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复老婆看不起,我泡了顶头女上司》
第1895节

作者: 笔龙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汤姆则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语气:“我那叫欣赏美好的事物。你是知道的,我很自律的!”
  “行了,真不知道boss非得让你跟着我是什么意思!”
  “boss那是不放心你!”
  梁健忽然意识到,这个汤姆和这位‘秘书’之间的关系,并不像他们说给别人听的那样。很明显,听刚才的对话,那位于姐应该位置比汤姆要高。那也就是说,做决定的应该是那位于姐才对。
  日出已经开始了,上面没了声音。梁健不好再上去,又轻手轻脚地回到了前面。梁健在车子里坐了一会后,翟峰安排的车子就到了。他上了车,将这里留给了汤姆他们两人。
  车子往山下开,开到一半,车子忽然停了下来。梁健一边问司机怎么回事,一边往前面看去。只见车前面,拦了一个人。

  “是个和尚。”司机回答:“我下车看看,您坐着。”
  梁健忽然心中一动,就拦住了司机,道:“是找我的。”
  下车,果然是那位只见过一面的住持。
  他和上次见面,没什么变化。他看到梁健,就先执了个礼。梁健看着他,问:“住持不说今天不见吗?”
  住持微微一笑,道:“见或者不见,不是我来定的。”
  “那是谁定的?”梁健问。
  住持回答:“是你定的。”
  梁健皱了下眉头。这主持说话,总是喜欢故作高深。这或许也是梁健不是很喜欢这个主持的一点原因。
  梁健决定不废话,伸手就去掏之前放口袋里的那块圆玉。可是手一伸,脸色就变了。玉没了。
  这是,主持笑着说道:“看来是缘分未到。”
  娄江源被抓,此刻玉又没了,这主持又总是说话玄玄乎乎,让人心生不爽。梁健虽没口出不逊,但脸色上到底还是沉了点,问他:“那主持拦住我的车,是为了什么事?”
  住持回答:“你心中有一事,我可以帮你。”
  梁健一震,随即就皱起了眉头,目光打量着眼前这个老和尚,心里多少有些惊讶。他犹豫了一下,问:“你怎么帮我?”
  主持还是保持着他那缕高深莫测的微笑,回答:“跟我去省城,见一个人。”
  梁健盯着他,犹豫了一会,一咬牙,便让主持跟着一起上了车。明德那边毫无进展,也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梁健让司机直奔省城。到了省城,梁健问他,去见谁,往哪里走。和尚却说,去省政府。梁健又是一惊。这和尚想干嘛!
  但,既然已经选择相信了一次,就再相信一次。
  车子到了省政府,跟门卫费了一番口舌进去后,车子停在了停车场。下了车,和尚倒是轻车熟路,带着梁健进了电梯,直奔刁一民所在的楼层。
  梁健吃惊地看着和尚,心里多种猜测都无法肯定,这和尚到底什么来历。正如梁健所猜,何尝果然是来找刁一民的。
  在办公室门口,两人被刁一民的新秘书给拦了下来。
  梁健还没说话,和尚递了个东西给他,说:“请帮忙把这个拿给他看,他自然会知道我是谁。”
  秘书狐疑地看着和尚,脚步不动。梁健不想再这里耽搁着,免得有人看到了他,消息传到徐京华那里。于是,就道:“我是太和市的市委书记梁健,有重要的事情想跟刁书记汇报,麻烦帮忙通报一下。”

  秘书又拿狐疑的目光打量了一下梁健,然后才走过去敲开了那扇门。他进去没多久,就出来了。态度变得恭敬了许多,将梁健和和尚送了进去。
  秘书刚要去泡茶,就被刁一民拦了下来。
  “你先出去吧。”
  秘书一出去,刁一民竟亲自给和尚,还有梁健泡了茶。但梁健知道,他只是顺带的。只不过,就这个细节,他对这和尚的身份是越发好奇了。
  “老师,你怎么来了?”刁一民一开口,梁健的下巴就差点掉了下来。他努力装作平静,可还是无法想象,虽然那个庙确实看着有些不简单,但毕竟就是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小庙。梁健怎么也没办法把这个老和尚和刁一民结合起来。
  这时,老和尚说道:“既然你还叫我一声老师,今天有件事,你得听我的。”

  刁一民眉毛一挑,抿着嘴没说话。他不说话,老和尚也不说话。两人像是在做一场无声的僵持。
  好一会儿,刁一民终于开口:“您说。”
  老和尚突然抬手指了指梁健。
  刁一民像是这才注意到梁健,冷漠地目光落到他身上,问:“梁健,你有什么事?”
  364 只求心安
  其实,跟着和尚一步步走到这里,梁健心里是有一定的心理准备的。但真当刁一民问他的时候,梁健却还是没有办法一下子就说出口。他和刁一民的关系,还有娄江源的关系,梁健觉得自己来跟刁一民说这件事,怎么都觉得有些可笑。

  娄江源是刁一民的人,娄江源被纪委的人带走,刁一民怎么可能会不知道,但他还是让这件事发生了,这说明了什么?梁健没去深想,因为不难猜。
  而他,作为徐京华的党羽,却在刁一民面前为了娄江源来求情,梁健自己都觉得这件事是那么的可笑。
  梁健舔了下嘴唇,愈发的不像将这件事说出口了。刁一民眯起了眼睛,眼睛里的光更加的冷厉:“我时间很紧。”
  和尚似乎对梁健比较维护,刁一民话音刚落地,和尚就接过话说道:“你要是要把省委书记的架子摆起来,那今天这话也没必要说下去了。”
  刁一民眼里掠过一丝懊恼,盯着自己的这位老师,抿着嘴沉默了片刻后,眼里的光终于相对柔和了一些,再次开口重复了一遍之前的句话:“梁健,你有什么事,尽管说。”
  梁健十分好奇刁一民和这个和尚之间的关系,那一句老师,让梁健身体里的那些八卦细胞都复活了。不过,此刻不是探究这个的时候,刁一民的态度变好,梁健要是再一声不吭,不光刁一民这边得罪的更深,也对不起和尚。梁健虽然不是很喜欢这和尚,但他终究是来帮自己的。梁健一咬牙,就说出了口:“我是为了江源同志的事情来的。”
  刁一民一听,脸色一沉,几秒后,忽地一声冷笑,道:“他的事情,已经定了,没什么好说的。”
  梁健一听事情已经定了,不由有些着急,脱口就问:“组织上是怎么决定的?”
  “京华同志那边没有人给你透露消息吗?”刁一民问,眼里又恢复了一开始那种冷厉的光。
  “问你,你就答。阴阳怪气地干什么!”和尚忽然插话进来,声音严厉。刁一民皱起眉头,眼里掠过一丝无奈。
  梁健愈发尴尬,犹豫了一下,道:“这毕竟是组织上的事情,刁书记不方便回答是正常的。不过……”他顿了顿,压下心底的一丝迟疑,将心底关于相国平中毒事件的一些想法说了出来。
  当然,梁健只是节选了一些,关于那个世隐山庄的事情并没有说出口。
  刁一民听完他的话,看着他,眼里多少有些狐疑神色。过了几秒,他松开紧抿的嘴唇,问:“据我所知,你跟娄江源之间的关系好像并不是十分和谐,他现在出事,你就算不落进下石,也没有理由为他求情吧?”

  梁健回答:“我一直都坚信,做人是需要坚守原则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