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98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低头看到相夫人的那双高跟鞋,黑色的鞋面,细长的鞋带……忽然间,梁健莫名就想到了这位相夫人的皮肤是那种跟欧美人一样的白,很白,但白得很健康。这或许也是她只是清秀的五官却能让人觉得漂亮的原因之一吧。
  梁健看了看时间,这么一折腾,已经是下午两点都多了。
  这从昨天到现在,折腾了这么久,早饭也没吃,午饭更是没吃,肚子里不由咕噜叫了起来,一种前胸贴后背的饥饿感开始折磨他。
  梁健正犹豫着,要不要先下山。忽然,太平庵的门又开了,刚才那个女人拿了两个包子出来,包子不太好看,也不够松软,里面也只是菜馅,不过对于梁健这样饥肠辘辘的人来说,已经是一种美味了。
  吃完包子,喝了几口女人递过来的水之后,那种似乎要掏空自己的饥饿感终于消失了。梁健感激地朝那个女人说了声谢谢,可女人只是笑了笑,然后转身回去了。

  梁健皱了皱眉,这女人似乎之前就没开口说过话。
  又等了半个小时左右,相夫人终于从里面出来了。梁健坐在石头上,吹着风,放空了脑袋,倒也不觉得时间难熬。相夫人重新出来,脚上已经穿上了一双布鞋。黑色的布鞋跟她那件价格昂贵的黑色连衣裙,并不匹配,但却又有一种莫名的和谐感。
  相夫人似乎没想到他还在,有些惊讶地说道:“你竟然没走?”
  梁健站起来,道:“走了不就成了夫人口中的怂样?”
  本是一句下意识地赌气话,却没想到逗笑了这位特立独行的相夫人。她噗嗤一声笑出来,一直冷漠得犹如万年冰山一样的脸上,忽然绽出笑容,竟像是花朵一般,娇艳明媚。

  梁健看愣了一秒钟,回过神后,立即移开了目光。相夫人似乎是被他这个动作又给惹怒了,刚才的笑容瞬间消失,冰山重新回到脸上,鼻子中哼了一声,拔腿就往山下走。
  这喜怒无常,让梁健意外至极。心里不由生出了一些怒气,但转念想到,她只是个女人,也就没了计较的心思。
  走到半路的时候,这位相夫人就走不动了,坐在路边的石头上,汗水将她的脸蒸得通红。梁健看着,犹豫了一下,道:“我叫司机把车子开上来。”说完,转身就准备去打电话。
  “开上来,你自己走!”相夫人忽然说道。
  梁健一直压着不想计较的火气终于涌了上来,道:“相夫人,我看你是个女人才一而再再而三的迁就你,但也请你有个度。我不是一个闲人,没有时间陪你在这里瞎晃。”说罢,梁健不再理他,直接拿出电话,就准备打电话。
  这时候,背后这个女人忽然开口说道:“我姓乐。以后请不要叫我相夫人!”女人的声音平静,没有怒气,但却有一种不容人反驳的坚定。
  梁健不由怔了怔,转回头看着这位相夫人,有了不一样的感受。
  366 革命本钱

  相夫人的全名是乐清平。这让人想到古时的词牌名,清平乐。梁健当时有想,或许替相夫人取名的人,是个痴迷诗词歌赋的文人吧。
  他和相夫人的那一趟无名山之行,终究还是传了出去。不过,故事中的相夫人,只是一个风韵犹存的贵妇人,两人为幽会,躲到了一个荒山上。大家都在暗中说,梁健这是渴久了的山狼寻肉吃,只要是肉味,哪里还管这肉是牛肉还是猪肉,是肥肉还是瘦肉,即使是腐肉,恐怕也要咬上一口。
  流言总是没那么善良的,人们心里那些阴暗的想法也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宣泄一下。梁健从省里回来才两天,这话就传遍了整个市政府。梁健是去做电梯的时候,偶然听到的。回办公室的时候,他把翟峰叫了进来,问起了此事。
  翟峰站在办公桌前,欲言又止,花了好几分钟才将这事给说出来。梁健倒是没多少惊讶。不用查,话肯定是那个司机传出来的。还好,他当时就对这个司机有所警惕,当着他的面,一直都没称呼过相夫人这三个字。所以,这流言虽是传得惟妙惟肖,但大家也都只是在心底里琢磨琢磨,这美艳妇人到底是何方神圣。
  翟峰愈来愈懂得梁健的心思。不用梁健发话,就已经暗中操作,当天那位司机就卷铺盖回家了。理由是,司机公车私用。半个月前,司机曾在工作时间将车子开了出去,去火车站接了自家的一位亲戚。这种事,其实很寻常,不过是正好撞到了。不过这事一出,政府里这么多司机,倒是一个个都乖巧了许多。有事白天没事,也不敢偷溜出去打牙祭了。

  很快,距梁健的省城之行已经晕过去了五天。省里还是一点动静没有,娄江源依然还没回来,但刁一民说已经定下的结果,也迟迟没有公布出来。
  不过,娄江源一下子消失了这么多天,市府里开始有各种各样的猜测。有些知晓当时世隐山庄发生的事情的,自然就将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纸总是包不住火。很快,世隐山庄的事,也就传了出来。于是,娄江源要坐牢的话也传了出来。没等上面下文,有些人就已经开始为了娄江源屁股底下的那个位置开始奔波了。副市长中,除了刘韬之外,一个个都在蠢蠢欲动。尤其是那位在常务副市长耿直同志,闷声不响地就偷偷跑去了省里。
  耿直去省里的事情,是刁一民的新秘书给梁健打的电话说的。

  刁一民秘书办公室的电话,梁健是认识的。电话打来的时候,梁健以为是为了娄江源的事情。电话一接,对方先说到:“梁书记,我是小骆,刁书记的秘书。”
  “骆处长,你好。是不是刁书记有什么吩咐?”梁健问。
  秘书骆平回答:“刁书记没有吩咐,是我想跟梁书记你说点事。不知道你方不方便?”
  “方便,你说。”梁健道。
  然后,骆平就将耿直同志到省里去的事情说了。耿直同志不仅求见了刁书记,还走了不少领导的办公室,用骆平的话说,省里能在常委会议上说得上话的领导的门他都一个个拜访到了。当然,一半领导都没见他,不过他拿着东西上门,领导不见,秘书办公室的门都还是进去了。这一进去,东西自然是留下了。
  骆平没说他这里有没有耿直留下的东西,不过,骆平作为省委一把手的秘书,想必礼物应该不轻。
  骆平说完后,对梁健说道:“梁书记,这话本来是不该我说的。不过,您上次为了娄市长的事情来见过刁书记,我就擅作主张给你打了这个电话。刁书记对耿直同志的事情,意见很大。”
  “我知道了。多谢骆处长能给我打这个电话!”梁健回答。

  “那您先忙,不打扰了。”骆平挂了电话后,梁健仔细琢磨着骆平最后面的那句话。他提到了上次他去找刁书记的事情,他知道他是为了娄江源去的,而后又提到刁书记对耿直去跑官的事情意见很大。这两件事单独看,似乎看不出什么,但放在一起,仔细一琢磨,就琢磨出味了。
  娄江源的事情过了这么久一直都没有结果出来。说是铁证如山,可却一直拖着,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应该还是有人不希望娄江源下台的。不管那些人或者某个人不希望他下台的原因是什么,但在梁健看来,只要他能护住娄江源这一次不被冤枉就行。
  耿直同志的车子刚进停车场,就被人从车里叫到了梁健的办公室。一进办公室,耿直就问:“梁书记,您这么急找我有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