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97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梁健没再多说,话尽于此,多说无益。他走的时候,相国平的秘书倒是出来送了送他,相国平没出声,梁健心里动了动,记住了。看来,相国平心里并不像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应该还是有所触动的。
  365 不一样的女人
  从相国平那里出来,梁健走到电梯口的时候,突然尿急,就又掉头去上个洗手间。从洗手间出来洗手的时候,一抬头看到镜中有个熟悉的身影,正靠在转角的墙上,在抽烟。梁健眉头一皱,转过头仔细一打量,竟还真是她,不由得一愣。

  这一愣神,对方转过身来时,梁健想躲已经来不及了。两人打了个照面。省委副书记夫人这样的身份,注定在人前都应该是端庄得体的。梁健此刻看到的相夫人,却和端庄得体不搭边。
  此刻的相夫人,一点都不像是一位省委副书记的夫人。大概四十多岁的年纪,眼角鱼尾纹很清晰,五官还算清秀,加上她那匀称高挑的身材,年纪带给她最多的倒反而是成熟的韵味。一件黑色的连衣裙,很得体的衬托着她的身材,一头乌黑的秀发烫成了大卷,慵懒地垂在胸前,格外增添了几分女人的柔媚。红唇上,咬着一根香烟,有烟雾丝丝缕缕的飘出……
  俗话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这女人也是一样的,抽烟的女人,就好像是那美丽的罂粟花,容易让人着迷上瘾。吸烟的相夫人就是这样的一朵罂粟花。
  罂粟花虽美,却容易让人误入歧途。梁健可不想粘上这罂粟花。
  “相夫人,您好。”梁健很好地藏起尴尬,尽量平静地打了声招呼。脚步往前,走到了她旁边,打算客套两句就赶紧撤。
  可那相夫人偏偏就不按常理出牌。不过她若是按常理出牌,或许就不会站在这里抽烟了。相夫人一开口,就将一口烟全部喷在了梁健脸上。
  辛辣的味道中,带着一丝香水味冲进鼻孔,梁健皱了皱眉。这女人想干什么?心里顿时生出一丝警觉。
  “你来说说,男人是不是都喜欢年轻漂亮的?”相夫人忽然开口问。
  梁健心里的警觉更盛。要换成一般女人问这话,梁健也不是市委书记的话,这倒是很有利的话题。可是,眼前这女人却是省委副书记的夫人,而他也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这样的身份,这样的话题就好像是一个地雷,可不是随便就能踩的。

  梁健斟酌着回答:“喜欢美的事物应该是人类的天性。”
  相夫人又抽了一口烟,那双红唇开合间,确实有着诱惑人心的能力。梁健尽量不去看烟雾缭绕间她那张五官清秀的脸所透射出来的魅力。
  “你刚才这话,有点偷换概念。”相夫人忽然说道:“那你说说,我算不算是你口中的美的事物。”
  梁健愣了下,旋即就苦恼起来。这话可不好答。要说是,这场景,难免有撩拨的嫌疑。要说不是,恐怕得要惹怒眼前这朵情绪不太正常的罂粟花。
  梁健犹豫再三,给了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每个人对于美的定义不太相同。”
  相夫人眼皮一抬,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到了他的眼睛里。两人目光对视,梁健竟是先退缩了。这位相夫人的目光太有侵略性。
  相夫人竟笑了起来,咯咯的笑声,惹来了过路人的目光。梁健皱了下目光,虽然这里人不太可能会认出他们两个,但凡事皆有意外,梁健不想冒险。
  梁健立即就说道:“我还有有事,相夫人要是没什么话要吩咐的话,那我就先告辞了。”
  相夫人反身将烟头往垃圾桶上一摁,就对他说道:“带我一程。”

  梁健下意识地就是眉头一皱。这位夫人,可不是那么好载的。
  “怎么?不欢迎?”相夫人眉头一挑,淡淡说道。
  梁健勉强一笑,道:“怎么会?”
  “那就走吧。”相夫人说完,率先扭身往楼道走去。她径直往电梯那边走,梁健只好跟上。
  还好,一路没撞到相国平的秘书,不然难免尴尬。
  到了楼下,司机已经把车停在门口了。梁健拉开后面的车门,让相夫人先坐进去,然后自己坐到了前面。幸好这位相夫人没有特立独行地要让他坐后面。
  上车后,司机老是抬眼从后视镜里往后瞧,梁健看到了,沉声喝了一声:“好好开你的车。”
  司机慌忙收回了目光,接下去规矩了许多。

  过了会,司机忽然问:“书记,我们是回太和市吗?”
  梁健这才想到,自己还没问后面那位祖宗要去哪里呢。便转过身,开口问道:“要去哪?”他没叫相夫人,是不想让司机联想到什么。这司机不是小五,梁健不熟悉,还是保险一点为好。
  后面的相夫人从窗外收回目光,低头在包里找了一会,翻出一张纸,递了过来。梁健看了一眼,皱起了眉头,然后将上面的地址念了出来,问司机:“你知道路吗?”
  司机摇摇头。
  梁健只好拿出手机导航。
  相夫人要去的地方,是在一个山。就在晋州城外不远的地方。车子开到山下,相夫人就喊了停。车子停下后,相夫人就拉开车门下了车,梁健跟了下来,看着那条没什么人烟的马路,犹豫了一下,问:“留您一个人在这里没关系吗?”
  相夫人看了他一眼,道:“那你留下来一起陪我吧。”
  梁健尴尬一笑,道:“我还有事。”
  “赶紧走!”相夫人一挥手,脸上忽然露出些厌恶的神色,紧接着低声骂道:“怂得都没个男人样!”
  是个男人,估计都不喜欢听这样的话。梁健是个男人,当然也不例外。当即,一冲动,脱口就道:“这荒郊野外的,我还是留下来陪您吧!”
  相夫人一震,吃惊地转头看着梁健,几秒后,忽然敛起惊色,移开目光,道:“那就走吧!”
  梁健扭头交代司机在山下找个地方先停着,保持手机畅通,随时联络。然后,跟着这位相夫人上了山。
  山路盘旋,竟然连一辆车都没遇到,更没遇到一个人。两人一前一后,沉默地前行。走到半途的时候,相夫人脚下的高跟鞋终于支撑不住,她低头看了会,十分豪迈地将脚下的高跟鞋给踢了,然后赤着脚就继续往上走。
  梁健犹豫了一下,压下心底那股火气,捡起鞋子,跟了上去。
  一直到山顶,走走停停,花了大约两个半钟头。
  山顶没什么出彩的景色,只有一个破旧的尼姑庵,名叫太平。相夫人赤脚走到太平庵前敲了敲门,很快门就打开了,走出来一个穿着一身蓝灰色长袍的女人。女人没有落发,黑长的头发用一根白色的绳子绑在了脑后。

  女人二三十岁的年纪,五官平庸。看到相夫人,面上露出惊色,目光往下一移,看到相夫人赤着的脚丫,顿时惊呼了一声,连忙就弯腰脱下了自己的鞋子,要给相夫人穿上。
  相夫人拦了下来,道:“不用。我喜欢这样。”
  女人露出无奈的神色,而后将那两只布鞋往腋下一夹,准备扶相夫人进去。这时,她瞧见了站在不远处的梁健,目光一愣,旋即疑惑地看向了相夫人。
  相夫人像是这才想起梁健,转头对梁健说道:“你要是不相等,可以先下山。”
  梁健没说话。她扭身进了屋。门砰地一声关上了,将梁健一个人留在了这荒凉的山上。梁健在一旁寻了块大石头坐了下来,吹着山风,倒也凉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