法完全付出,更确切的说法是,她不想也不愿意让自己袒露在他眼前。顾浩不承诺什么,而叶娇却渴望有所依靠,他要的,她不想给;她想的,他给不了,导致两人时常失和,这才使叶娇专心寄情于工作上。
  日期:2017-03-10 23:28:12
  大都市是优雅迷人、令人眩惑的,一群群时髦、装扮艳丽的人穿梭其中。传媒界是最诱人的,名利、华服、名车、流言、中伤,多少人在其中浮浮沉沉,乐此不疲。可是在叶娇眼中,这圈子是疯狂的、混乱的,充斥着一些庸俗的企业家,附庸风雅的艺术家,和一些追求名利的模特儿。而叶娇却挺起了胸,在这一团混乱中把事情料理得妥妥贴贴,不怕挑战,也站稳了脚步。
  想着想着,她的思绪又回到单子航身上。每当她母亲提起单子航,总是难掩语气中的喜悦,他的名字出现在她的谈话中的频率实在是太高了,不禁让叶娇对母亲由关心变为忧心,因此,她决定亲自出马,亲眼瞧瞧到底是怎么一回事;于是她向公司请了两个月的长假,回家来执行她的“护妈行动”。
  当车子通过一排排芒果树时,叶娇感受到了近乡的喜悦;在快接近家的时候,她已经嗅到一股花香,那是玉兰花的香味,淡淡地,令人心旷神怡。
  她家是一栋三层的小别墅,独门独户的,门前还有一个大院子,院子里种满了各式的花草、果树;屋子正前方,有一条长长的走道,走道上方爬满了龙吐珠,小小的、暗红色的花儿正恣意怒放,像七月初旬晌午的太阳一样热情。这栋房子没有围墙,好像随时欢迎街坊友人过来一叙——就像她的母亲一样,大方、不保留。
  车子驶到路的尽头,叶娇抬起头望了她家的顶楼一眼,三楼已经改建成两间大套房,母亲称之为“客房”,其实那是出租给别人的“寄宿房”。也因为有这两间房的出租,才使母亲在金钱上不虞匮乏,也使得偌大的房子不再显得空洞、寂寥。更重要的是,它让母亲的爱心有所发挥。而问题就出现在这里了,这两间客房的其中一间,住的正是单子航。
  叶娇跨出出租车,狠狠地瞪了三楼一眼,在心里大叫:“单子航,我回来了!你在这儿的日子不会太久了。”
  叶娇拎起少得可怜的行李,踏上走道,蓦然听见后院里有锯子的声音,很自然地,她朝那单调的声音走过去。后院里的七里香旁,有个男人正锯着一棵垂死的枣树。他裸露着上身,汗涔涔地,下半身穿了一条很舒适的百慕大裤,汗水闪烁在他结实的肌肉上;略长的头发,湿淋淋地贴着他的前额与脖子,养眼极了。

  他看起来阳刚、干练,并充满自信。他屈着身子,毫不费力地操作着锯子,像在挥舞着玩具小刀的小男孩那般,看起来挺愉快的。我的天!七月天,作死啊!大太阳加上汗水——会很愉快?!叶娇不由自主地摇摇头。
  好半晌儿,她就这样站在后院里看着这一幕,欣赏他的阳刚与粗犷;这男人的动作干净利落,似乎天生就是锯木的料。这不禁让叶娇想起她办公室的那些男同事的苍白与柔弱。在都市里的这几年来,除了曾看见一些晨跑的男人外,她还从没见过如此肌肉线条优美的男人。尤其是他那随着锯子律动的肌肉,更令她心中升起一股赞叹之意。阳光、汗水、树,和眼前这个男人,成为叶娇眼中一幅美得可以的画!

  她对他大声地打招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