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74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些事慢慢来吧,想要急也急不了。
  我和白子惠的事进展迅速,所有的阻碍都没了,连最坚定的反对者陆老爷子都大力支持了。
  双方父母又见了一次面,这次没出什么乱子,从中午吃到晚上,相谈甚欢。

  参与者之一的我,备受煎熬,虽说要难得糊涂,不过看到白敏德心里还是有些别扭,他是一面镜子,映射出来我的懦弱,我人格的不完美之处。
  讽刺。
  双方家长意思尽快结婚,什么彩不彩礼房不房子,不需要,陆老爷子态度转变是一方面,白敏德的态度也很重要,可能他影响了白子惠的妈妈,这样快的接纳我。
  与白敏德偶有目光接触,那一抹别有深意的笑容,让人不寒而栗。
  这饭吃完之后。便开始准备当新郎,酒店不用我和白子惠操心,白子惠列了一个单子,选出来一些不错的,让我们来挑选,这是关心,不能坏了长辈的心情,我和白子惠挑了挑。选定了一家,档次挺高的。
  结婚酒店很重要,订完酒店再订婚庆也来得及,所以,我和白子惠选好了酒店便去酒店那边咨询,试一试菜,看看时间,能不能订到合适的日子。
  事不宜迟,我和白子惠去完公司就过去了,白子惠妈妈本来也想去的,白子惠说先去看看,没准不满意呢,就没让她妈妈去,大概快十一点的时候到了酒店,进去看了看,觉得不错,找人咨询了一下,一个经理接待了我们。
  三十多岁,短发,有点胖,看起来挺精明的样子,说话很客气。

  我们说了来意之后,经理问道:“请问两位打算什么时候举行婚礼呢。”
  现在已是四月底,我和白子惠打算五月初结婚,把时间跟这位经理说了一下,经理说:“那我可要看看,你们订的有些太晚了,可能没地方了。”
  白子惠的妈妈只是拿了一些不错的酒店让我们来选,日期什么的倒是没问,没想的那么周到。
  如果五月不行,就往后挪一挪,我想给白子惠最好的婚礼,留下美好记忆,值得回味。
  说实话,现在确实是有点太赶了,陆老爷子的意思,赶快让我们把事办了,白子惠好去处理陆家的烂事,赶鸭子上架,为了自己那点私心,不过又没什么好办法,老爷子以死相逼。
  经理翻看了记录之后说道:“我们还有一个小厅,不大,但很不错,一共二十桌,在五月四号这天。”
  二十桌差不多,这次结婚,我家这边不会有太多人来,同学什么的我也不想叫了,只喊一些走得近的,比如火哥秦凯什么的,白子惠这边亲戚不少,白敏德是学校里面的,平时来往的应该不少,子惠的妈妈也是政府机关,虽说是个闲职。应该也交了不少人,二十桌好像有点紧张,不过白子惠说去看看,我自然听白子惠的,经理带着我们去了那个厅。
  今天正好这里闲着,感觉不错,挺别致的,不浮夸。虽说只有二十桌,可是不显得拥挤,空间还是挺大的,敞亮。
  落地窗外还有景观,挺雅致的。
  白子惠对经理笑笑,说:“那就定下这里吧。”
  经理说:“我先跟二位说明一下,我们这个厅其实很不错的,你们二位应该也看到了,这个厅的价格比较高,一桌二千九百九十九起,一共分三挡,二千九百九十九,三千百九十九,五千九百九十九。”
  中国人不喜四,可能有意跳了过去。
  白子惠说:“麻烦你给我看一下这些规格都包含什么。”
  钱白子惠有,不过她不会做出光听价格便决定的事。
  经理给我们介绍了一下。我和白子惠都觉得三千九百九十九已经可以了,菜品很不错,经理也保证原材料肯定新鲜,当下我和白子惠付了定金,签了个合同,具有了法律效力。
  还有更好一些的地方,虽然比较难定,找找关系还是可以的。这里我和白子惠挺满意的,就没想再多跑。

  经理又客气了几句,我和白子惠刚要走,这时候,又进来一男一女,那个男的梳着油头,脸上也泛着光,脸挺白的。穿着一件黑色皮衣,下身是修身的牛仔裤,脚下是大皮靴,走路派头十足,他身后跟着个女人,穿着还可以,看脸有个五分吧,脸稍微有点圆润。
  “这里不错啊!就这里吧!”这男人左右看了看。感觉挺满意的。
  经理对我们带着歉意的笑了笑,快步走到男人面前,问道:“先生,你好,你是要办婚宴对吗?你们定的什么时间,我帮你们查一查。”
  男人打量了一下经理,眼神不是很友善,他说:“你是经理对吧。你们酒店的人说你在这里,我就过来了。”
  经理什么人没见过,这男人就是装横,经理说:“我是的,先生,你需要预定可以找我。”
  我和白子惠还要去好几个地方,就要往外走。
  那男人说:“五月四号,我要用。”
  这时间,我们定了,我不由停下了脚步。
  经理说:“这位先生,抱歉,当天已经预定出去了,真不巧,要不你改天吧。”
  皮衣男人说:“你听不懂我的话吗?五月四号这天,我要用这里,你说吧,加多少钱。”

  经理耐心的解释说:“不是加不加钱的问题,这里已经预定出去了。”
  皮衣男人指着经理说:“你想清楚了再跟我说话,你知道我是谁吗?”
  经理说:“抱歉了,先生,你不行改一天吧。”
  皮衣男人很生气,他用手指激动的指着自己,说:“凭什么让我改时间,你有什么资格让我改,你说话不好使,你给我找个说话好使的来,什么酒店,这是。”
  很久没看过这么嚣张的人了。

  皮衣男人似乎察觉到了我的目光,他转过了头来,嘴里不干不净的说:“你看个毛啊!有病吧!”
  皮衣男人旁边的女人拉了拉男人,示意他不要这么暴躁。
  皮衣男人胳膊一甩,说:“你拉我干什么!你跟谁一家的。”
  表情充满了厌恶。
  经理很厉害,没生气,她依旧解释说:“先生,真的抱歉,我就是负责这里的,没办法给你找其他的人来,真的已经预定了。”
  皮衣男人说:“谁预定的,你给我联系方式,我联系,我看看谁敢不给我面子。”
  我忍不了了,我说:“是我预定的,我就不给你面子,你能怎样?”
  这世界上就有一类人,天生自带傻逼属性,无论怎么掩饰都掩饰不了。

  眼前这位就是,别看穿得挺酷,说话便能听出来,傻逼到极致。
  你说你牛什么,这酒店又不是你家里开的,上来这么牛逼哄哄干什么,这不,这傻逼又指着自己说:“你知道我是谁吗?你竟然敢这么跟我说话。”
  日期:2017-03-15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