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到媳妇出轨,醒来发现居然不是梦》
第473节

作者: 小夫君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看着白敏德,苦笑一声,说:“我还能有什么选择,你是白子惠的爸爸,我不会把你亲手送进监狱的。”
  白子惠看着我,笑笑,说:“你这句话说的很聪明,不会亲手把我送进监狱,跟这件事从来没发生过是两个概念。这件事情没发生过,代表你不会跟别人说,不亲手把我抓紧监狱,可以告诉别人把我抓进监狱。”
  老狐狸。
  一眼看穿了。
  白敏德的身份确实让我没办法对他怎么样,况且我现在做什么也都晚了,新型丨毒丨品掌握在变态手中。白敏德怎么样都没所谓了。
  其实我心里挺不舒服的,对于丨毒丨品,我有一种厌恶感,之前被注射丨毒丨品时的感觉现在依旧清晰,那种将要死亡的滋味实在是不好。
  看着白敏德的脸,我感觉他隐约有些的得意,这让我很不爽,白敏德这种人,有些自命不凡,很清高,所以对陆家的侮辱,白敏德才这样怀恨在心。他是高傲的人,被一群没什么知识身上充满铜臭味的人鄙视,那心情可想而知,有一说一,他跟陆家的事没毛病,但他现在得意。我就想要怼一怼了。

  我说:“叔叔,子惠要是知道了这事怎么办?”
  白敏德笑笑,说:“她知道的时候,我已经死了。”
  白敏德笑得很淡然,不过我听出来他话里有话,这话有两层意思。白敏德死后,白子惠会知道,要不就是白子惠知道,白敏德就去死。
  只要白子惠知道,那便意味着痛苦,两种情况都是。

  事情听得差不多了。我说:“叔叔,你还有什么跟我说的吗?”
  白敏德笑笑,说:“本来想跟你一起吃饭的,可是看你的样子,应该不想留下来吧。”
  我当然不想留下来,留下来怪难受的。我说:“叔叔,那我先走了。”
  白敏德对我笑笑,说:“那你不会跟子惠说的吧。”

  我说:“当然不会,绝对不会。”
  我他妈的不敢,白子惠知道,你老爷子就要死,谁他妈的能受得了,到时候白子惠怪我逼死了她爸,我们这个日子还过不过了。
  白敏德对我笑笑,笑容很狡猾。
  离开了白敏德的办公室,我现在的心情跟吃了屎一样,外边诱人的妹子我也不想看,那个人借着白敏德的口告诉我,他正在关注着我。
  上了车,还没出学校门,电话响了,我一看,徐队长的电话。
  一接听,徐队长挺兴奋,讲话声音挺大的,他说:“董宁,有时间吗?我请你吃饭。”

  我现在挺不愿意面对徐队长的,看到他,我会汗颜,我说:“徐队长,怎么这么高兴,这是发财了啊!要请我吃饭。”
  徐队长说:“发个屁财,就是想请你吃饭,谢谢你帮了我那么大的忙。”
  我说:“不用麻烦了,客气什么。”
  徐队长说:“别,必须客气,你要不赴约,我就天天找你,你知道的,我们干这行,很有耐心。”
  我说:“服了你了,你说地址吧。”
  虽然不想见,可徐队长盛情难却,实在是不好拒绝,只能答应。
  去见了面,就是缉毒那几个人,他们现在都知道我之前做的事,对我态度很恭敬,说实话看到他们的目光我觉得挺惭愧的,这些人的辛苦我看在眼里,为了打击丨毒丨品,奉献了所有时间,几乎没有个人时间。
  我明知道白敏德是条大鱼,可我憋着不说,这样有点对不起这群人。
  这顿饭吃的特别不舒服,吃完后我找个借口就逃了。
  人生就是选择的过程,无奈的是我选择了妥协。

  难得糊涂啊!
  人麻痹自己的速度很快,短短几天,我便说服了自己。
  面对徐队长和齐语兰时游刃有余,完全没有那种煎熬的感觉,我想可能是心理暗示吧,我暗示自己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没发生过,白子惠的爸爸白敏德是个德高望重的教师,他没做出伤天害理的事情,没设计陆家众人,更没有研制出来危害极大的丨毒丨品,他是我的岳父,我虽然不能把他当亲爸,不过爱屋及乌,我会很敬重他。
  谎言在心里面说多了,也就会变成真的。
  说真的,最开始我没想到我会这样,这种行为不符合我的价值观,可以称之为堕落,但是渐渐习惯这种心理暗示,也不觉得有多难受,日子还要继续过,我没办法说出这件事,因为我没法承担说出这件事的后果。白子惠真的是我的软肋,除了白子惠爸爸这件事情之外,还有李依然怀了我孩子的事,我怕说出去就会失去白子惠,越害怕就越不敢说,我现在就在心里暗示自己,李依然在国外,有可能不会回来的。我想我能隐瞒一辈子。

  在这样的心理之下,我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美好生活。
  我想那些贪官们的心路跟我一样,先是控制不住自己,贪了一点点,天天提心吊胆,过了几天,没事啊!拿了小钱钱,心里爽歪歪。多拿一点,再多拿一点,积少成多,酿成大祸。
  我遇到这事算不上大事,不过也是挺玩火的。
  陆家的事算是完结了,白敏德看在白子惠的面子上,大概会收手,这事我就不好参与了,陆文昊被抓了进去,也算是个完结,徐队长那边虽然没审出来什么,但多挖了一条大鱼还是挺开心的,算是意外之喜吧,领导平白无故多了功劳,也是美滋滋,据说,缉毒那边还想给我发点奖金呢,我虽然脸皮厚,不过这钱我可不敢拿,拿的烫手。
  特勤这边暂告一段落,我感觉自己被闲置起来,也没说给我什么任务,我找了齐语兰,套套她的话,齐语兰跟我关系好,她真的跟我交底,我预感的没错。

  特勤上边因为我较劲,有两股势力,一方觉得我还是不适合特勤,尤其是不适合承担太多的任务,另一方认为我是个人才,要多承担,两方面对抗,现在没分出个高下,便造成现在的局面。
  本来说要给我分配人,现在也没分配,这就是对峙的后果,我也挺无语的。
  齐语兰还告诉了我个消息,没分配也有没分配的好处,本市内有不少特勤人员,齐语兰虽然是负责人,不过这些人各有各的关系,都有自己的道行,不好对付的,据说,其中有不少人对我有敌意,应该是分属势力的原因,我要组建自己的班子。很可能来的人不服我。
  特勤也是由人组成,所以平时职场那一套,这里也有,没准更严重一些,因为这些人都有两把刷子,自觉不凡。
  不给我分配活就不分配吧,正好我最近忙着呢,况且。还有那个什么潜影计划,要进入同舟会内部,好他妈的烦。
  说实话,摆在我面前的棘手事不少,墨候的提议是一方面,变态对我的周围的渗入可是另外一方面,来的更迅疾,况且。我还有曾茂才这个敌人,关珊的仇,我在关珊墓前面发过誓,一定要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